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中日为何对美国国债违约产生恐慌?

中日为何对美国国债违约产生恐慌?

美国政府与国会围绕债务上限的争斗让不少人困惑,因为没人知道史无前例的美国债务违约后世界会成什么样。假如美国国债违约大戏真的上演,最受牵连的会是谁呢?德意志银行的全球外汇策略主管比拉尔·哈菲兹作出的答案是,这个倒霉蛋是中国和日本,因为中日两国是美国第一大债权国和第二大债权国。

美国财政部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底,中国持有美国国债规模达到1.2773万亿美元。这一规模使中国远远甩开了排名第二位的日本,日本投资的美国国债比中国少1419亿美元。如果将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投资算在内,中国持有的这类债券规模还会增加1200亿美元。

正是中日持有巨额美国国债,两国越来越担心,美国政府“停摆”以及围绕债务上限的僵局可能危及两国投资的巨额美债资产。因此,中日两国公开呼吁美国政府和国会解决争议,因僵持局面可能导致美国最早于1017日前就出现债务违约。

10 7 ,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表示,中方要求美方在下周之前采取切实措施,及时解决债务上限的争执,防止其违约,确保中国对美国投资安全。他强调,美方及时向中方通报了相关情况,中方也严肃地提出了政策要求:一旦发生债务违约,美方应首先确保美国国债利息的支付。

日本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与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上104日敦促美国早日解决政治僵局,称债务违约将给全球经济带来严重后果。日本官员7日与美国财政部官员召开了数次紧急电话会议。日本敦促美国就提高债务上限达成协议,否则可能引发债务违约,这会导致金融市场剧烈动荡。

由于中国比日本购买的美国国债更多,在美国债务违约和主权债务评级下调风险的国际影响中,中国无疑是首当其冲的。中国持有美国国债以及其他上万亿美元资产,这些将会因美国债务违约和主权债务评级下调而缩水。而美元贬值引发的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新一轮上涨,还将使中国面临的输入型通胀压力陡增。

美国国债是美国政府的欠账,却是中国和日本的麻烦。抛开政治因素考虑,单就利益而言,债务违约对美国看不出有什么“特大或致命”的打击。只要金融、军事和舆论霸权还都在美国人手里,“赖账”对美国政府就是最好的选择。至于中国和日本,则是“零和游戏”中的输家:这么多年被迫收入的外汇储备购买力将大大降低。

日本曾经吃过美国违约的亏。19718月,时任美国总统的尼克松宣布实行“新经济政策”,放弃金本位,中止美元与黄金的固定兑换比率,征收10%的进口附加税。美元与黄金脱钩,造成了美国实质上的债务违约。美国这一举措让日本深受其害,在短暂抵制后,日本放开日元汇率,从经济上看日本直到上世纪80年代末才开始失去动能,开始持续坠落。

回过头来看,美国每一次无法偿还债务的时候,就会出现“美国政府与国会的吵架”,无非是告诉债权国和全球资本市场,“我没钱了”!并最终会提高债务上限。就目前而言,美国既不具备偿还债务的能力,又没有切实可行的削减预算的方案,唯一的选项就是屡屡提高债务上限。

而对于中国、日本等债权国而言,则是借出去的钱要不回来,又不得不继续借钱给美国。因此,有的专家提议,目前中国和日本维持其债权安全的办法就是继续购买美国国债。其理由是,尽管美国国债价格急剧震荡,风险很大,但比起美国私人与公共债券的总规模相比,中日所持美债规模是小巫见大巫。据美国财政部公布的数据,2011年,美国债券合计高达33.7万亿美元,占全球债券总量的34.2%

用这些专家的话来说,即使美国真的违约,美债市场仍是全球最安全且流动性最高的市场。诸不知,美国正是利用了这一点,像无信用的借债人,一直不停的向中日两国借钱,信誓旦旦地承认还钱,但却不可能兑现诺言。因而,不管美国朝野围绕债务上限吵得如何厉害,一开始就决定了结局,那就是,中国、日本被迫承认其提高债务上限的合理性,并且继续给其低成本融资,以维持其经济的运转,否则,中国、日本经济势必会被拖入一场灾难。

确切地说,美国国债如果违约对中日都是沉重的打击,两国目前出现恐慌在所难免。由于钓鱼岛争端,中国与日本关系十分紧张,官方的交往几乎中断。但中日联手向美国政府加大压力,要求他们避免史无前例的债务违约,却是出人意料的。中日发出明确的信号,美国人应当知道引火上身的道理,其决策者不仅要对中日两个债权国,而且要对其他债权国负有责任。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