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越南想摆脱对中国经济依赖能行吗?

越南想摆脱对中国经济依赖能行吗?

在越南有一句话:天堂太远,中国很近。这有着互相矛盾的两层意思——中国是通向天堂的拦路虎;中国本身就是天堂。对于这两层意思,越南人选择同样相信,并将两者奇迹般地统一在了一起。

 

不过,在意识形态对抗逐渐让位于利益博弈的今天,半个世纪前“同志加兄弟”的越中情谊似乎失去了意义。繁荣背后暗战潜藏,自上世纪下半叶南海被勘探出储量惊人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后,围绕南海海域和岛屿的主权争议,让这里一跃成为亚洲最具潜在危险的冲突区域之一。

 

上月,中国“海洋石油981”号钻井平台在西沙中建岛附近作业时,遭到越南数十艘政府船只的骚扰,并引发了中国海警船队与越南执法船的多次追逐甚至冲撞。与以往双方外交部空口抗议不同,此次的事件迅速升级:中国在西沙海域调集数十艘海警船,在海军舰艇的掩护下,对干扰的越南船只进行驱赶。

 

就在中越矛盾激化的同时,近几天,越南国会代表、学者、经济专家都提到要减少依附中国经济的方案,如在目前两国紧张局势加剧的情况下,要采取的应对经济措施。越南总理阮晋勇也表示,越南要大力发展国内市场,使进出口市场多样化,开拓和发展新市场,避免过度依赖中国或其他任何经济。

 

然而,越南要摆脱对中国经济的依赖并非易事。据越南工商部长武辉煌称,目前从中国的进口约100亿美元,相当于2013年越南出口商品总金额的9%。其中,越南进口商品的23%来自中国。这可以看出,越南正在从中国市场入超(逆差),规模相当大。

 

由于过分依赖进口,越南对华一直处于严重的贸易逆差。作为越南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是越南最大的原材料进口国和第四大出口市场,可谓是越南的垄断供应商和VIP客户。越南还长期从中国进口电力,越南电力集团仅2012年就从中国进口了46.5亿度电,接近自己产量的10%

 

对于这些情况,越南人不是不清楚,只不过是他们采取视而不见的做法。一方面他们选择与中国对抗,并打算像菲律宾那样,把中国告上国际海洋法庭。另一方面,越南又通过与中国的双边贸易以及旅游开发,享受着中国带给他们的红利。例如2013年,中国游客到访越南接近200万人次,占游客总数的25%。而旅游业在2012年给越南贡献了9.4%GDP,总值128亿美元。

 

但越南采取的两手做法,也不知不觉给自己挖了一个巨大的陷阱。越南上月发生的反华骚乱席卷了全国63个省中的22个,其中很多反越南现行体制的组织和力量参与其中,它们已经开始“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了,越南的社会稳定遭遇严峻挑战。

 

值得玩味的是,在与中国的矛盾激化后,越南却想另辟蹊径,摆脱对中国经济的依赖,但能否奏效却是另一回事。美国、德国、俄罗斯、英国、日本等大国的经济都绕不过中国,其程度不同的依赖中国经济。而越南这样的小国想甩掉中国,或许是自不量力。想想看,按越南现有的状况,能找到中国这样大的替补国吗?

 

如果越南这样耍两手的话,中国也完全有理由把经贸与政治分开,无需再坚持原先的“怀柔政策”。例如推迟执行中越双方之前达成的一些投资协议;中国人集体抵制赴越南旅游;收紧从越南进口农产品。目前中国是越南第二大贸易伙伴,我们对越实行经济制裁,就是要让越南因为对抗中国而变成希望渺茫的国家。

 

阮晋勇对中国持强硬态度,可能使他在国内赢得一定的赞誉,但此举同样存在风险。一方面越南的制造业严重依赖于从中国进口原料,有些原料如不进口工厂就无法开工。另一方面,越共中央仍有很强的亲华派,他们觉得冒犯中国得不偿失,同时,对越南与美国日益改善的关系持很深的怀疑态度。

 

实际上,越南与中国抗衡将会付出巨大的代价。上月越南发生的反华暴乱,中国企业撤出了大部分在越人员,导致大多数中资企业停产,6万越南人也丢掉了工作。越南本希望通过民众的示威,给正在南海建设钻井平台的中国施压,但没想到的是,越南严重的反华暴乱最后损害了自身的经济利益。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