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外界高估了中国斡旋乌危机的能力

外界高估了中国斡旋乌危机的能力

有迹象表明,乌克兰危机有愈演愈烈之势。而在当今的国际舆论场,有一种声音比较突出,中国在围绕乌克兰危机展开的棋局中走出了一大步。

 

3 24 ,中美两国元首在荷兰海牙会晤时,中方呼吁各方克制,提议设立国际协调机制。对此,美方没有表示反对。这或许意味着,中国将在乌克兰和俄罗斯之间充当调停者。尽管中国承担这类外交使命的经验不多,但在此问题上它无疑比其他国家更有优势。

 

人们注意到,世界大国均介入了此次乌克兰危机,也许中国是一个例外。正如此,中国成为美国、欧盟以及俄罗斯拉拢的对象。与其它国家的想法不同的是,中国主张运用政治手段,用和平对话的方式来避免冲突进一步升级。即使是克里米亚被俄罗斯“收编”之后,中国的立场仍然没有变化。

 

联合国安理会15日表决关于乌克兰局势的决议草案中,在15个成员国中,有13个国家投了赞成票、俄罗斯投了反对票、中国投了弃权票。投票后,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刘结一发表了不到700字的意见和建议。他称,乌克兰局势十分复杂、高度敏感,牵动地区局势和国际全局。国际社会应共同致力于推动政治解决乌克兰危机,切实维护地区和平与稳定。

 

在外界看来,冷战时期的经验已经证明,大国对峙后,外交将会通过第三国来传递,中国不排除与美国、欧盟和俄罗斯在内的任何国家的经济合作,同时也不会倒向美欧和俄罗斯的任何一方,这决定了中国适合充当美欧与俄罗斯的联络点。正如朝核“六方会谈”中的中国、伊核问题中的中国,以及南苏丹危机的中国,出面斡旋地位比较超然。

 

201312月,在南苏丹冲突陷入僵局之别,中国一反以往在国际事务中的低调作风,主动进行斡旋,不仅给南苏丹恢复稳定带来希望,体现了中国外交全新的、更加积极主动的姿态。不过,这件事的前提是,南苏丹内战令该国石油减产至少20%,而作为南苏丹油田主要投资国,同时也是其石油最大买家,因此,中国理应发挥关键作用。

 

但是,乌克兰危机与南苏丹危机有着天壤之别。南苏丹是政府军与反政府武装的内战,乌克兰却是乌当局与俄罗斯之间的冲突。俄罗斯已“收编”克里米亚,想让他“吐出来”几无可能,而这又是解决乌克兰危机的关键。可以说,乌克兰局势今后如何发展,取决于乌克兰当局,取决于乌克兰国内的各种势力,取决于俄罗斯的态度,同时取决于欧盟和美国的态度和做法。

 

从俄罗斯的角度来说,乌克兰危机进一步让俄罗斯认清了美国、欧盟对俄罗斯的态度:北约东扩、欧盟扩大在美欧头脑中根深蒂固,俄罗斯未来还要继续承受来自美欧的压力。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这只“双头鹰”对美欧、对中国会采取什么策略值得关注,“西抗、东联”这种外交取向有可能会进一步加强。

 

新加坡《联合早报》311日刊登的文章称,中国应当积极介入一些国际冲突,例如乌克兰危机,以维护中国的国家利益。同时,中国的发展与影响力,也让中国有足够能力来承担这个责任。在乌克兰危机中,中国将成为一个合适的沟通渠道,无论是俄罗斯还是西方国家都不敢轻易将这条联络线给切断。

 

然而,外界显然高估了中国斡旋乌克兰危机的能力。中国是否应参与斡旋乌克兰危机,既需要考虑中国是否有能力进行斡旋,同时,也必须考虑乌克兰危机中的乌克兰当局和俄罗斯是否愿意接受中国的调解。而在这两方面,可以说中国都缺乏条件。如果中国太偏向俄罗斯一方,美国、欧盟以及乌克兰当局就可能会讨厌中国的做法。反之,则亦然。

 

一直以来,中国对于介入他国事务极为谨慎。客观上,中国对他国的影响力还有限。在20104月的吉尔吉斯斯坦南部骚乱爆发,对中国的边疆安全构成了威胁。当时,中国除了提供一定的援助外,并未采取其他举动,更没有进行斡旋。由此可见,中国对周边国家的影响力极其有限,更别提遥远的乌克兰了。

 

就目前而言,虽然欧盟、乌克兰现政府在解决危机上很积极,但实际上美国才是真正的主导者,中国试图参与斡旋乌克兰的外部阻力很大。换个角度看,乌克兰危机有可能使美国、欧盟与俄罗斯的战略对抗升级,这必然的要缓解中国的战略压力。乌克兰成为新的国际战略焦点后,将会分散美国“重返亚太”的压力,相比而言,中国斡旋乌克兰危机就变得次要了。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