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共同利益能让中日化敌为友吗?

共同利益能让中日化敌为友吗?

1 25 ,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中国与邻居们”的主题会上,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在谈及中日关系时认为,中国与日本最终会和平坐下来讨论,因为从历史上看来,共同利益能让敌人变成朋友,如同二战后的欧洲。他对中日关系不感到悲观,也不担忧发生战争的可能。因为日本将会意识到共同利益的道理,终与中国建立合作关系。

 

阎学通提到的“共同利益能让敌人变成朋友”指的是法国和德国关系的演变。122日是法德签署《爱丽舍宫条约》50周年纪念日,当天两国举行了一系列纪念活动。这对昔日宿敌用半个世纪的经历向世人表明:有着历史宿怨的邻国不仅能“一笑泯恩仇”。

 

人们注意到,虽然质疑声从未停止,但法德这对昔日的仇敌,毕竟摒弃前嫌,开创了一个和解、合作、双赢的新局面,推动了欧洲一体化巨轮滚滚前行。

 

那么,中国与日本能否走到法德关系这一步吗?回答也许是否定的。有分析认为,如果没有德国对历史的深刻反思和真诚道歉,法德双方的和解亦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特别是1970年,时任德国总理的勃兰特在波兰华沙犹太人死难者纪念碑前的惊世一跪,一个真诚忏悔的德国才真正为法国等欧洲大家庭所接纳。

 

与德国对二战的认识相反,几十年来,日本拒绝就侵略中国并犯下滔天罪行向中国人民道歉。20068月,时任日本首相的小泉还参拜靖国神社;201210月,安倍在第二次出任首相之前,也参拜了靖国神社。中国人对日本的旧仇新恨,足以说上几天几夜。即使中日两国过去的恩恩怨怨暂且不提,但钓鱼岛问题已让双边关系陷入危机。

 

由于日本将钓鱼岛“国有化”,使中日关系的脆弱性更加暴露无疑。这种脆弱性主要来源于三个因素:历史问题、领土问题和地缘政治。这三个因素如果处理得好,中日关系就会得到相对平稳的发展;相反,中日关系就会风波骤起,麻烦不断。中日关系40年的发展历程充分证明了这一点。当前,日本国内政治“右翼化”倾向更进一步加重了中日关系的脆弱性。

 

由于受到钓鱼岛问题的影响,中日双方关系由“政冷经热”变为“政冷经寒”,导致贸易额明显下降。2012年,中日双边贸易额3294.5亿美元,同比下降3.9%,日本从中国第四大贸易伙伴退居为第五大贸易伙伴。尽管如此,去年中日双方的贸易额也比5年前的2007年的2073.6亿美元,增长37%

 

诚然,中日双方在钓鱼岛问题上的基本立场短期内难以弥合。但在国际争端中,在双方立场对立的表象下,往往存在足够的共同利益促使双方走到一起,缓和矛盾,为双方追求共同利益甚至各自利益创造条件。这需要智慧和决断。

 

近几天,从日本执政联盟的公民党党首山口那津男,到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先后访问中国,前者带来了安倍给中国领导人的的亲笔信,后者就钓鱼岛问题,与中方交换看法。而村山富市也是第一位、就日本过去的错误行为道歉的日本首相。一些迹象表明,他们似乎肩负着改善双方关系的使命。

 

此外,安倍对中国强硬的声调也大为缓和。 1 28 ,他在日本国会发表自己上台后的首个政策演讲时称,要以深化日美同盟为重,也希望强化与亚洲各个国家的合作。令观察家感到奇怪的是,他在这次讲话中,只字不提中国,实属罕见。日本媒体称,安倍这样做显然是为中日紧张关系降温。

 

回过头来看,安倍虽然是著名的右翼世家,但为了日本利益,他也许不会像石原那样一味的铤而走险。强硬右翼身份反而让他比野田更有资本改善中日关系。物极必反吗?回头看,坚定反共的前美国总统尼克松、里根,在野时都是强硬的反华,反共分子。但一旦他们担任美国总统后,反而使中美关系发展比较顺利。

 

假如共同利益能让中日化敌为友,这对两国人民都是幸事。实际上,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最根本的是共同的利益。中日双方共同的基本利益,确定并可以达到的目标是经济的相互依存。

 

回顾日本自民党40年的执政历史,我们发现,虽然经历了许多任首相,但中日在钓鱼岛问题基本上遵守了双方搁置争议的原则。在经历了民主党的短暂执政后,现在自民党又成为执政党,中日关系今后走向如何,还有待我们进一步观察。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