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中国是否发展核电为何争论不休?

中国是否发展核电为何争论不休?

4 5 有消息称,中国内陆首家核电站—湖南益阳市桃江县桃花江核电站筹备开工。不过,湖南省益阳市政府称,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证实该项目并不会“即将开工”。该集团在其官网上披露,桃花江核电公司目前主要是在当地开展科普宣传工作,项目开工所需的各项文件还在准备之中。

 

之前,湖南桃花江核电有限公司总经理郑砚国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发展核电站内陆与沿海之分其实是个伪命题。在技术标准要求上,两者并没有区别。他说,目前,在沿海建设核电站的空间已经十分有限,如果不打开内陆建设核电站的口子,中国能源结构调整将十分困难。

 

业界希望“十二五”之后,内陆核电站能够重新启动,其中,湖南、湖北和江西力争新上核电项目,改善区域内能源结构。但发展核电,最重要的是厂址的选择,这需认真考虑的因素主要包括地质、地震、气象、水文和人口分布等。此外,不管是在建或规划中的核电设施,都必须经受地震等自然灾害的考验。

 

2011 311 日本发生9.0级大地震,福岛核电厂接连发生爆炸,所引发的恐慌远远大过地震和海啸。有美国专家指,最坏的结果是将导致“数以万计人患癌而死”,核电站周围广泛地区在未来数十年不适宜人类居住。当时,人们就担心,日本核扩散可能对中国北部和中部的地区,尤其是沿海城市都会造成一定的影响。

 

正是由于日本爆发核危机,改变了中国政府对发展核电,特别是中国内地发展核电的态度。福岛核事故发生6天后,国务院常务会议就决定立即三项决定:一是对中国核设施进行全面安检;二是立即停建不符合安全标准的核电站;三是核安全规划批准前,暂停审批核电项目。

 

政府高层的这个决定,令全球市场感到意外,同时也表明中国的能源政策正面临危机。毕竟,中国对于石油的依赖,则是一项远为紧迫的关切。中国经济对石油的需求超过了美国或欧洲,半数的石油进口来自于中东和北非地区——美国的这一比例仅为四分之一。如果原油价格维持在当前水平,那么今年中国在原油上的支出,将超过向美国出口货物的收入。

 

然而,针对内地发展核电问题,著名核物理学家何祚庥院士曾在《环球时报》发表题为《坚决反对在内陆建核电站》的文章。他写道,专家们对国内发展核电所“计算”的“安全”系数,都是理论上可计算,但未经实践或实验考验过的“理论值”;而重大风险决策必须以实践或实验检验过的真实风险概率作为决策的依据。

 

何祚庥只是反对中国内地发展核电的科学家之一。事实上,在中国发展核电过程中,出现这种针锋相对的意见似乎不可避免。

 

目前,在发展核电声响起的同时,内陆省份建设核电站的争议声也随之而起。在福岛核事故发生前,江西省九江市彭泽核电厂等内陆首批三个核电站规划报到了国务院,但还没来得及批,福岛核事故就发生了。虽然没批,但是国家发改委还是允许三个核电站开展前期工作。

 

不过,彭泽核电厂建设却遭遇隔江相望的安徽省安庆市的反对。当地政府发出的“红头文件”予以反对。该“红头文件”直指江西彭泽核电厂项目在建设前期以及项目建成后存在的各种问题或隐患。出现这种情况,在国内十分少见。有人甚至担心,好不容易才迎来发展核电的大好局面恐怕又要泡汤了。

 

这种担心可以理解。虽然中国激增的能源需求,对煤以及对进口矿物燃料的依赖所引发的经济政治问题等。然而,全球核工业发展的历史也证实了,一旦出现技术失败或是任何事故——其通常由过快发展而引发——会如何迅速地改变舆论导向以及政治支持方向。

 

这也许是中国是否发展核能争论不休的原因。其实,中国发展核电是一把双刃剑:它可能是人们用来解决能源需求的的帮手,也可能是给人们制造灾难的帮凶。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和日本福岛核事故都说明一点,核事故一旦发生,可能导致意想不到的后果。因此,核安全关乎公众利益、关乎社会稳定。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