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美国对中国派兵海外反恐如此敏感

美国对中国派兵海外反恐如此敏感

   当前,中国正寻求应对自身日益扩大的全球商业和外交利益易受威胁的问题。即将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召开期间通过新的《反恐法》,为解决这一问题提供了法律依据。据权威人士透露,在《反恐法》中,其第76章中规定,“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可以派员出境执行反恐怖主义任务”。

 

制定《反恐法》本来是中国自己的事,但中国这样做却触及到了美国人的神经。在他们看来,中国搞《反恐法》应该与美国通气,征得美国点头。3月3日,在美国国务院举行的记者会上,其发言人哈夫称,“中国起草反恐法律时应该咨询美国企业和美国政府”。

 

美国不愧是“世界警察”。除了哈夫对中国的质疑外,美国贸易代表弗罗曼、国务卿约翰•克里、商务部长彭妮•普里茨克和财政部长雅各布•卢4名内阁级官员先后致函中国官方,抗议中国银行业加强金融信息安全的新规。最后,是美国总统奥巴马“亲自出马”,抗议《反恐法》草案允许军队、武警出境执行反恐任务的规定。

 

针对奥巴马等美国高官对中国《反恐法》草案作出的过激反应,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北京回应表示,立法问题属于中国内政,希望美方正确、冷静、客观处理。另外,各国都高度关注信息安全和国际反恐问题,并采取措施保障自身安全。美国、俄罗斯、法国等主要大国相关法规都有类似规定,因此中国制定《反恐法》作出相应条款无可指摘。

 

观察人士认为,美国之所以反对中国向海外派兵反恐,是要保住它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究其根本,还是反恐的双重标准问题。恐怖主义是个世界性的敌人,之所以说它世界性,就是因为恐怖主义分子没有国度,藏身很多地区,通过全球化的各种渠道进行资金、技术甚至恐怖思想的传播。

 

实际上,美国官员对中国的质疑与指责,却忽视了《反恐法》中的另外内容,即执行境外反恐任务将根据与其他国家所签署的相应协议来进行。再进一步分析,这部《反恐法》新法律给现有的实践增设了行为规范。

 

众所周知,中国在上海合作组织框架下参加反恐演习。此外,中国军方还与泰国、缅甸和老挝在湄公河流域联合打击非法团伙。中国《反恐法》将扩大中国打击恐怖主义的国际合作范畴。难道,其他国家对此不感兴趣吗?例如,伴随美国等北约在阿富汗撤军,该地区的局势可能要进一步升级,迫切中国这样的大国参与地区和平的维护。

 

中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同时也是有主权、独立的国家。对于恐怖主义,中国人民深受其害,并誓言打击消灭恐怖主义。在这一点上,中国同美国的主张是一致的,愿望是共同的。

 

随着中国对外投资的增加,其海外利益受到各种威胁的机率也在升高。2013年4月,由中国与另一个国家联合投资的叙利亚代尔祖尔油田落入“伊斯兰国”武装的手中,沦为美国为首的盟国空中打击的重要目标。中石油与其他国家联合投资的这个油田,所有开采和生产活动中断。

 

问题是,此事发生一年半后的2014年12月才由中国媒体报道。被“伊斯兰国”武装夺去的代尔祖尔油田,其安全问题一直交给叙利亚军队,然而,叙利亚自身的安全都无法保障,其领土已被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和“伊斯兰国”武装逐渐蚕食,他们要保证代尔祖尔油田成为一句空话。

 

过去,中国主要依靠东道国力量保护投资的资产以及参与执行项目的中方人员,代尔祖尔油田失守的事实说明,这一套显然行不通。为此,2013年4月16​日公布的中国《国防白皮书》,首次提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任务不但包括守护国土,也包括维护中国的“海外利益”。而即将在全国人大通过的《反恐法》,为派军队赴海外执行反恐任务确定法律框架。

 

反恐形势摆在那儿,中国不正视是不行的。所以,《反恐法》预示着中国对远离国界的国家可能具有更大的长远安全影响——直接派兵保护中方资产和人员。当然,中国这样做并不是将反恐战争转移到别国境内,在这一点上,中国同美国有着本质区别。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