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中国对动摇美日韩同盟有多大把握?

中国对动摇美日韩同盟有多大把握?

“一场新的争吵在东亚一、第二和第四大经济体间爆发”,这是上月20日国际主流媒体如此描述中日韩因安重根纪念馆问题引发的争议。1月19日,朝鲜半岛历史上著名抗日义士安重根的纪念馆在中国哈尔滨开馆。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当天在记者会上就此对中韩提出批评,称“中国和韩国基于单方面评价联手在国际上的所作所为,无助于构筑和平与稳定。”

 

2013年6月,韩国总统朴槿惠访华并请求中方允许建设安重根纪念馆后,中国随即付诸实施。中韩正通过合作建设安重根纪念馆确认合作关系,并联合起来对抗日本。由于中韩两国共同拥有悲痛的历史,通过合作纪念烈士警惕日本右翼政治势力抬头,这符合中韩两国的共同利益。

 

当然,这只不过是中韩近期加强合作的一部分。实际上,中韩两国可能打算提升关系,这有助于中国在东亚当前的战略洗牌,以及在动摇美日韩军事同盟中处于有利地位。中国不必针对美国及其地区盟友成立某种对立联盟,而最佳战略是找到对手的弱点,这对于相对较弱的一方尤其重要。就目前而言,美日韩同盟并非牢不可破。

 

日本《外交学者》杂志网站2月10日发表文章认为,对中国来说,找到美日韩同盟中的破绽并非不可能或非常困难。它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三角形结构,而更像是字母“V”的形状。显然,有一边缺失,或者至少不像另外两边那么结实和紧密。当前摆在我们面前的事实是,牢固的两边是美日联盟和美韩联盟,“缺失的一边”是韩日伙伴关系。

 

这种分析是有一些道理的。现实中的美日韩同盟的“三角”关系中明显呈现出“硬双边、软三角”的“马蹄形”特征。所谓的美日韩同盟体系,实际上始终是由美日同盟与美韩同盟两个独立的部分组成,两个军事同盟在美国为核心在各自内部联系紧密,但相互之间却十分松散。

 

韩日关系虽然是美国亚太同盟网的一个关键环节,但一直受到历史和领土纠纷的影响。看得出,与日本存在类似问题的中国坚信,韩国比日本更愿接近中国。韩美同盟如今面临挑战,因为韩国想调整自身在全球秩序中的位置,使之与韩国不断上升的全球地位相称。在与美国的关系上,这意味着韩国试图找到自己的声音。

 

过去,由于韩国与日本都是美国的军事同盟国,因而韩国一直是美日韩战略框架中的成员,2008年,李明博担任韩国总统后更得到了强化。由于他奉行亲美亲日疏华的政策,韩国与中国的关系若即若离。

 

去年朴槿惠担任总统后,改变了李明博政府的对外政策。具体表现在,朴槿惠在访美之后,外访第二站选择中国,说明其东亚政策已发生根本性改变,亲华疏日的心态表露无遗。况且,她的这一主张已获得其执政党内部越来越多的支持。

 

韩国前所未有的“接近中国”的举动对东北亚秩序的影响不容忽视。不过,也有人对朴槿惠政府亲华疏日以及中国拉拢韩国,动摇美日韩同盟的做法持反对立场。

 

美国乔治敦大学教授维克多•车近日在韩国《中央日报》撰文称,对于中国经济、军事的迅速崛起,韩国除了加入反对中国的美国、澳大利亚、日本和印度的阵营,已经别无选择。这虽然不是韩国的最佳选择,但也不失为立足长远的决定。与中国进行单独交易的同盟关系只会让韩国更加孤立,结果只能是给中国打开在地区掌握主导权的道路。

 

持维克多•车观点的韩国人不在少数。如此看来,中国拉拢韩国,动摇美日韩国盟的把握并不是很大。由于韩国仰仗美国,并与美国结成军事同盟,为其对付朝鲜服务。虽然韩日目前因历史问题、岛屿之争双方关系疏远,但在外交舞台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如果朝鲜半岛局势发生急剧变化,或由美国协调,仍可能弥合双方的裂痕,使美日韩同盟正常运转。

 

从这个意义上说,现在乃至将来,韩国都很难成为中国可以完全信赖的友邦,更难成为中国拉拢的对象。因为“中国拉拢韩国”这个想法不是“你的结论我同意,你的主意我赞成”那样简单的事情。如果两个国家是一种基于双方共同利益之上的在重大的国际和地区问题上带有长远谋略性的磋商和协调,而不以损及一方的利益为代价来换取另一方的认可,那么,双方就有可能成为准同盟关系。想想看,韩国能够做得到吗?答案也许是否定的。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