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没让斯诺登留在香港也许是个错误

没让斯诺登留在香港也许是个错误

眼下,由于“棱镜门”主角斯诺登事件持续发酵,将美国与俄罗斯推向对峙,奥巴马总统与普京总统显然较上劲了。对俄罗斯来说,屈服于美国的要求,是一种深深的耻辱,这让人想到其从超级大国的痛苦沦落。奥巴马逼得越急,普京越难默许,而要让俄罗斯放弃斯诺登又不太可能。但这不意味着,奥巴马准备放弃施压俄罗斯。

看到两个大国、两个巨人的这种博弈,国内有的人也许暗自高兴,幸好这一幕没有在中国和香港发生,幸好在这之前中方丢掉了斯诺登这个包袱。一种普遍说法是,斯诺登离开香港前往俄罗斯,这个结局对中国和香港特区政府而言,是“最好”的安排;对美国来说,远不是一个好的解决方式,但也不是很糟糕。

国内一位著名国际问题专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斯诺登若继续留在香港,中美、美港关系极可能受损,再加上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让斯诺登继续呆着可能加深美国舆论把斯诺登看成“中国间谍”的猜疑,导致中美关系受到重大伤害。而如果将斯诺登引渡到美国,极可能会引起民意反弹,导致政府方面的声誉受损。

看来,放走斯诺登是中国与香港政府的上上之策。这也许跟中国在处理一些国际重大问题上实行“韬光养晦”多,“有所作为”少的外交政策有大关系。按照这个逻辑推断:让斯诺登离港,中国即避免了与美撕破脸,也无需因引渡斯诺登而彻底开罪国内舆论,在现实局限中将国家的利益近乎最大化。

但是,持有这种观点的人却忽略了一点,中国放与不放走斯诺登,其实都会引起美国政府的不满或指责。放走他,美国不会给中国好脸色看;不放走他,仍将成为中美之间的麻烦。权衡轻重与利害,中国与香港特区政府选择了前者,让斯诺登623日离开了香港前往莫斯科。

在人们意料之中的是,中方放走斯诺登后,仍然没有逃过美国政府的严厉指责。624日,美国白宫发言人杰伊•卡尼表示,“这是中国置一份有效的逮捕令于不顾,放走一个通缉犯的刻意选择,这个决定毫无疑问将对美中关系产生负面影响。”

不过,由于中国放走了斯诺登,无意中给俄罗斯带来一个极好的机会。自他滞留莫斯科机场中转站后,俄罗斯成为全球的焦点,中国反而成为了观众。

观察家称,俄罗斯对斯诺登事件的处理,展现了这个国家外交技巧的高超、精致和老道,甚至可以说是令人叹为观止。斯诺登身上所发生的一切,看上去都像是俄罗斯情报机构的一次凯旋,也是自冷战结束以来,俄罗斯首次击败美国情报部门。

由此可见,中国没让斯诺登留在香港也许是一个错误。如果斯诺登留在香港,中国政府决定阻止美国引渡斯诺登,中国将有可能在完全不同的方面取得成效。但由于中国没有利用这样的机会来为自己的国家的核心利益进行更多的安排和选项,反而让俄罗斯抓住这一机会,做足了文章。

6 16 ,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吉迪恩•拉赫曼在其《斯诺登为中国送上一张好牌》的文章中说,斯诺登已经明确表示他打算留在香港,对抗美国通过当地法院将他引渡回国的可能性。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在“一国两制”下,香港司法系统的确是独立的,但在涉及国家安全和对外政策的事务上,北京方面拥有最终发言权。

按照拉赫曼的分析,斯诺登事件对中国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中国选择不干预此事,让斯诺登留在香港,中方可能会在一些很重要的方面获得加分。况且,中国完全有能力打好斯诺登这张牌的。其理由是,在与美国博弈中,中国可以巧妙地掌握着三条线的平衡:

一是尊重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二是遵循中国和香港特区政府相关法律法规和国际法,三是防止中美关系严重受损。以这三个方面作为前提,中国找准“法内施恩”的关键点,既顺应国际上对斯诺登的同情,又考虑到斯诺登对美国体制的背叛性质,拒绝引渡,但也没有无条件地提供庇护,而是妙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特殊性来与美国周旋。

从更深层次分析,斯诺登事件显然不足以影响中美关系。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支撑着世界最大贸易量之一、而且已是亚太和平支柱的中美关系就成了纸做的。有一种可能是,斯诺登事件恰恰提供了中美外交部门密集沟通的机会,而且双方都认为他们避免了不希望看到的最坏结局。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