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我们对中国式财政悬崖宁可信其有

我们对中国式财政悬崖宁可信其有

4 1 公布的又一批数据显示出经济正大幅放缓的更多迹象。中国3月份官方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小幅反弹。该指数由2月份的50.22略升至50.3,指数位于50之下意味着制造业衰退。目前,中国GDP增速从2007年的13%下滑至2013年的7.7%,今年这一数据目标再度降至7.5%

 

由于经济放缓,一些企业在偿还债务方面遇到困难。山西海鑫钢铁集团37日未能偿还逾期银行贷款,这起违约的冲击波远远超出了当地经济的地盘,海鑫在当地深陷一个所谓“三角债务”和影子银行活动的蛛网。

 

其实,海鑫集团的困境与国内钢铁、煤炭、建材、家电等行业的产能严重过剩、沉重的债务负担以及疲软的市场有很大关系。现在,上述产业一半以上处于亏损状态。313日,相关部门发布的工业产出、投资和零售销售数据显示,今年头两个月国内经济的表现远比很多人预期的更弱。

 

一些观察家指出,政府高层的意图是允许发生一些令人瞩目的违约,以便对中国正规银行业和影子银行业大手大脚的放贷人起到警告作用。也许央行有意中止过度宽松货币政策前提下,预料国内缺乏资金的高负债“丧尸企业”会浮面,甚至陷违约潮。

 

政府高层目前面临着一个棘手的困境:很难调和遏制信贷的渴望与达到雄心勃勃的增长目标的抱负,如今年的经济增长保持7.5%,与去年大致相当。但政府又不能让经济过于突然地放缓——那会触发它正竭力避免的违约潮。当然,即便一系类违约事件确实引发了信贷紧缩,政府高层也应有足够能力确保事态不会升级成系统性危机。

 

中央政府已开始着手扩大财政赤字,以弥补财政支出上升形成的缺口。今年2月,财政部在提交全国人大审议的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报告中称,2014年政府财政预算支出为15.3万亿元,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1%。相比20133500亿元的地方政府发债限额,财政部表示,2014年将把这一限额提高至4000亿元。

 

雪上加霜的是,中央政府无法控制自身所有财政问题,因为其中许多问题源自地方政府。官方审计发现,地方政府债务已在不到3年的时间内飙升至近3万亿美元,凸显出政府高层最为艰巨的一项任务:既要试图维持经济增长,又要防范金融危机。

 

2013年底,国家审计署的一份报告中显示,截至20136月底,地方政府债务增长近70%,达到17.9万亿元。为了平衡收支,许多地方政府愈加依赖自身融资平台。融资平台的财务风险增大、违约率攀升,因而不得不提高融资利率。

 

虽然《预算法》禁止地方政府发债,但许多地方政府还是大肆举债,以提供基本的福利和基础设施,或刺激地方经济。在2009年至2012年的财政刺激和信贷扩张期间,地方政府的举债规模之大前所未有,其中大部分是通过表外融资平台为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资金。

 

土地出让金、税收收入以及上级政府拨款是地方政府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对许多地方政府而言,土地出让金占到财政收入的一半以上。随着对房地产业遏制政策的出台,许多地方政府未能实现财政收入增长。

 

有些人因时下经济放缓,债务增加而唱衰中国,称中国经济将要垮台,即将走向债务导致的经济硬着陆。尽管这些说法有些偏颇,但国内各级政府债务逐步增加,却是客观存在的现实问题。

 

不过,一些专家表示,中国借的债务较多,不过,积聚的财力也较多。所以从很大程度上说,它实际上是在向自己借钱。这一点就和那些依靠外债的国家有很大不同。此外,中国的债务增长主要是来自企业而不是政府或私人消费者。

 

尽管如此,我们对中国式“财政悬崖”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有人形容,由于经济增长放缓,政府财政收入可能持续下行,就象一个足球从一个山坡顶上向下滚,山坡坑坑凹凹,时而向下滚得快些,时而向下滚得慢一些,有时还会弹起来,但最终趋势是向下的。因此,今后令外界担忧中国经济体系将会出现更多问题,政府将不得不面对中国式“财政悬崖”外部问题带来的一波又一波困扰。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