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谁能容忍日本人世袭亚行行长职位?

谁能容忍日本人世袭亚行行长职位?

有迹象表明,中国和日本或将展开新一轮地区影响力竞争,此次争夺的对象是由日本把持近半个世纪的亚洲开发银行行长一职。日本为此正在加紧准备,说服亚行成员国接受安倍政府提出的候选人。出现这一情况,主要是因为安倍决定提名现任亚行行长黑田东彦在3月份出任日本央行行长一职,从而空出了亚行的第一把交椅。

实际上,过去的亚行行长选举并没有引起全球的关注,但这一次情况却有些不同。自从中国在2010年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后,经济分析人士就一直在关注全球发展最快的亚洲地区是否会出现力量平衡状态的变动。中国正尝试在国际性的经济组织中提升自己的影响力,目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已经有了首位中国籍的副总裁朱民。

近些年来,许多亚行成员对日本长期占据亚行行长一职提出质疑。在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组织更多考虑新兴经济体的发言权后,黑田东彦一旦离任,亚行行长人选的“惯例”可能遭遇挑战。

曾任亚行美国执行董事的华裔人士陈天宗2012年5月在美国《华尔街日报》上撰文,一个国家的官员长期把握亚行这个国际金融机构不合情理,呼吁结束日本人对亚行行长职位的“垄断”和“世袭”。

2月上旬在莫斯科举行的20国集团财政官员会议的间隙,一些日本官员试探了中国财政部对亚行行长人选的看法,这凸显了日本对中国的警惕。日本共同社分析称,事实上,中国也很关注亚行行长人选,有可能会推选中国人或亲华派国家的人选。如果中国支持亚行中国籍副行长赵晓宇或其他成员国的候选人,可能会损伤到日本政府提出的候选人的竞选前景。

2010年5月,亚行行长黑田东彦任期届满,中国原本同意由他连任,继续担任这一职务,但当年9月份发生了“钓鱼岛撞船”事件后,中国表示反对日本推荐的人选。中国、日本、韩国、泰国、菲律宾等国家共推荐了6个人竞争这一职位,其中,中国央行原官员、日本的财务省原高官和泰国的中央银行副行长作为候选人。通过投票选举,最终黑田东彦获得连任。

当然,亚行行长的选拔规定似乎对日本有利。例如,行长候选人必须赢得超过50%的成员国的联合表决权。日本、美国、欧元区国家、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共同拥有亚行的50.6%的表决权。日本和美国是亚行的两个最大的捐助国,两国分别占据了该银行全部捐助资本的15.65%。

不过,随着中国在亚行股权份额的增加,需要把更多的中国声音纳入运作当中,这与日本能否更加大气、能否拿出智慧有很大关系。此外,份额的上升意味着中国对亚行提供政策建议的空间比过去有所增大,也意味着未来中国更有权利和义务向亚行派驻高级官员,影响、参与亚行的宏观经济决策。亚行最重要的职责之一是监察贸易、提供资金协助,而这恰恰是中国的优势所在。

值得一提的是,过去十多年,中国涌现了一批优秀的金融家、银行家,许多人在一些国际机构担任高级职位。例如2008年2月出任世界银行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的林毅夫,2011年7月出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的朱民,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中国、东盟和有可能推荐亚行行长候选人,而对于垄断了半个世纪的日本人来说,是不会轻易拱手让给别人的。据悉,日本副首相兼财务相麻生已推荐财务官中尾武彦接任黑田职位,由于目前在亚行的份额中,日本和美国是最大股东,他们很有可能与其它国家联手,如果出现这种情况,会对中国不利。

由于钓鱼岛事件的缘故,中日关系仍十分紧张。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不会容忍日本人世袭亚行行长职位。即使中国不推出自己的候选人,但也会推荐或支持日本之外的国家提出的候选人,例如东盟成员国提出的候选人。条件有两条:一是候选人的产生必须符合规则与程序;二是候选人必须承诺推进亚行改革,进一步加强中国以及其他成员国的投票权与发言权。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