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不下猛药中国经济难以转型

不下猛药中国经济难以转型

围绕中国政府高层能在多大程度上容忍实际经济增长率减速?有观点据此推测,中国政府将避免经济增速跌破7%。另一方面,也有观点认为,根据到2020年的长期增长目标进行反推,6.7%将成为增速下限。从短期来看6.5%或许也在容忍范围之内。政府高层经济增长上下限的表述,其实是对外资投行近日炒作的“李克强经济学”的直接否定。

目前中国经济的放缓是结构性的,而不是循环性的,即使政府再怎么想通过政策来刺激经济,到最后也可能收效甚微。关键是中国的高速发展期已过,颇具说服力的证据显示,基于一些综合指标来看,中国经济现在的增长速率实际上只有4至5%。在2012年7.8%的增长中,5%都来自于投资,然而2013年,来自投资的贡献不可能有这么多。

分析人士认为,政府高层仍然重视经济增长,即使想扭转经济放缓的被动局面,也不会采取一种鲁莽的“激进措施”或者“休克疗法”来解决面临的诸多问题。中国现在在经济发展过程中遇到的各种各样的瓶颈以及最根本的原因,就可以发现我们的经济走到哪一步了,积累了多少基础,该实行怎样的改革了。

不过,一些人拿出上个世纪90年代俄罗斯的叶利钦实施休克疗法失败说事,认为中国经济转型只能循序渐进,不能搞“激进措施”或者“休克疗法。作为一个新兴经济体,中国面临着许多发展中国家所不曾有的问题,例如庞大的人口压力,缺少人力资本和自然资源,工业基础和基础设施条件落后,同时社会政治的民主化程度更低等等。

但中国经济转型不下猛药是无法见到成效的。正如观察家指出的那样,过去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主要是由国家行政投资带动的,民营经济形成的经济规模还远远不及大型国有企业;社会主要的就业是由民营经济带动;经济社会中已经形成了一定的市场机制,但价格管制以及贸易限制依然严重。

虽然休克疗法在俄罗斯失败了,但在波兰却取得了成功。2012年6月,当欧洲杯足球赛在波兰首都华沙揭幕之时,欧盟委员会已调高波兰2012年的经济增长预期,并宣布波兰将继续成为欧洲经济增长最高的国家。在英国《金融时报》2012年底公布的“全球最具投资吸引力国家”排名榜上,波兰名列第三,仅次于中国和美国。

波兰在制定的改革“纲领”(即“休克疗法方案”)指出,对波兰的经济必须进行根本的体制变革,主要措施包括:改变所有制结构,实行国营企业私有化;改革国家财务制度;改革银行体制;开辟资金市场;建立劳动力市场,贸易自由化等。改革的目的是建立类似发达国家现行的市场经济体制,阻止恶性通货膨胀、实现经济自由化和私有化。

客观地说,波兰实施休克疗法初期的代价比较大。不过,波兰经济转型衰退期最短,仅仅持续了不到三年,1992年以后便实现了2.6%经济增长(之前为负增长,即—2%至—3%),并一直保持到现在,成为中东欧地区最早实现经济恢复增长的国家。作为波兰的邻国的乌克兰,由于实施循序渐进的改革,其转型衰退期至少持续了整整10年。

波兰实施休克疗法的成功让一些对中国改革持不同立场的人无话可说。在经历了1980年代末的挫折和1990年代的停滞,中国的改革期待着突破,期待着制度上的改革与创新,以推动深层次的经济发展。所以,著名经济学家许小年说,今天的中国需要的是邓小平而不是凯恩斯(主义);需要的是更多的柳传志而不是周小川。

但情况不妙的是,近十年来,中国的改革基本处于停滞状态。在“稳定压倒一切”的政策指引下,其改革步伐一直没有打开。尽管表面上实现了社会稳定,但以后继续发展的动力从何而来却无从得知。没有经过自由化的实行市场经济仅仅是一个口号,产权制度还停留在苏联模式实行的市场经济只不过是计划经济的另外一种“变种”。

问题是,等中国改革的红利吃完后,中国社会沿着这个渐进成型的体制格局自我演化,将进入一种“路径依赖式”的发展。那么,一旦这种政府主导市场的体制吃完了市场化改革的红利,经济增速开始下滑,将会产生一系列问题,并且一些问题可能是我们这个社会承受不起的。

现在,政府高层已经换届,可以说,现在是中国经济转型最好的时间窗口。而中国经济转型,要趁现在经济放缓的时机,上面扎紧口袋,控制住通胀的源头。

尽管政府高层对实施休克疗法并不一定赞同,但改革不能停滞不前。当前迫切需要下猛药促进中国经济转型,也就是说,必须用“铁锤”来“砸碎”现在的经济体系,这里毫无规矩可言。反之,如果稳扎稳打进行经济转型是维护不了经济心脏的持续健康的,并有可能延误治疗。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