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美国人能容忍家族王朝垄断总统职位?

美国人能容忍家族王朝垄断总统职位?

 “政治流淌在一个家庭的血液中,就像煤垢永存在矿工家族的指甲缝里一样。”“记得我21岁时,倘若有人对我说,我无法成为议会一员,我会觉得那是天大的笑话,因为我是来自那样的家庭。”以上两段独白分别出自英国女议员、下院前议长贝蒂·布思罗伊德,以及英国前首相丘吉尔。

 

相似的思维似乎被美国人所接受。实际上,美国的政治运行规则许多直接来源于英国,政治豪门控制美国政治的百年历史,就是美国人用一种山寨自英国的姿态,通过美国式的讨价还价,形成一笔笔看似公平公开,但不乏偷步暗算的交易。

 

这种情形我们很快会从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看到。美国前国务卿、民主党人希拉里·克林顿4月12日宣布,她将参与角逐美国总统选举。她希望成为每一个普通美国人的“捍卫者”,“美国人民与艰难的经济时期展开抗争……每一天,美国人民都需要一名捍卫者,而我,希望成为这个捍卫者。”

 

就在希拉里宣布将竞选总统时,她潜在的竞争对手——前总统老布什的儿子、小布什的弟弟杰布·布什,公开质疑希拉里领导国家的能力。他指出,奥巴马政府的外交政策是失败的,希拉里出任国务卿时,破坏了美国与盟友的关系,同时间就壮大了美国敌人的胆子。杰布呼吁选民要作出明智选择,选出能够带领国家迈向富强的政府。

 

虽然美国大选战还未打响,但克林顿家族与布什家族的对攻战已打响。观察家调侃道,如果希拉里和杰布分别成为民主、共和两党推出的总统候选人的话,这两段回忆必将发生强烈碰撞。美国大船要驶向一个确定的可能性,那就是下次总统大选杰布对希拉里,兄弟对老婆,听起来像是“遗嘱官司”。

 

写过《美国,醒醒!》一书的英国《金融时报》驻华盛顿分社社长爱德华·卢斯,今天(4月13日)在该报发表题为《美国大选“王朝”味浓》的文章中称,假如希拉里和杰布·布什两人中的一人在2016年赢得大选,那么到他(或她)完成两届任期之时,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美国在过去44年里,有36年由布什或克林顿家族的人担任总统。

 

卢斯写道,这种情况再厉害一点,就是天然的独裁者温床了。而那时属于布什家族和克林顿家族的历史章节还不一定会结束。克林顿的女儿切尔西•克林顿一直拒绝承诺不竞选公职。近年来她在克林顿家族的慈善基金会——克林顿基金会,扮演着越来越醒目的角色。尽管她无疑非常聪明,但我们很难相信她是因为才能被选中担任这个角色的。

 

通过这位常驻美国的专栏作家分析,让人们悟出一个道理,在3.19亿人口的美国,总统选举或许归根结底成为当代两大政治家族的家族生意,希拉里和杰布只是象征着不同家族的一分子。而且,两个家族有可能薪火相传,产生一任又一任总统,至于什么时候终结,还难以预料。

 

这与美国教科书上所说的背道而驰。美国建国的基础是推翻皇室特权和继承身份,美国人从孩提时代接受的教育就是任何人都能当总统。而现在,对于一个通过战争才从英国王室世袭权力中获得独立的国家来说,分别出自克林顿家族的希拉里、布什家族的杰布竞选总统,这可能听起来有些荒谬。

 

就现在的美国情势看,美国人似乎容忍或享受“家族王朝”垄断总统职位。在他们心目中,家族政治并不可怕,因为美国总统是一人一票选出来的,哪怕是家族统治,也说明这个家族深得民众的好感,说明这个家族值得信任,跟某些国家通过暴力夺权以及实行独裁不一样。如果美国人厌恶这种现象,否则,希拉里和杰布就不会那么大受欢迎了。

 

但对“家族王朝”的偏好,恰恰暴露出美国人精神世界的矛盾——美国的民主只是少数人参与,少数人操纵的政治游戏,绝大多数民众只是被忽悠的群体,只是分母,只是投票机器。轮流上台的“家族王朝”成员垄断道美国总统职位,他们实际上剥夺了其他所有美国人的当选总统机会。

 

更重要的疑问在于,不知道这场总统选举的真正意义到底在哪里,只能流于无端的猜测:恐惧在于考虑到这场选举“表面上”的重要性。换句话说,“家族王朝”化让美国民主的合法性基石,有被凿空的危险。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