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中国如何应对“安倍皇帝”时代到来?

中国如何应对“安倍皇帝”时代到来?

7月22日,在日本举行的参议院选举中,安倍晋三领导的自民党和公明党联盟如愿获得多数席位。这是2007年以来自民党联盟首次重新占据两院多数席位,日本的“扭曲国会”现象得以消除。

回过头来看,日本7年间经历了7位领导人,许多人只花几个月时间就浪费掉民众的支持。现在日本要打破这种令人不安的政治模式了,日本政府正接近于稳定的边缘,有望迎来罕见的政治连续性。

从理论上来说,安倍政权赢得了这次日本参议院选举,就实现了“长期”执政的基础,即可能执政到2016年,或2015年9月。曾经“短命”过一次的安倍政权有望迎来一段稳定执政期,争取当一回“长命首相”。

日本《周刊现代》副主编近藤大介在题为《日本迎来“安倍皇帝”的时代》文章中说,有了将近半数席位的参议院、加上已经由自民党占据半数以上席位的众议院,今后,无论什么法案,都可以完全由安倍政权的意志决定。可以说,从7月21日以后,日本迎来了“安倍皇帝”时代的到来。

这对中国来说是一种不祥之兆。因为安倍在获得更多日本民意的授权之后,他将放手推进民族主义的议程:其一是参拜靖国神社;其二是修改日本宪法。鉴于历史的强烈影响和持续不断的领土纠纷,此类举动肯定会引发东北亚的区域紧张,极大地影响中日、韩日关系。

值得一提的是,在日本700名左右国会议员中,安倍是最右翼、最狂热、最民族主义的政客,或者说是最危险的政客。当前,日本从政坛到民间的右翼浪潮、土壤和力量兴风作浪、不断壮大,石原慎太郎、桥下彻等极端民族主义者粉墨登场。这些右翼和极右翼的政客对日本的所谓国家战略达成了高度共识和一致。

我们从安倍本人集政见之大成的《通往美丽的日本》一书中看出,他是不折不扣的国家利益派。因为安倍就是原来伪满洲国的财政皇帝,甲级战犯岸信介的外孙,所以他的右翼观点是有家族的遗传。执政底气更足的安倍会更加无所忌惮地施展他的“右倾抱负”让日本与周边国家的和平成为“祭品”。

有人会说,对修改宪法持积极态度的日本自民党、众人之党、日本维新会赢得的议席总数未能达到提议修宪所需的三分之二,更谈不上将修宪案提交全民公投,但这并不意味着安倍会放弃修宪。从7月19日安倍直到参院竞选大战最后一刻,仍在在宣扬自己的修宪决心,我们就可以看出他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由于安倍政权获得了长期执政的机会,未来相当长的日子内,中日关系必然颠簸不平,相信这亦是中国政府所预见的。如今中日关系恶化的波涛源于日本,今后几年,如果安倍政权修宪成功,那么,中日关系只会朝更坏的方向发展。

过去千年,几乎在每一个共同面对的历史转角处,中日的背道而驰都导致惨烈结局,这次会例外吗?虽然当前的中日矛盾并不像二战时那样是你死我活式的,但它仍在很大程度上悬系于双方都无路可退的领土主权问题,其“一点爆发”式的危险同样可以酿成波及全局的祸患,这种祸患的潜在性,究竟将因进入“安倍皇帝”时代变得更加突出还是有所弱化呢?

答案不会是单一和绝对的,中国的对日策略也不可能是单一和绝对的。但有一点却是清晰的,安倍素以“鹰派”著称,是一个可能把日本引向战争的政客。由于进入了所谓的“安倍皇帝”时代,他会更加迫不及待地要修宪,这无非是想跟中国叫板,想在钓鱼岛问题上采取更强硬的措施。

对于当前的中日关系困局,中国自当有综合的应对,与安倍政权打交道只是其中一个方面。中国应表明坚决的立场,当安倍政权对于日本战后历史,以及对中国民族感情有超越底线的举动,外交不应该只是喊口号,而是要施展外交软实力,从对日外交开始。

进一步说,中国必须有理有节,主权问题宁失千金,不失一分,做好应对“安倍皇帝”时代的到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