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中国是最大输家”成某些人的口头禅

“中国是最大输家”成某些人的口头禅

近日,“最大输家体”风靡中国网络。细心的网友整理后发现,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在一些媒体或评论家眼中,中国几乎永远是“最大的输家”。例如:美国让出霸权——中国成最大输家!东北亚博弈——中国恐成最大输家!安倍晋三胜选——中国恐成最大输家!莫迪胜选——中国成最大输家!

 

有一位网友看到后觉得不过瘾,又在自己的微博列出了几条:德国取得世界杯桂冠,中国或成大输家;联想收购摩托罗拉,中国成最大输家;高铁出口到国外,中国已成大输家;GDP全球排名第二,中国铁定大输家;辽宁航母下水了,中国也是大输家;2014年经济增长百分之八,中国还是大输家。

 

这虽然是笑话,但有些人应用“中国是最大输家”却是认真的。今年5月,以“唱衰中国”著称的美籍华裔律师章家敦在美国福布斯网站上发表题为《中国是莫迪胜选的“最大输家”?》的文章引起轰动,国内两家以报道国际新闻为主的主流媒体同时转载。他认为,印度人民党以压倒性多数赢得人民院的选举,印度人民党富于领袖魅力的领导人莫迪成为印度新总理,印度政治舞台上的最大输家是国大党总理候选人拉胡尔·甘地。

 

之后,章家敦的话锋一转,称“从整体上看,甘地并非最大的输家。这项‘荣誉’属于北京,因为在未来若干年,外国直接投资必将涌入印度而非中国。”对于需要外部资金的中国经济来说,这种转向来得太不是时候了。这个世纪本来被认为属于中国。但这一说法不常听到了。中国崛起的发动机——经济的增长速度已经放缓,正处于失败的边缘。

 

其实,我们读到章家敦这篇文章的标题以及结论太耸人听闻了,周边国家选上某人就能决定中国输或赢?那太牵强附会了。就像他年年都在说“中国会崩溃”那样,每次写文章都是先把“崩溃”当前提,然后找理由来阐述。我们甚至怀疑,他是把印度这次选举总理与中国挂了钩,并称中国是其最大输家,是想达到在舆论场轰动效应。

 

一个治学严谨的学者或评论人士都知道,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速度不是单靠个人魅力能实现的,其背后是一个国家制度建设和领导能力的综合体现。更何况要想超越别人,说到底是制度影响下的社会管理系统的竞争。历史已多次证明,章家敦不开口还好,一开口怎么便都是南辕北辙呢?

 

当然,作为一个新兴大国,中国的任何一件事都会引起评论家们的广泛兴趣。只要我们浏览国内外报刊或网络就会发现,“中国是最大输家!”时不时会冒出来。如何评价今天的中国,的确是个问题。中国自己也清楚,但关键是“中国是最大输家!”并不是像某些词语,放到任何地方都适用。

 

例如去年10​月,英国《金融时报》刊登题为《美国让出霸权 中国成最大输家》的文章认为,在其他大国崛起影响下,美国利益与其提供的全球公共商品之间的关系已变得错综复杂。如今中国似乎注定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不过,缺乏美国的坚定支持,多边秩序将进一步陷入破损失修状态,而全球化将会分崩离析,中国也将成为全球化寿终正寝的最大输家。

 

事实上,这篇文章的立论就有问题。因为美国是不会让出霸权的,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何况,美国总统奥巴马不久前宣称,美国还要领导世界100年。客观地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能够崛起确实获益于美国的自由经济。有句话说“出来混迟早要还的”,但这不等于说美国有难了,中国就绝对要跟着它倒霉。

 

话又说回来,《金融时报》这类文章的立论其实很简单,作者列举一大堆数据,然后说上一大堆空话,最后回到“中国是最大输家”上面来,文章发表后引起较大轰动。因为另类的声音总是较容易引起注意,当大多数人都对中国的发展看好时,一些评论家则“唱衰”中国,自然容易引起关注。

 

显然,“中国是最大输家!”已成为某些人的口头禅。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我们不妨引用一位评论人士的自我调侃:“许多评论家就是这样,一旦对某件事、某个人下了结论后,他就要维持自己的立场,那怕是奇谈怪论也要坚持。”看到他所说的这句话,大家一切都明白了。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