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戴相龙延迟退休建议为何不得人心?

戴相龙延迟退休建议为何不得人心?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党组书记戴相龙4月7日在博鳌论坛“人口结构、政策与经济”分论坛上表示,目前全国城镇职工基本养老金为2.3万亿元,其中社保基金总额约9000亿元,补充养老金为5000亿元,靠公共养老金养老根本是不行的,他建议,选择适当时机考虑延长退休年龄至65岁,推迟养老金领取年龄。

然而,戴相龙“65岁退休”的建议在媒体披露后,立即受到舆论的强烈责备,称他的建议不得人心。其中腾讯网的一条相关网络新闻在短短一天之内就引来了超过6万条网民评论,网民们对此建议一片嘘声,而支持者寥寥无几。另外,搜狐网上的一份网络调查显示,超过95%的网民反对延迟退休年龄。

戴相龙似乎感到了压力。4月15日,他在接受国内一家媒体采访时,缓和了关于延迟退休的说法。他称,“由于我国平均期望寿命,每5年延长1岁,也可考虑择机而定,每5年把退休年龄延长1岁。如此,到20多年后,中国男性退休年龄可能会从现在的60岁延长到65岁,相当于西方发达国家现在的退休年龄。”

但是,拿中国“65岁退休”与西方发达国家“接轨”是不合情理的。西方发达国家提高退休年龄是因为劳动力短缺,新生劳动力不足,不得不通过延长退休时间来满足劳动力需求。而中国的情况正好相反,我们的劳动力过剩,尤其青壮劳力异常过剩,鼓励提前退休,可以吸收新生劳动力,而延迟退休却会将进一步加剧青壮劳动力的失业。

从表面上看,中国人退休年龄确实偏低,但考虑了假期、工作时长、工作年限等因素以后,中国人一生的工作时间并不比那些晚退休的国家要短,甚至要更长。中国人的假期在世界上排行倒数,中国人的每周工作时长比发达国家要长很多。不考虑这些因素光说中国人退休早无疑是一种严重的误导。

回过头看,中国在改革养老保险制度设计之初就存在两大缺陷:首先,中国是“现收现付制”和“统账结合体制”,即用下一代人的钱养上一代人。而随着退休人口的逐渐增加,各地的养老账户为了保证退休人员养老金的发放,统筹账户已经入不敷出,不得不挪用目前正在缴交养老保险的个人的个人账户;如此造成恶性循环,导致目前个人账户空账运转。

其次,企业和机关事业单位的人员养老保险存在“双轨制”,正是这个“双轨制”,导致两者交纳养老保险和退休后拿到手的养老金差别巨大,产生了很大的不公平。由于体制外的工薪阶层需要缴纳个人养老金,而现有的养老金积累就是靠着他们才聚沙成塔的,实施延迟退休后,他们就要多缴几年养老金、少拿几年退休工资。

客观地说,不管是“65岁退休”也好,还是变相提高退休年龄也好,都是与中国国情相悖的。现在企业职工已经负担很高的社保缴费,以常说的养老、医疗、失业、工伤、生育等社保“五险”计算,目前企业缴费占比达30%,企业职工负担11%,如果再加上目前交纳10%以上住房公积金,这样的社保缴费率在全世界也是最高的。

目前,戴相龙等政府官员与部分人社专家坚持延迟退休必行,而绝大多数民众却是在极力反对,双方处于针锋相对的局面,皆因所站立场不同。不过,一个基本事实是,在退休年龄早迟的问题上,大多数人反对延迟退休,尤其是工薪阶层,支持延迟退休的是权力官员阶层,所以如果有政府官员提出延迟退休,必然是一片骂声。

有人甚至质问,“戴相龙先生您缴过养老保险金吗?”恐怕他也难以回答,因为他压根就不需要社保缴费。因为体制内的公职人员以及握有权力的官员从来不缴费养老金,即使延迟退休,他们仍不会缴费。因此,有位网民在微博里写道,戴相龙提出“65岁退休”建议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要实施延迟退休其前提是,应首先取消养老保险存在的“双轨制”问题,其次解决养老金缴费与领取的公平性问题。若要颠倒程序,不先解决基本问题,而是一味强推延迟退休,将难以获得公众的支持。正如此,当戴相龙提出的“65岁退休”建议见诸报端时,其讨伐之声就纷至沓来。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