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中国与东盟浓缩了太多复杂性

中国与东盟浓缩了太多复杂性

中国政府829日在北京接待了东盟国家的外长们,并召开了中国与东盟特别外长会议。此外,围绕南海问题,中方将于91415日在江苏省苏州市与东盟外长举行磋商,以制定南海行动规范。举行特别会议以及磋商,似乎还有另一个目的,中国将在10月份参加东亚峰会等东盟相关会议,中国希望尽量避免在南海问题上处于被动局面。

目前,我们尚不能确定在北京举行的外长会议,各国外长能够取得多少的切实进展,从而为“南海问题行动准则”的制定奠定基础。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中国的立场仍然毫不动摇。中国不想将南海问题“多元化”。中方在这次会议上的首要目的是向世界传达这样的信息,即中国正在通过参加工作组和高级官员会议的方式与相关各方妥协。

这反映出一个问题,中国和东盟都在快速成长,但成长就会有烦恼,会产生矛盾和分歧甚至疑虑。甚至一些外部势力蓄意渲染,误导舆论和民意,给中国—东盟关系的发展造成了干扰。

20世纪90年代中期起,东盟孜孜不倦地推行大国平衡外交,在东盟之外成立东盟地区论坛,倡仪召开亚欧首脑会议,推动相关国家构建东盟103机制/东亚峰会机制,同意区域外国家印度加入东亚峰会机制,对美国和俄罗斯有意参与东亚峰会机制表示欢迎,并吸收为会员国等等。

由于东亚峰会机制国家的不断扩充,实际上把原有的东盟的政治格局彻底打乱,使中国在东南亚的利益以及解决南海争端面临巨大挑战,甚至可能被美国、俄罗斯、印度、日本等国家切割。正因为如此,与过去几年的发展相一致,南海争端的特征依然是行动—反应模式,即一个声索国试图捍卫其“领土主权或管辖权”,引发其他国家的反映。

不久前,菲律宾将与中国存在争议的南海问题提交到国际海洋法庭去仲裁。菲方的这种做法极有可能让这种冲突国际化,为国际干预此问题的解决提供了可能。迄今为止,菲律宾的建议还没有获得国际社会的多少支持,美国只是表态给予一定的支持,东盟其他成员国对此也持谨慎的态度。

东盟内存在各种观点,这对中国更有利。当然,中国也将菲律宾企图将南海争端国际化的影响降到最低,让它只局限在菲中之间,而不至于上升到联合国-东盟-中国水平。为了孤立菲律宾,中国要求越南等国不要采取像菲律宾那样的做法。本周,中国甚至同意越南——除了菲律宾之外,越南是与中国矛盾最多的东盟国家——合作解决两国的南中国海争端。

1995年的中国与东盟“杭州会议”及至2002年签署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中国可以说是“委屈求全”,正是在2010年当该自由贸易区开始运作时,中国同东盟一些国家间的岛屿争端开始激化。所以认为日益扩大的经济合作可以消除岛屿纠纷的观点是不正确的。它们彼此之间没有必然联系,至少是在涉及南中国海问题上。

中国与东盟的关系曾一片祥和,东盟利用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也获得了不少好处。过去10年,中国与东盟的贸易额从2003年的782亿美元增加到2012年的4001亿美元,增长了4.12倍;相互投资从332亿美元增加到1000亿美元,增长了2.01倍;人员往来从387万增加到1500万,增长了2.88倍。

分析人士认为,中国的迅速崛起正如一枚硬币的两面,既给地区带来了无限的机遇,也带来了不确定性挑战。目前,南海问题持续发酵,中国与南海周边国家出现经济与安全“脱轨”的现象,东盟国家在经济上倚重中国,但是在安全问题上却犹豫徘徊,东盟国家在中美之间以及中与其他大国之间摇摆。

客观地说,中国与东盟浓缩了太多复杂性,把中国与东盟历史和今天的各种矛盾和诉求强行压缩到一起,从中清理几个清晰的线头,相当不容易。事实上,中国在不同场合继续给东盟留下面子,盛赞其在地区的“重要性”,但在海上安全问题上,中国将采取分而治之的策略。

在错综复杂的东亚局势面前,东盟在中国外交布局中的地位不言而喻。因而在近20天内,由中方做为东道主举行的涉及中国与东盟关系的特别会议和磋商,当然有发展中国与东盟关系的考量,但稳定南海局势、“合纵连横”的意味亦颇浓。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