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总统家族化,美国民主的合法性危机

总统家族化,美国民主的合法性危机

虽然离2016年的美国总统选举还有一年多时间,但希望参加选举的共和党和民主党内相关人物逐渐“粉墨登场”。共和党具有代表性人物——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的弟弟、前佛罗里达州州长杰布·布什,12月16日通过网络表露迄今参选总统的“最强意向”:“我将积极探求参与总统竞选的可能性”。

 

杰布·布什的这番表态,结束了美国媒体近段时间来对他一系列动作用意的猜测。在他之前,代表民主党的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夫人——希拉里·克林顿已宣布将参加总统竞选。这就引发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再度上演布什家族和克林顿家族之争的讨论。这既是个人的较量,党派的博弈,同时也是家族实力的比拼。

 

“布什三世将大战克林顿二世”,让美国民众既兴奋又忧虑。过去几十年,美国总统宝座轮番被两大家族占领:1988年,小布什的父亲乔治·布什当选总统,1992年,比尔·克林顿击败乔治·布什,当选总统;2000年,小布什击败戈尔,成为克林顿的继任者。如果此次总统争夺战继续在克林顿家与布什家之间展开,“观赏指数”必然爆表。同时,也再次让人们关注美国政坛的“世袭”现象。

 

更重要的是,这种“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局面一定程度上显示出美国的“政治排外性”。有人说,2016年美国大选其实就是“皇亲”与“国戚”之间的竞争。谁要入主白宫,就必须要赢得这场超级政治家族战争的主动权。

 

这不奇怪。在美国两百多年的历史上,已陆续形成了四大政治豪门家族:亚当斯家族、罗斯福家族、肯尼迪家族和布什家族。而克林顿和希拉里夫妇,则成为可与之比肩的“第五大家族”。

 

人们或许会问,家族政治何以在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社会生根?英国女议员、下院前议长贝蒂·布思罗伊德对此有个形象的比喻:“政治流淌在一个家庭的血液中,就像煤垢永存在矿工家族的指甲缝里一样。”政治家族的“经营模式”同豪门巨贾的家族生意似有异曲同工之妙,可以一代又一代地“复制”政治家,把政治变成“家族事业”。

 

的确,现代美国政治实际已造就了一种能够使家族产生一代、两代甚至三四代政治家的体制。按照美国现行的政治文化准则来衡量,这当然是一种并非民主的体制。但许多美国人也接受了这种家族政治无孔不入的现实,甚至有些美国人还认为有豪门望族背景的人更有利于领导美国。

 

幸好奥巴马的出现,暂时终止了美国总统家族化的延续——至少相隔了两届总统任期。具体的说,2008年11月奥巴马在美国总统大选中获胜,在某种意义上,他不但是美国首位非洲裔总统,还暂时遏制了美国进入所谓“王朝政治”的步伐,即布什家族和克林顿家族“交替执政”的可能。

 

当然,如果将美国的权力比作一只魔瓶,大的财阀本身就是放置在这只魔瓶中的大石块,他们决定了美国政治的形态。说白了,美国是金权独裁核心家族集团血统继承制国家(经济上早已经是垄断社会,大的方面几乎不存在自由竞争),社会结构其实和朝鲜的世袭有些相似,不过一个是明的,一个是暗的罢了。

 

中国古语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翻译成白话为:那些称王侯拜将相的人,天生就是好命、贵种吗?这句话是陈胜起义时说的,意思是有权有势的高贵的人,难道生来就比别人高贵吗?王侯将相的贵都是靠自己打拼出来的,我们不应该为改变自己的命运而起义么?这句历史名言,表达了弱者对社会不公的不满,对命运安排的不甘。

 

就连中国古代农民出身的起义军首领都有这样见解,美国民众难道没这点觉悟?相信2016年的美国总统选战或许会十分激烈,但选来选去就是两大家族,最后搞成了总统家族化。这说明美国的民主只是少数人参与,少数人操纵的政治游戏,绝大多数老百姓只是被忽悠的群体,只是分母,只是投票机器。

 

实际上,人们对于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的两大家族对决,背后潜藏着更加本质的疑问,甚至可以说是恐惧。疑问在于不知道这场总统选举的真正意义到底在哪里,只能流于无端的猜测;恐惧在于考虑到这场选举“表面上”的重要性,其意义的缺失,使得美国民主的合法性危机呈现在人们眼前。换句话说,总统家族化让美国民主的合法性基石,有被凿空的危险。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