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外界对中国强人时代回归为何敏感?

外界对中国强人时代回归为何敏感?

中国,这个屹立于东方世界数千年的一个古国,从战国纷扰的春秋乱世,到秦始皇一统中原开启君皇专制的封建帝国,中华大地上走过了无数的政治强人,他们同中国历史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不是以一个人而影响整个历史的唯心主义观点,但不可否认,时势造英雄,抑或是英雄造时势,政治强人的某些作为确实可以改变中国历史。

 

事实印证了这一点。自2012年11月掌权以来,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就在国内外表现出了同样的强势,成为了中国外交新策略的核心人物。在距离邓小平提出“保持低调,永不称霸”的外交策略过去将近30年后的今天,习近平作为政治强人,向外界发出了很清晰的信号:中国正准备摆脱谦卑的形象,对外展示其快速崛起的政治力量。

 

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菲利普•斯蒂芬斯今天(12月9日)在该报发表题为《世界迎来政治强人时代》的文章称,习近平正逐渐成为继毛泽东以来最强大的中国领导人。他想要清算远至鸦片战争时期的旧账。从这种视角来看,当前这种基于规则的秩序是西方创造出来的东西。军事实力和相互制衡的同盟是国际关系中更好的通行证。

 

中国强人政治时代的回归,让外界特别是西方国家感到十分敏感。斯蒂芬斯以政治强人习近平为由头撰写的上述这篇文章,发出了由衷之言。文中也提到了俄罗斯总统普京、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印度总理莫迪和埃及总统赛西。他认为,这些人物的共同点在于一种处理国际关系的策略和一种国家主权情结。所以,习近平在东中国海及南中国海展示强硬姿态。

 

作者这话说到点子上了。的确,习近平作出的具有挑战性的行动,意味着中国将在国际事务中采取比过去更加强硬的姿态。不过,只要以现实主义的态度与中国打交道,许多国家就会发现中国这支全球性战略力量同时是和善、宽厚的。如果亚洲注定有一个国家成为所谓“超级力量”,那么幸亏它是中国。

 

近两年,随着中日博弈的不断升级,中国以一系列实际行动打破了日本关于钓鱼岛不存在主权争议的说法,也打破了日方所谓的日本单方面对钓鱼岛的实际控制,实现了中日双方对钓鱼岛的交叉管控,使今后对争议的解决中国处在更有利的地位。至于中国与菲律宾的岛礁之争,中国亦以实际行动回应了菲律宾的挑衅,实现了对有关岛礁的有效管控。

 

客观上,中国已全面放弃“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旧的思维模式,至于日本、菲律宾、越南等与中国有领土争议的国家,他们发出新的挑衅,中国绝不坐视,也不再停留在抗议,而是以行动对行动,抓住机遇维护中国的领土主权。

 

正是中国的外交政策制定者不退让,强硬应对,积极与强硬的风格,成为“习式外交”的代名词。

 

去年11月23日,中国政府更出人意料地宣布划定“东海防空识别区”,范围涵盖钓鱼岛及其附近海域。中方这项出其不意的宣布,使美国措手不及,因而本能地做出了对抗的反应,包括出动两架轰炸机沿防空识别区盘旋,以示抗议。可是,几天之后,美国竟然做出退让,同意本国民航飞机遵守中国防空识别区的管制规定。

 

面对纷繁复杂的国际环境,只有强人领导才能使中国重回正确的轨道。因为一个国家领导人的领导力是成功政治的前提条件,创造历史的政治家就是那些在决心解决重大问题时具有铁一般意志的人。

 

这方面著名的领导人就是德国前总理科尔和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前者统一了德国,由此结束了欧洲东西方分裂的局面;后者在面临激烈的反对声浪以果敢的决断力对英国进行了改革,让英国走出了困境。

 

科尔和撒切尔夫人的行为印证了一句名言:“在困难年代,强有力的领导人是一个国家最大的资产。”在危机年代,欧洲已经从强有力的领导人身上受益良多,这些政治家克服了国内的反对,他们能够承受危机时代的压力。

 

回头看中国,现已到了习近平时代,中国正处在一个上升时期,其国力在上升,影响力在扩大,这必将转化为外交的硬实力。判断大国外交的一个标志就是,外交是谈别人的事,谈世界的事,而不是谈自己的事。用强大的综合国力做基础,中国对国际事务的影响力将会比过去大为增加。

 

强人政治时代顺势回归对于中国来说是一件幸事。虽然让外界感到很不适应,但这并不奇怪。中国在未来不排除有真正强硬的时候,这取决于外部力量是否会以它们的挑衅迫使中国采取强硬的坚守。一些国家和力量过去把对中国的利益挤压做得太过分,它们需要重新看清中国画出的红线和“习式外交”的利害。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