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中国能够为拯救希腊出多少力?

中国能够为拯救希腊出多少力?

   希腊副总理兹拉加萨基斯与外长科恰斯今天(3月25日)起将对中国进行为期4天的访问,旨在促进中国对希腊更多投资,强化与中国的经贸关系,扩大对华贸易出口。但有一个现象值得一提,目前希腊经济极其危险,如果无法从中国、德国等债权国获得新一轮的援助资金,希腊政府将面临破产。因此,外界普遍认为,希腊高级代表团此次来华的主要目的是“筹款”。

 

2月11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与希腊总理齐普拉斯曾互通电话,讨论希腊派代表团访问中国事宜。希腊新政府转向中国寻求经济援助,对希腊而言,这是一个复杂的政治问题。希腊向中国求援的举动可以解释为,齐普拉斯政府想利用中国作筹码,在与欧盟的谈判中玩技巧,希望欧盟在谈判中妥协让步。

 

问题是,希腊政府手中的谈判筹码越来越少,其显著特征是政府持有的资金正在迅速耗尽。进入2月份,希腊政府还债压力比过去又迫近一步。到3月底之前,希腊政府要偿还23亿欧元。即便本月债务还可勉力维持,但接下来的夏季还需偿还100亿欧元,而总债务更是高达3230亿欧元,占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75%,其债务水平稳居全球第二位,仅次于日本。

 

但面临危机的不是日本,而是希腊。日本还可不断以较低利率发新债还旧债,但希腊现在借款成本极高,未来几个月很可能因无法获得足够多的新融资而面临违约。事已至此,希腊只能请求债权国延期还债、降低利率或债务减计这三种方式。这也是齐普拉斯一月份赢得大选后的当务之急。

 

事实证明,大选获胜者并不能靠耍嘴皮子解决希腊的债务问题,而必须以诚恳与负责任的态度与相关债权国商讨还款出路。不过,主张“赖账”的齐普拉斯政府上台,是一个严重的政治信号。齐普拉斯以逆向思维考虑问题,称希腊将不再屈从于其他债权国,将废除不受民众欢迎的紧缩措施,让债权人减记希腊二分之一的债务。

 

然而,希腊政府的“减记债务”的做法,并没有任何国家接招,由此还带来一系列的问题,例如谁也不敢与希腊政府谈判新增借款事项。深陷债务危机的希腊上周末已经宣布欧洲对它的援救计划失败,希腊政府称要到“别处”去寻找机会。这个“别处”中包括中国、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等国家。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3月初,希腊《每日新闻报》曾报道中国参与了希腊国债的标售(希腊于3月4日标售了11.4亿欧元[约合77.75亿元人民币]的26周期国库券)。中国是否购买了这期希腊国库券,我们不得而知。关键是,希腊借中国旧的债务都还没有了结,中国又要购买新的债券,多少有点说不过去。

 

现在,人们或许更为担心2010年以来中国购买的希腊国债以及借给希腊大笔资金的安全。2010年1月,时任希腊总理的帕潘德里欧亲自到中国游说,努力争取中方购买多达250亿欧元的希腊国债。虽然对这些国债没有全部照单全收,但中国仍购买了其中一部分,规模在50亿(约合340亿元人民币)至100亿欧元(约合682亿元人民币)之间。

 

此外,2011年10月,在一位中国领导人访问希腊承诺,中方将向希腊船东提供50亿美元(约合306亿元人民币)的贷款担保。在那之后,中国多家银行向在希腊的海运公司提供了约27亿美元(约合165.24亿元人民币)的贷款。除了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光大银行也都为希腊船东系统了超过10亿美元(约合61.2亿元人民币)的贷款。

 

在希腊未找到解决中国老债务办法的情况下,现在希腊又派出副总理兹拉加萨基斯前来中国借钱,似乎不合时宜。当然,人们或许最为关注的是,兹拉加萨基斯在此次访华中,究竟能从中国借到多少钱。换句话说,中国究竟能够为拯救希腊出多少力?

 

这个问题并不好回答,当然,最终结果也许会让希腊政府失望。观察家表示,中国最可能做的是维持现状,既不新增借款,又暂不追究旧债的偿还时间。那种认为中国会买下希腊的债务来拯救希腊的可能性极其微小。

 

再说,中国或许不愿意去蹚欧盟这趟浑水,因为如果中国想要拯救希腊,就势必得罪德国、法国。德国目前正在逼迫齐普拉斯政府就范,同意欧盟的——主要是德国和法国主张的紧缩政策,如果中国此时出手拯救希腊,那么在希腊被逐出欧元区的同时,也会让德国和法国不爽,进而影响中国与德国、法国的关系。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