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中国救得了巴沙尔政权吗?

中国救得了巴沙尔政权吗?

67届联合国大会515日召开会议,以107个国家赞成,12个国家反对,59个国家弃权的表决结果通过了有关叙利亚问题的决议,中国投了反对票。这是中国在联合国大会或安理会等重要场合第三次表达否决的意愿,俄罗斯也投了反对票。

由于联合国大会决议对各会员国没有法律约束力,这一决议即使通过也只具有一定的政治影响和象征意义。但英国、美国、法国、德国等国家此次起草并急于通过这一决议,其目的是要进一步加大对叙利亚政府的政治压力,以推动叙利亚实现“政权更迭”,最终推翻巴沙尔政权。

在叙利亚问题上,中国和俄罗斯对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反对态度出奇的一致,外国媒体称,中俄正形成一个“否决联盟”。这话不假。201110月和20122月,中国和俄罗斯先后两次否决有关叙利亚危机的决议草案。这次在2年多的时间内,中俄再一次采取相应措施,否决了联合国涉叙决议。

当然,中国的这一举动引起坊间的热议。有的称中国打破韬光养晦与不强出头的外交政策,“该出手时就出手”;有的则质疑中国在联合国否决涉叙决议,必然冒着与西方国家翻脸的风险,去为远在万里之外的叙利亚巴沙尔政权撑腰打气,其政治、经济利益究竟有多大,是否值得?

一直以来,中国对在中东地区发展政治影响力十分谨慎,在不干涉别国内政问题上真正做到了“严于律己”。中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之一,如继续游离于全球聚焦的中东事务之外,显然与其大国地位不相称。当然,中国过去没有刻意营造这种能力,而且是不干涉别国内政的认真实践者。

问题是,中国作为在中东地区有重要利益的国家,此时如果作为旁观者,必然在未来重塑中东外交方面难以发挥作用。虽然中东不是中国的地盘,但中国的石油来源主要在这一地区,因此,对于叙利亚问题就不可能不闻不问。

如今中国58%的进口石油来自该地区,而到2015年,比例可能将上升至70%。由于中国在中东进口大量石油,不希望看到巴沙尔政权垮台,宗教及其极端势力混水摸鱼,导致中东地区动荡不安。中国之所以在联合国对涉叙议案连续三次投了反对票,正是希望这样的事情不要发生。

其实,在叙利亚问题上,中国有更多的利益考量。近几十年来,叙利亚是中国在中东地区的主要盟友,当中国在国际上受到批评时,叙利亚始终站在中国一边。例如,2008年春,西藏发生示威活动时,叙利亚政府对中国政府的强硬立场表示声援。

从政治现实看来,由于西方国家或中东部分国家站在巴沙尔政权的对立面,对叙利亚战争和制裁齐头并进,因此,巴沙尔政权不可能长期维持下去。虽然中国早已不看好巴沙尔政权,但又不能和西方国家站在一起,所以中国的态度仍然是支持双方或多边的谈判与和解,或尽量维持现状。

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在安理会上否决涉叙议案,并不能挽救巴沙尔政权,只能拖延他的政治生命。

更进一步推论,叙利亚问题拖延的时间长一些,或者说巴沙尔政权多存在一天,伊朗核问题引发战争的危险向后推迟一些,中国面临的来自中东、伊朗的石油供应麻烦晚来一些。在叙利亚问题解决之前,美国难下决心支持以色列对伊朗进行军事打击。也使西方国家体会到,在中东事务中有无中国的支持是重要的而不是可有可无的。

不过,美国等西方国家也不是省油的灯,虽然几次在联合国的涉叙问题的表决均以失败告终,但他们不会善罢甘休,只要时机有利,他们将联手阿拉伯联盟和海湾国家合作组织,绕过联合国安理会,直接对叙利亚采取军事行动,最终达到推翻巴沙尔政权之目的。

届时,中国最不愿意看到的迹象发生——一个亲西方的政权上台。叙利亚将很可能效仿利比亚现政府,对中国采取不冷不热的外交政策,并对中国企业进入叙利亚开发与投资设置重重障碍。

如果真发生这样的事,中国也无能为力,其政治、经济损失将无可估量。然而,这只不过是一种假设,最终结果如何,我们只好试目以待。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