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美国不当世界警察让我们半信半疑

美国不当世界警察让我们半信半疑

在本月发生的一场世界大国的博弈中,俄罗斯成功迫使叙利亚承诺将“化武交给国际社会管控”,并让美国接受妥协方案。之前,美国、英国和法国高调支持叙反对派,并利用化武事件,扬言对叙政府动武。但由于俄罗斯反对,以及英国的退出,美国对叙动武成为了一步死棋。在这场博弈中,俄罗斯暂时占了上风。

为此,日本报纸《产经新闻》925日刊载题为《奥巴马政府的软弱》的文章感叹到,美国总统奥巴马910日在华盛顿那场宣布接受俄方妥协方案的演讲充满无奈。奥巴马表示“美国不是世界警察”,反映出美国“领导力的下降”和“国力的衰退”,让在东海和钓鱼岛与中国对峙的日本感到寝食难安。

奥巴马的原话是,“美国不是世界警察。全球到处都有可怕的事情发生,我们没有能力去纠正每一桩事。”作出如此宣告的奥巴马政府的姿态已给亚洲带来动摇。美国在世界各地坚定的盟友,则开始对奥巴马感到失望。日本似乎认识到,“一旦发生不测事态,美国是靠不住的”。

那么,美国此时声称放弃“世界警察”这个角色,是“被迫无奈”的暂时性妥协,还是“深思熟虑”后的战略决策?奥巴马的这番演讲表示美国准备“彻底改变”自己在世界上的定位。与美国应充当“世界警察”的历届总统,以及坚持推行“美国主导下的和平”的小布什不同的是,奥巴马不想让美国为世界上的所有事情负责。

然而,美国真的会甘心放弃“世界警察”角色吗?答案是否定的。美国的政治精英们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美国人并不酷爱战争,但美国需要战争。”为了延续美国作为世界上唯一超级大国的国家生存方式,美国人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因此,了解美国国家战略的最好办法,不是听美国领导人说什么,而是要了解美国的生存方式。

回头看,过去20年里,美国是世界上唯一连打过四场(伊拉克两场,阿富汗和利比亚各一场)对外战争的国家。为什么要如此频繁地发动战争?这四场战争,发生在三个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开战的理由也都十分充分且冠冕堂皇,谁会把它们与一张张轻飘飘的纸币——美元联系在一起?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美国推动建立了以美国为主导的国际政治、经济体系,从此美国对世界负有“特殊责任”、是“世界警察”的思想就在美国的政治精英们中扎下了根。从国际金融、经济和贸易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到二战后援助欧洲的“马歇尔计划”,扶持日本在亚洲的发展,无不体现了这一思想。

为美元而战,这就是美式战争的全部秘密。19444月,美国为全球建立“布雷顿森林体系”,19855月,美国强加给了日本一个“广场协议”,整整70年,美国在全世界推广了一场堪称“完美风暴”的运动,在纸币——美元基础上建起了一个史无前例的金融帝国。这一帝国的触须伸向全球各个角落,在每个地方都在上演着同一个动作:美元流向世界,财富流向美国。

从表面上看,奥巴马与热衷于发动战争的小布什么相比,显得更加温和。担任总统的5年多来,奥巴马一方面宣布2011年、2014年分别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军。另一方面2011年“协助”英国、法国和土耳其等北约国家对卡扎菲政权动武并予以推翻。最近,奥巴马又牵头,以化武为由,试图打击巴沙尔政权,但由于各种原因,只好放弃对其动武。

奥巴马这些做法,与小布什的外交与军事关系并无实质差异。除了亚洲外,奥巴马政府把重点放在中东地区,其战略核心是:美国的军事优势依旧是其防卫的基石和全球安全的重心,美国在使用军事手段方面不会犹豫。

现在,美国在亚洲安全战略的重点仍是中国。尽管美国愿与中国建立“积极的、有建设性的、广泛的”合作关系,并将利用与中国的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加强军事交流,减少不信任。但也不放弃针对中国的一系列的军事部署,“重返亚洲”就是一个重要步骤,美国拉拢日本、韩国、印度、澳大利亚以及菲律宾、越南、新加坡等国家,对中国形成C型包围圈,意欲在遏制中国的崛起。

因此,美国不想当世界警察的说法,让中国人半信半疑。根据上述分析,我们可以看出,不当世界警察,美国人在心灵深处肯定是不甘心的。观察近几年美国实施各项政策,无论是在内政还是在外交上,奥巴马政府叫得最响亮的“改变”,例如声称“美国不是世界警察”,无非是在做法与姿态上的“改变”而已。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