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中国不能总当朝核危机的旁观者

中国不能总当朝核危机的旁观者

朝鲜不断放出风声,将于近日发射“舞水端”中程导弹。由于金正恩政权的疯狂举动,不仅刺激朝核危机骤然升级,同样也让朝鲜半岛复杂的牌局濒临摊牌。在金正恩发飙的同时,美国也加紧在朝鲜半岛部署战舰和战机。在这一切频频动作中,中国如何应对,如何发挥对朝的影响力,成了一个关键因素。

朝鲜不断进行导弹发射和核爆,已经触碰了各方“红线”,不仅激怒了美国和韩国,而且还促使中国对朝政策发生了重大转变。2012年12月,朝鲜进行核爆后,联合国安理会随即讨论制裁措施,中国不仅对朝鲜制裁的提案投了赞成票,而且还付诸实施,中断了对朝鲜的石油出口。

中国罕见地支持安理会决议制裁朝鲜,已经表现出明显的倾向性。当然,也使中国与朝鲜的关系骤然紧张。但这并没有让美国得到满足。目前,美国正加强对中国的施压,要中国抑制朝鲜,否则的话,美国将加强其在东北亚的存在,例如美国首次在日本北部三泽空军基地部署一架“全球鹰”侦察机。

现在,朝鲜和美国都视对方的任何更新部署为“刺激”的行为,中国夹在其中,要发挥对朝鲜的影响力越来越是一种必要,却也是越来越艰巨的挑战。反之,朝鲜在与美国、韩国的博弈中,一旦失去中国的庇护,即便朝鲜依然能够顽强抵抗住来自外部的各种压力,经济状况的困顿也可能从内部击垮金正恩政权。

事实上,朝鲜半岛各国之间的博弈,从本质上来看其实是上个世纪50年代朝鲜战争的延续,亦可以看作两种意识形态之争。具体而言,是朝鲜与韩国之间的“内部”矛盾,可放大来看则是美国与苏联博弈的表现形式之一。

当然,时过境迁,苏联已不复存在,取代其地位的是综合国力逐日壮大的中国,而另一个阵营的美国、日本也以各种途径影响着朝鲜半岛局势的发展。

如果因朝核危机导致中美交恶,朝鲜的战略价值就会上升,所以朝鲜也许乐于看到中美之间出现一定程度的分歧。因为中美出现分歧,朝鲜则可以利用中美对彼此战略上的担心对中美两国分别讨价还价。

自2003年解决朝核危机的“六方会谈”机制形成以来,中国既是卖力的斡旋者,同时又痛苦的中间人,还是高度警惕的旁观者。尽管有“六方会谈”机制,但中国解决朝核危机方面,一直都十分谨慎,在不干涉别国内政问题上真正做到了“严于律己”。

对于朝鲜来说,中国在长达几十年中,始终抱有一种比其他国家似乎更多、更深的理解和支持。然而,现实却一次一次使中国陷入为难、尴尬、乃至困境。中国以前不愿意做调停人,特别是对其周边国家,认为那样做是干涉别国内政。可以说,中国过去没有刻意营造这种能力,而且是不干涉别国内政的认真实践者。

中国作为朝鲜的重要邻国,以及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之一,与朝核危机和半岛局势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尤其是在美国、俄罗斯都想主导的朝核危机和朝鲜半岛牌局中,中国作为旁观者往往会为国际社会所误读,更会被西方国家污名化,将中国视为不负责任的大国。

况且,不管是朝鲜内部因素导致金正恩政权跨台,还是朝鲜半岛爆发战争,中国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因为朝鲜内乱或半岛战争,在政治、经济上对中国的负面影响非常之大。因此,中国如继续游离于全球聚焦的朝核危机外,显然与其大国地位不相称。朝鲜虽然不是中国面临的迫切威胁,但随着形势的变化,朝鲜对中国构成的实际威胁程度将被证明比中国预想的要大。

因此,中国不能总充当朝核危机和半岛牌局的旁观者。如果中国现在不积极应对朝核危机,早晚要被美国等国家边缘化。

其实,中国目前想界入朝鲜半岛局势,引导朝鲜回到“六方会谈”的轨道上来,现在还来得及。朝核问题的根本性和长久解决必须在建立多边安全机制,用地区安全的保障机制来换取东北亚的安全。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在解决朝核危机中可打的牌并不少,关键是如何出牌,何时出牌。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