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拿日本债务与中国比是找错了对象

拿日本债务与中国比是找错了对象

  8 26 ,国内一家媒体刊登《对比日本可知中国地方债并不可怕》的报道称,日本债务达GDP2倍多引发关注,中国目前债务在20万亿左右。日本经济增长缓慢都没有发生债务危机,中国更没理由爆发债务危机,理由是中国目前仍保持着高速增长,这些债务大部分用于基础设施建设,是未来有产出的负债,随着经济的持续增长这些负债终会在增长中消化掉。

近年来,多国爆发出地方债务危机或者主权债务危机,使得国际上对于债务问题格外敏感。迄今,日本债务超过了1000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3.4万亿元)。其债务占GDP比重高达230%,为发达国家中最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到今年年底日本债务占GDP比重将上升到250%

看到日本的债务如此之高,有的人就拿来与中国进行对比。他们认为,中国的政府债务和日本的债务是有区别的。中国政府不是为了消费而发债,而日本发债多数是为了支付公务员工资、养老金等开支,钱借来就花掉,不产生经济效益,属于消费型债务。因此,中国经济更有理由比日本稳健。

不过,这些说法显得牵强附会。特别是拿日本债务与中国进行比较,显然是找错了对象。中国是发展中国家,而日本是发达国家。虽然日本债务占GDP的比重比欧洲一些国家高得多,但其债务风险没有后者高,其原因之一就是因为日本90%的债务由本国公民和机构持有,而欧洲一些国家70%的债务都由外国人、银行和机构持有。

更重要的是,日本完备的国民工业体系、较为充分的就业保证了较高的社会产出水平和较强的出口能力,这样即使在危机状态下也能迅速恢复对外贸易的总量,日本的抗风险能力明显优于一些“过度金融化”的国家。庞大的国外资产对日本经济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支撑作用,也可以随时回流本国购买国债。

如果拿中国与日本在这几个方面进行相比,我们存在着不少差距。值得一提的是,2008年经济危机中,中国采用大量货币刺激经济政策,尽管使中国经济继续保持了较高的增长势头,但也导致隐藏债务急速膨胀。为了拯救金融机构,让经济不致崩溃,政府高层强制下调银行利率,以帮助银行渡过难关。

全球最大的空头基金公司尼克斯联合基金公司的创始人及掌门人吉姆·查诺斯认为,中国政府的主权债务虽然不高,但如果包括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国有企业和银行、铁路和其它政府部门,以及国有资产管理公司所持有债务,中国的公共债务为GDP180%,其债务风险远远高于人们的预料。

查诺斯的这一估计显然远远高于官方和其它一些非官方的估计数据。中国官方公布的债务不到GDP20%。如果再加上上述的其它公共部门的债务,一般的估计在GDP6070%左右。

今年6月,审计署对地方债做过统计,2011年地方政府债务较2年前增长了12.94%,其中有9个省会城市政府债务率超过100%,而债务率最高的城市债务余额是当地综合财力的两倍多。这次审计还发现有14个省会城市本级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已逾期181.70亿元,其中2个省会城市本级逾期债务率超过10%,最高的为16.36%

地方债风险正在上升,这为中国经济的持续发展埋下隐患。英国《金融时报》援引中国领先的会计师事务所信永中和董事长张克的话说,中国政府债务已经“离开可控的范围”,可能引发比日本金融市场崩溃更大的危机。该事务所对几个地方项目进行评估后,发现很危险,就退出来了。因为大多数的偿债能力都不是很充分,这样将来事情就会变得很严重。

坦率地说,政府债务亦是一把双刃剑,如果处于可控范围,则正向作用明显;倘若失控,则后果不堪想像,刀锋的威力同样会带来灾难性后果。举例来说,2013年、2014年,中国的地方债将集中偿还,现在看来,大多数地方政府均无力偿还。就意味着众多地方政府会破产,这或许将引爆一场中国式次贷危机的发生。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