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中国为何在中东没有一席之地?

中国为何在中东没有一席之地?

联合国支持以色列-巴勒斯坦和平国际会议于61819日在北京召开。参加此次会议的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的代表、巴勒斯坦人民党总书记萨利希认为,中国应该加入有关这一问题的四方(联合国、俄罗斯、美国和欧盟)会谈中。对此,中国中东问题特使吴思科表示,中国同“四方会谈”的各方保持联系,但暂不考虑加入其中。

吴思科的这番话让人感到意外。以讨论中东问题的“四方会谈”是由美国牵头的,从20057月这一机制建立至今,就阿盟-以色列、巴勒斯坦-以色列以及中东局势等问题召开了10多次会议,而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中国,却一次也没有受邀参加会议。

按理说,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对世界的和平与稳定负有责任。中国应当在中东事务上起一定的作用。况且,许多中东国家也呼吁中国发挥更大的作用,希望中国派出了中东特使,或参与处理中东事务的国际会议。在一些国家的建议下,虽然中国任命了大使,有时也到中东进行穿梭访问,但发挥的作用并不大。

一些观察家称,中国的中东特使每次穿梭访问后,一般都是召开记者会解释中国立场,并无多大建树。当然,这跟中国在中东问题上实行“韬光养晦”多,“有所作为”少的外交政策有关。如果中国的中东特使只是到部分国家巡游,见见一些政界人士,但提不出解决中东问题的方案,其穿梭访问只能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其实,中东对于中国的作用已越来越大。据有关数据显示,中国在2012年平均每天从中东进口550万桶原油,2014年有望超过美国,成为中东地区石油最大进口国。在中国石油进口中,约有46%来自中东,预计从2013年至2030年,中国的石油进口量将增长4倍,其中大部分增幅仍来自于中东的供应国。

有人批评,中国关注中东更多的源于对保障石油进口的需要。这样的政策有着某种的取巧性和策略性,不能承载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在中东更加独立地发挥作用。现在中国在中东的盘子已经很大了,不仅有数十万人在中东地区求职谋生,还有价值数百亿美元的投资。这里一旦发生重大突发事件,比如大规模的人道主义灾难,数十万中国人还能轻松撤离吗?

当前中东越来越脆弱的国境线,在很大程度上是按照1916年签订的《赛克斯-皮科协定》,在英国和法国绘制的地图上划定的几条线。英法作为外来强权主导这一地区的时代,在1956年苏伊士危机期间彻底告终,当时美国阻止了英法两国对埃及的干涉。

冷战期间,美国和苏联是这里最大的操盘手。1991年苏联解体后,美国成为在中东发挥影响力的唯一超级大国。不过,由于美国目前削减军事开支,以及美军撤出伊拉克,美国独霸中东的局面发生了一定变化。

一个显著的变化是,2012年美国政府主动提出,在中美政治、经济战略经济对话的框架下,将中东问题加入中美政治战略对话的主要方面。620日,中美在华盛顿举行第二轮中东对话,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翟隽和美国副国务卿温迪·舍曼就中东局势,特别是叙利亚、伊朗、中东和平问题,并就如何推动更大范围合作进行磋商。

中美外交官能坐下来就中东问题进行会谈,这些是中美中东政策的共同点。当然,双方在会谈中也有分歧,至于如何求同存异,或通过对话化异,这些是中美两个大国间应该做的事情。当然,中国是否响应美国的呼吁,共同应对中东问题及能源安全等挑战,我们从吴思科的一番话中就一清二楚了。

这也许就是中国在中东地区没有一席之地的缘故吧。这让我们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除了购买石油外,中国在中东就还缺少什么呢?答案是,缺乏影响力和鲜明的形象。那么,中国能够与其他国家一道参与朝核问题“六方会谈”和伊核问题5+1(联合国5个常任理事国+德国)谈判机制,为什么就不能参加解决中东问题的“四方会谈”机制呢?

中国作为一个新兴大国,以及中东地区的石油大客户,应主动参与解决中东问题的“四方会谈”机制。中国可以在联合国安理会讨论制裁叙利亚时投反对票,也可以为解决巴以冲突进行斡旋,让大家认识到中国除了买石油外,还能中东国家办实事,从而改变大家对中国“骑墙”中东外交的误解。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