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我们对日本核泄漏的关注超过申奥

我们对日本核泄漏的关注超过申奥

“全是谎言!被核污染的水还在流。”910日,日本J-cast新闻网针对日本首相安倍晋三7日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为东京申奥夸下海口:“福岛核电站的污水已被全部阻挡在港湾0.3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完全不是问题”,发表如此感叹。

该新闻网作出强烈反映的缘由是,9日,负责运营福岛核电站的日本东京电力公司召开记者会表示,“防护栏”并不能完全阻止海水流动,拒绝为安倍的承诺背书。该公司还公布当地地下水检测结果表明,一升水含有的放射能单位为3200,显示核泄漏污染水已到达地下水层面。

在这之前的820日,东京电力公司曾表示,2011年地震后发生核泄漏事故的核电站,一座储水罐每日排放大约300吨高辐射性污水到海洋里,每小时辐射水平是人体每年所能承受上限的5倍。

日本名古屋大学核物理学家古川道明称,这是巨大的辐射量,并且情况正变得糟糕。就排放量而言,这是福岛核电站事故发生以来最大的排放量。虽然排放储水罐存放的辐射污水先前经过过滤处理,放射性物质铯的浓度有所减少,但是,东京电力公司检测发现,福岛核电站已排放污水中锶—90等能够释放β射线的放射物活度极高,达到每公升8000万贝克勒尔。

尽管最严重的污染出现在太平洋地区,然而,日本本土也受到了污染。调查显示,在日本的东部大部分地区和东北部的部分地区的土壤严重污染。福岛核电站附近的土壤的铯-137浓度超过了日本法律规定的农业安全限制,附近的县也被显著污染,某些地区的土壤可能超过了安全浓度。

随着福岛核电站核污染水的不断排放,东京湾遭受辐射水污染是迟早的事情。正因为如此,在日本此次申奥过程中,核泄漏问题是一直被体育界和舆论界质疑的对象。特别是近来福岛核电站每天约300吨高浓度污染水流入海湾的新闻报道,成为阻碍东京申奥的最大负面因素。

9 4日,在日本代表团 举行的记者会上,记者们提出的6个问题,其中4个问题涉及到核泄漏。虽然日本奥运会主席竹田恒和在记者会上宣读了日本政府关于核泄漏问题的书面解释,但是显然消除不了各国记者的担忧。大家对日方对应能力,核泄漏情报的公开和透明性以及核泄漏事故最新问题的处理等提出了质疑。

的确,为处理棘手的福岛核电站核泄漏问题,日本政府对奥运会承诺,将拿出高达470亿日元(约合29.28亿人民币)的重金,以期解决核泄漏问题。其中320亿日元将用于在反应堆四周建造一个“冻土大坝”,以防止地下水涌入反应堆从而成为污水,另外150亿日元用于增设和改进放射性污水处理装置。

然而,福岛核电站事故善后事项众多,将持续数十年,采用未经验证的技术,日本政府的最新举措仅触及冰山一角。当安倍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夸夸其谈、承诺东京会安全时,日本福岛核事故的残留仍在污染水环境或者周边国家。

在日本申奥成功后,仍受到人们的各种质疑,说明一个问题,国际奥委会的使命不是帮助一个民族自我催眠,而是让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能创造出最好成绩。体育官员怎能隐藏福岛核泄漏风险,把2020年奥运会的主办权授予东京,也许是对1万多名运动员的不负责任。

因此,我们对日本核泄漏的关注超过日本申奥成功。日本相信时隔56年再次举办奥运会会像上次一样给日本经济带来活力,已经有东京将获得95亿日元收益的估算出炉。但日本的上述盘算有个前提,那就是作为国际社会重要一员,其应具备与奥运会举办国相应的成熟和品质。

虽然东京申奥成功,但国际舆论对日本福岛核泄漏的质疑仍然存在,成功举办奥运会的条件之一就是,彻底杜绝受各国民众特别是周边国家关注的核泄漏影响。换句话说,如果日本否认核泄漏对中国、韩国等周边国家带来痛苦的历史、继续让放射性物质外泄,即使举行再盛大的奥运会,也会因为引发一些国家的指责而沦落为“不良国家”。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