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阿基诺拒绝对香港道歉的底气何来?

阿基诺拒绝对香港道歉的底气何来?

“就不道歉”,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10月23日用一种没得商量的态度狠狠考验了香港人的涵养。在被香港记者问及“你如何看待马尼拉市决定为3年前香港游客8死6伤道歉”时,阿基诺重申他当面向香港特区政府行政长官梁振英表达过的立场:菲律宾不为一人之过道歉。

10月24日,代表马尼拉市商讨道歉事宜的代表刚刚抵香港,阿基诺又再次重申拒绝道歉。阿基诺坚称,我们的立场是,不应把一名在事发时可能存在精神障碍的人的个人行为视为整个国家的行为。如果我们承认,这实际上是国家行为,那么就会牵涉到补偿或赔偿问题。

这似乎验证了一个说法,阿基诺政府中的很多成员都是律师,阿基诺本人也有很强的法律意识,他们觉得,一旦向香港道歉,同样拥有很强法律意识的香港遇难者家属会起诉阿基诺政府处理事件的方法不当,并寻求赔偿。

不过,这并非关键所在。有分析认为,实际上是3年前菲律宾在解救香港人质过程因其漏洞频频,广受诟病,连菲方自己的调查报告也承认菲律宾警察部队在解救人质过程中存在多处失误。如果中国政府和香港特区政府追究,菲方将无言以对。

现在,阿基诺用一句“枪手的‘个人行为’”就想使菲方摆脱责任,用一句“事件已经解决”就想把事件的处理结果强加于受害者家属和伤者以及香港社会,这显然是他不负责的行为。

当然,阿基诺可以抵赖这场灾难是枪手的“个人行为”,与警察部队乃至阿基诺政府无关吗?答案是否定的。尽管枪手的责任不能归因于阿基诺政府,但警察部队援救不力乃至官员指挥失误的责任要归因于菲方,这种责任是国家责任。

1979年联合国国际法委员会制定了《关于国家责任的条文草案》。该草案第8条规定,“一个人或一群人的行为,在以下情况,于国际法亦应视为国家的行为:经确定该人或该群人实际上是代表该国行事;或该人或该群人,在当局不存在和有理由行使政府权力要素的情况下,实际上行使这些权力要素。”

从上述法律条款看,阿基诺称枪手之事与政府无关显然是站不住脚。因此,阿基诺的辩解就像一个蹩脚的律师和狭隘的政客。

表面上看,阿基诺仍然坚持不向这起人质事件的受害者及家属们道歉,似乎他是畏惧承担法律责任以及赔偿的考虑。但其深层次的原因是,他感到自己有底气向香港叫板,或不畏惧香港。他的所谓底气主要来自两大方面:

一是阿基诺得到美国的撑腰。我们看一看,今年5月,菲律宾射杀台湾渔民事件,不到3个月菲方就道歉了,其背后当然是台湾当局采取各种制裁菲措施,主要美国对菲律宾施压。美国为什么要施压菲律宾向台湾做出道歉,主要是美国人有他们的目的。而要美国施压菲方就香港人质事件做出道歉,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美国要利用菲律宾跟中国进行博弈,并从中渔翁得利。

二是单靠香港特区政府的力量,是很难要阿基诺就香港人质事件道歉的。至今,中国政府并没有对菲方下重手。例如中国与菲律宾在南海岛屿的争议上,在维护南海稳定大局上,均保持克制态度。中国越是这样,阿基诺越是不怕,如今要让无理野蛮的阿基诺向香港道歉几无可能。

正如此,阿基诺对遇害港人家属及香港特区政府要求其正式道歉以及赔偿,总是置若罔闻,他这样做肯定是不行的。相比起今年5月发生的“台湾枪击事件”,3年前发生的“香港人质事件”所涉及的伤亡人数更多,人们所承受的痛苦更深。事情不能没完没了,总得要有一个解决,包括来自阿基诺政府的任何有诚意、有承担、负责任的道歉、赔偿等具体行动。

其实,8名香港游客在马尼拉遇难,无论如何都令菲律宾在世界面前蒙羞。如果还想吸引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游客到菲律宾旅游,阿基诺就应改变态度对香港道歉。对香港的道歉态度越真诚,对责任人处理越坚决,就越容易得到世界舆论的谅解,越有利于挽回国家形象的损失。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