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中国对伊核谈判的态度为何逆转?

中国对伊核谈判的态度为何逆转?

11 20 ,“伊核会谈”六国与伊朗齐聚日内瓦,就伊核问题举行新一轮谈判。伊朗外长穆罕默德·贾瓦德·扎里夫之前称,在与“六方会谈”的新一轮谈判中签署协议被看好。而在 1110举行的上一轮伊核谈判中,由于法国在关键时刻搅局,使全球舆论普遍看好的伊核谈判却最终以“无果”收场。

今年6月,持温和立场的哈桑·鲁哈尼当选为伊朗新总统。他在2003年至2005年间曾任伊核“六方会谈”的伊朗首席谈判代表,当时,他力推伊朗中止铀浓缩项目以避免制裁,在伊核问题上偏向于温和态度。他担任总统后,也释放出与国际社会在伊核问题上和解的姿态,让人们看到一线希望。

就在新一轮谈判之前,美国总统奥巴马18日呼吁国会不要制定对伊朗进行制裁的新法案。自8月份以来,美国在伊朗问题上的态度耐人寻味。其间,美国国务卿克里与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在联合国举行了会谈,在伊核问题上美国也表达出较强的善意。或许已有“撒手中东”,将更多精力介入亚太地区准备的美国,尽早扔掉伊核问题这块难啃的“骨头”。

这给中国深度介入伊核谈判创造了一个良机。19日,中国领导人与伊朗总统鲁哈尼通了电话,就伊朗核危机交换意见。中方赞扬伊朗与国际社会和解的积极举措,希望伊朗把握六国与伊朗对话会的势头,同各方寻求最大公约数,争取最好结果,中国将继续在六国机制内施加积极影响。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已同意委派中国人作为领头的伊核核查人员。上周,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天野之弥和伊朗原子能组织主席萨利希签署了一份协议。在协议中,伊朗同意提供更多信息并允许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核查人员对某些核设施进行检查。基于此,中国愿意在伊朗核计划的核查中扮演牵头国角色。

一些观察家对中国领导人与鲁哈尼通话、中国愿意牵头核查两件事进行分析后,得出一个结论,中国对伊核谈判的态度已经发生逆转。

回头看,从20086月起,伊核谈判到现在至少举行了20次,中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参加,但中国在谈判中基本上都是随大流,甘愿充当配角作用。这也许是中国作为朝核问题“六方会谈”的牵头国,已自顾不暇的缘故,因而对伊核谈判的兴趣不大。

然而,中国今后将在伊核问题上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这与中国近来在中东地区推行更积极的外交政策相一致。

更主要是,在伊核问题上,现在情势与过去不一样了,美国深感被动,中国则相对超脱。伊核问题的变局,从表面上看,是来自伊朗国内局势的变化,但从全局背景下来看,美国战略思想的转变才是主导。

不过,随着美国在中东问题中的持续抽身,中国所需要承担的责任势必将加重。由于中国石油消费的持续高速增长,以及国内打破石油特许呼声的渐起,中国亦在不断寻求能源安全与外交立场中的平衡。

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已不可能再像过去那样仅做中东地区,包括伊核问题的旁观者了。因为中国在伊朗有着巨大的利益,不仅有20%的伊朗石油出口到中国,中国也有大量企业在伊朗投资,而且伊朗还对中国有着重大的战略价值,伊朗在客观上充当着中国西部地区安全的屏障。

如同中国主动融入以美元为主体的国际金融秩序中一样,中国在国际石油市场上,也一直遵循着相应的原则,中国没有国内石油流通市场,从石油到成品油价格完全依附于国际石油定价体系,在国际贸易体系中也完全遵循美国主导的交易秩序。因为,中国还没有能力在中东有更大作为。

当然,还没做的事就不说没有可能,如今深度介入伊核谈判,对中国来说获得的利益与遇到的麻烦一样多。不过,与美国等西方国家相比,中国与伊朗有着友好的基础,中国有资金也有市场,伊核谈判也有中国打入楔子的缝隙,只要中国用力,这个楔子就可能打得足够深。

事实上,伊核问题说到底还是中东问题的一部分。中东局势已不允许中国“无为而治”了。那里的政治版图已经对中国很不利,中国即然被美国等五国和伊朗的认可,牵头核查伊核计划和设施,那么,形势对中国来说只有好处而没有坏处。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