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我们为何要剥夺自己的生存空间?

我们为何要剥夺自己的生存空间?

新春伊始,中国公众掀起了一场对空气、地下水和土壤污染问题的关注热潮。由于媒体发表的有针对性的报道——要求政府公开有关土壤、地下水、空气污染的数据此起彼落。在人们看来,公布相关数据,可以缓解公众对环境污染,生存空间缩小的焦虑情绪。

然而,2月20日,环保部以“国家秘密”为由,拒绝了北京律师关于“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方法和数据信息”的公开申请。这项耗资10亿的土壤污染普查,为何成为国家机密?参与普查的人员称,一方面是因这种大规模、粗比例的普查数据不精确,待进一步调查;另外,公众对土壤污染的过度恐惧,土壤修复“捞钱市场”的鱼龙混杂,

这一说法立即遭到各类媒体的批评。众所周知,土壤已经污染了,首先要信息公开,然后才能进入到治理污染的环节。反之,则亦然。

与土壤污染相同的是,中国地下水污染也是长期、普遍存在的事实,但至今环保部门对此守口如瓶,公众对其相关数据知之甚少。日前有网友在微博上爆料称,山东潍坊市许多化工厂、酒精厂、造纸厂将污水通过高压水井压至1000多米下的水层,污染地下水,此事引发网络热议。

其实,有关部门不必纠缠“1000米”的字眼,民众对地下水污染的焦虑,折射的是地下水严重污染的现状。由于地下水是流动的,互相渗透的,受污染的地下水很容易被当作饮用水取用,等到发现就晚了,不可挽回。

观察人士通过比对环保部2月20日发布的《化学品环境风险防控“十二五”规划》,其中提到,个别地方因环境污染而出现癌症村。环境污染,正使得病患增加,由污染而致的疾病对人口总体死亡的贡献日大,甚至影响了人类的生殖能力——使越来越多的人生殖能力下降,甚至是不能生育。

近日一份由环境保护志愿者制作的“中国癌症村地图”正在互联网上被大量转发,村子数量被认为超过200个。让我们难以想象的是,地下水污染导致癌症高发甚至牛羊绝育的报道,也在一些地区出现。

应该承认,国内环境持续恶化的总体态势并未遏制,环境事故和环境灾害不断出现。在持续30年的改革开放之后,人们面对的,已是全球化语境中的中国环境问题——它不只是中国的,而且是人类的。

客观地说,不管是土壤污染,还是地下水污染,环保部门都应如实告诉公众。如果人们生活在污染的环境中,却浑然不知,到头来吃亏的还是我们自己。

类似地下水污染问题,上世纪五十年代日本、美国也遇到。当时这些国家都提高了排放标准等。对环境问题尚无足够认识的日本部分地区片面追求工业和经济发展,曾发生了两起震惊世界的环境公害事件:

富山县因高含镉大米导致的慢性中毒,引发了“骨痛病”;熊本县因汞污染引起“水俣病”,造成2248人中毒,其中死亡1004人。不过后来日本的污染得到缓解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工业化完成后的产业转移,很多污染源消失。而中国还处于工业化进程中,污染源难以消除。

迄今为止,中国对环境污染的治理大抵是一种“末端治理”。因为在现行体制和人们一般的既有思路之下,污染环境,破坏生态的收益,是即时的,是具体人的,损失则是较长时间才能看出的,一般也是非具体人的;污染环境,破坏生态的成本由社会——进而由所有人(包括我们的子孙后代)负担。

这引发出一个难以回避的沉重话题:我们为什么要污染自己的生存环境,剥夺自己的生存空间呢?由于环境污染的加重,我们中的许多人不自觉地沦为土壤、地下水、空气污染的“难民”。

这话说得也许重了一点。但想想看,环境、生态问题,不但影响着活着的我们的生存质量和生存成本,同时也恶化了我们子孙后代的生存条件,还直接伤害人到我们的健康,残害我们的生命。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