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俄罗斯人为何质疑普京亲近中国?

俄罗斯人为何质疑普京亲近中国?

俄罗斯总统普京参加北京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已过去一个多星期了,俄罗斯官方媒体纷纷称赞中俄关系和普京访华结果。11月9日,在普京与中国领导人的见证下,中俄签署了能源合作协议,协议包括第二条主要输送管道。根据这一协议,俄罗斯每年将通过“阿尔泰”输气管道从西伯利亚气田向中国供应300亿立方米天然气。

 

事实上,中俄此次能源合作,在一定程度上挽救了处于困境的俄罗斯。当俄罗斯遭到美国、欧盟轮番制裁时,当七国集团G7将俄罗斯赶出G8,普京受到孤立时,他能向谁寻求帮助呢?只能找中国。但是,在俄罗斯国内,却有一些人批评普京过于亲近中国,质疑中俄签署的两国天然气交易协议牺牲俄罗斯利益的声音不绝于耳,几乎每天都能听到。

 

俄罗斯《导报》11月18​日发表俄国家杜马议员瓦列里·祖博夫题为《转向东方:为什么我们需要中国》的文章认为,如果说是为了发展与邻国关系与合作是值得欢迎的;如果我们试图将地缘政治转向亚洲,那么这一选择是死路一条。对中国来说,俄罗斯是一个巨大的资源国,能够利用其资源。另外还有一个传统说法——中国正向西伯利亚扩张。

 

与此同时,俄罗斯《莫斯科共青团员报》刊登该国经济学家弗拉季斯拉夫·伊诺泽姆采夫的文章质疑道,谁是最好的朋友?在未来的全球对抗中,俄罗斯将和谁站在一起?是美国,还是中国?答案是:俄罗斯应当和美欧日结盟,对抗中国,以便攫取最大利益,而不是和中国合作,充当反美先锋。

 

纵观两人的文章,我们会发现,他们想表达的看法无非是,一旦美国和中国的对抗加剧,俄罗斯无论站到谁的身边,支持任何一方,都不会起到主导作用。现在似乎到了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如果中美矛盾深化,俄罗斯持什么立场更为有利?是说服自己参与上海合作组织,作为二流角色,与美国冲突?还是重新考虑自己的立场——联美反华。

 

不过,俄罗斯人所谓“应当和美欧日结盟,对抗中国”的说法,只不过一厢情愿而已这些西方国家从来就不相信俄罗斯。时至今日,俄罗斯一些人依旧挣扎在烂泥坑而不思悔改。他们如今在全球里外不是人的处境,正是这种愚蠢思维的结果。俄罗斯人持有的这些观点,真是应了一句老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看着俄罗斯所谓的社会精英撰写的文章,也许我们觉得好笑,都什么时候了,他们还对美国等西方国家抱有幻想。就在俄罗斯国家杜马议员瓦列里·祖博夫发表那篇文章的当天,英国《金融时报》刊登其专栏作家吉迪恩•拉赫曼题为《俄罗斯才是美国的头号敌人》的文章称,“美国意识到,俄罗斯构成的挑战具有极端性。”

 

奇怪的是,一度时期以来,由于俄罗斯在与美国和欧盟的博弈中处于下风时,关于中俄结盟的呼声在国内不绝于耳。

 

在学术界力主中俄结盟的著名学者——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在前不久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目前国际环境下,中国和俄罗斯没有选择加入西方阵营的条件,而中俄如果结成同盟,对中国的战略价值将呈上升趋势而不会缩水。2013年中俄联手对联合国叙利亚决议投否决票不过是双方共同战略利益上升的一个表现。

 

客观地说,假如中国真正与俄罗斯结盟,仍然存在谁主导谁的问题,那一方都不会主动放弃主导权。如此看来,阎学通等中国学者有关中俄建立抗衡美国的同盟的想法,只不过是在做复杂政治决定过程中借助社会讨论抛出的试探球而已。因此,现在中国提出与俄罗斯结盟缺乏可行性。

 

许多迹象表明,中国与俄罗斯在亚太地区博弈的杠杆正在增加,但中国并不处于优势。俄罗斯在亚洲的重要盟友印度、越南,却是中国的潜在对手,近年来俄罗斯几乎帮助这两个国家武装到了牙齿。例如在印度全部军火采购清单中,俄方供应量占到80%。2009年至2012年,印度从俄罗斯进口120架苏―30MK型和16架米格―29K型战机。

 

因此,对中俄关系的估计,我们绝不能理想化,将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等同于结盟关系,两者是有实质性区别的,绝不能混淆。从政府决策层所展示的新外交观来看,中国估计永远都不会与任何一个国家进行真正意义上的结盟,因为结盟的结果是将会把自己限制死,别人的错误极有可能带来自身的危害。看看一战时的德国,它给我们的启示是,真正的王者是不会选择结盟的。

 

如今,俄罗斯人质疑普京亲近中国,并发出一些怪异的声音,说明他们依然怀有大国情结,依然还存在着昔日的霸权思维,击败美国的目的只不过是想俄罗斯取而代之。显然,画地为牢的俄罗斯精英们还是跟不上普京的步伐。

 

与俄罗斯不同的是,中国的本质是自身发展带动周边乃至全球共同发展,所以很多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乐于接受,而一些准强国也清楚的知道,这不是一场零和游戏。两种不同的思维方式,会导致不同的结局。所以,我们看到中国发展到今天,受到很多国家的欢迎,而俄罗斯则反之。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