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别让菲分享中国对东盟的投资盛宴

别让菲分享中国对东盟的投资盛宴

在中国周边国家中,菲律宾纯属是一个麻烦制造者。今年3月30日,菲律宾不顾中国的强烈反对,执意推进南海问题的仲裁程序。当日,菲律宾正式向联合国国际海洋法法庭递交所谓的南海主权仲裁请求,要求该法庭就其“有关中国侵犯菲律宾领土主权”问题进行仲裁。

 

人们也许要问,菲律宾为何执意这样做呢?若论实力,菲律宾自然不能与中国匹敌,但若背后有老大的撑腰,就另当别论。尽管菲律宾武装力量薄弱,却是东南亚反对中国南海主张的4个声索国(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文莱)中最为张扬的。这张扬背后,是美国的支持。同时,菲律宾想借美国之手,并拉拢东盟国家把南海问题国际化、复杂化,从而浑水摸鱼,实现自己的经济利益。

 

为了配合这场所谓的“国际官司”,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10月3日还亲自下令维持南海菲占岛屿的现状,其中包括维修位于斯普拉特里群岛(中国称南沙群岛)的飞机跑道。他说,菲方虽然有经费改善设施,但是因为已提出国际仲裁,为避免影响仲裁庭的判决,于是停止工事。

 

1215日这个国际仲裁法院要求中国做出回应的最后期限到来之前,中国外交部12月7日发表长篇立场文件,认为海牙常设仲裁法院对中国与菲律宾在南中国海的纠纷没有司法管辖权,重申中国不接受、不参与有关仲裁的立场。之前,中国已明确拒绝了菲律宾的仲裁诉讼要求,并退回其外交照会和所附通知。

 

事实上,中国领导人已在11月份于缅甸召开的东亚峰会期间提出了关于对南海问题“双轨思路”,即有关争议由直接当事国通过友好协商谈判寻求和平解决,而南海的和平与稳定则由中国与东盟国家共同维护。正如此,中国外交部公布的立场文件表明,中国政府在南海问题上采取了“坚守甚至强化”的态度。

 

况且,国家之间和平解决争端的方式有很多,其中最主要、最优先的方式是当事国直接谈判,而非仲裁。根据国际法,选择何种方式解决争端是各当事国的主权权利。国际仲裁只是其中的一种方式,而且这种方式必须遵循“国家同意”原则,以当事各国的同意为基础。在一个双边争议中,如果一方不接受、不参与仲裁,另一方不得强行提起仲裁。

 

国家海洋局海洋战略研究所研究员张海文认为,菲律宾提交的仲裁诉讼,涉及的是领土归属、海洋划界、历史性所有权、军事利益等海洋争端问题,而中国享有免受涉及该类问题国际仲裁的权利。也就是说,菲律宾提交给《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附件七设立的仲裁法庭的相关诉讼要求终将落空。

 

果真如此,菲律宾显然走了一步错棋,既菲方提交的仲裁请求可能无法解决,同时还把中国彻底的得罪了。换句话说,菲律宾在此问题上与中国闹僵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最终损失的是自己的利益。在亚太地区,来自中国的压力远小于中国经济增长带给东南亚国家的机遇。菲律宾加强与中国的经济联系是它整个经济社会发展的唯一出路。

 

鉴于此,中国有必要在重要的关头,用大力气踢一脚菲律宾的屁股。显然,菲律宾是中国“枪打出头鸟”的合适对象,中国应有理、有力、地对其进行制裁,让菲自身感觉到痛,让南海地区乃至整个中国周边都看到,与中国进行对抗决非好的选择。

 

中国在参加11月份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和东亚峰会时,承诺拿出约500亿美元筹建“亚投行”,还拿出400亿美元建立丝路基金,加上支持东盟的200亿美元的基建投资,出资额高达1100亿美元。为了惩罚菲律宾这只“出头鸟”,最好的办法是不让它分享中国对东盟其它国家的基础设施的“投资盛宴”。

 

从更深层次的角度分析,菲律宾想挑衅中国就没有好果子吃,而且,还将吃比现在更多的苦头。例如中国可推迟执行中菲双方之前达成的一些投资协议;中国人可集体抵制赴菲律宾旅游;收紧或停止从菲律宾进口农产品等。中国对菲律宾实行经济制裁,就是要让它因为对抗中国而变成希望渺茫的国家。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