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中国迁都何时能成为政府的行动?

中国迁都何时能成为政府的行动?

记得7年前,作为中国首都的北京市政府,曾制定中期发展目标,在2020年之前将北京建设成“空气清新、环境优美”的“宜居城市”。至今这方面鲜有进展。相反,对于北京拥挤的交通、严重的污染、极度的缺水和比天高的房价,许多人却是怨声载道,希望将首都迁出北京。

在全球具有较大影响力的英国《经济学人》周刊日前发表《北京不堪重负,中国应该迁都》的文章,对北京是否继续成为中国首都提出质疑。文章例举了许多例证,认为北京不宜再做首都。其中2020年北京的人口数预计达到2500万,而届时北京的水资源只能支持约1800万人口。

事实上,人口猛增只是北京的软肋之一。更重要的是,北京是世界十大污染城市之一。2011年12月,一份由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各国主要城市的空气质量排名名单。在全球1100个城市中,北京排名1035位,其依据是空气中PM10的浓度。

尽管2008年奥运会期间,北京在清除污染空气方面取得了短暂的成功,但如今在世界最脏首都中名列第10位,北京仅略好于蒙古首都乌兰巴托、博茨瓦纳首都哈博罗内、印度首都新德里、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埃及首都开罗、孟加拉国首都达卡和科威特首都科威特城。

世界上许多国家的首都,位置都比较适中,能够方便快捷紧密地同全国各地(人口、城市和经济带)取得联系,对国家的管理和统治是非常极时高效的。而不像北京,位置偏居北方一隅,和长江流域、黄河流域及淮河珠江流域基本脱离,气候干燥,淡水奇缺,沙尘暴、荒漠化和干旱日益威胁着北京的生存和安全,成为世界上最不适宜人类居住的首都之一。

不可否定,首都作为国家中枢之地,一般不轻言迁离。但是,随着许多国家整体战略的转换,迁都便成为调整利益冲突、保持国家活力的重要手段。二战后世界上有20多个国家建立了新都,还有10余个国家正在考虑迁都。其中,巴西迁都巴西利亚,韩国首都迁离首尔可为中国借鉴。

韩国前总统卢武铉是该国迁都的始作俑者。他2001年9月当选总统后,积极推动迁都法案的制定和实施,2004年选定土地,建立名为“世宗市”的行政首都,建设总投资为22.5万亿韩元(约合1320亿元人民币)。李明博总统2008年执政后,欲放弃该计划,但遭到国会国土海洋委员会否决。

经过几年的建设,世宗市作为韩国行政首都的条件已经具备。今年9月开始,韩国16个中央部门和16个政府出资研究机构的1.3万名公务员将进行“大搬家”,在2014年之前迁移到新建行政首都世宗市办公。原先的首都首尔市依旧是经济首都,而世宗市将成为新的行政首都,韩国也将正式开启一国两都时代。

作为邻国的韩国都能这样做,难道中国不可以这样做吗。回答是否定的。我们发现,近几年来,尽管北京的定位中已经没有了“经济中心”,但依然还有诸如政治中心、文化中心、金融和商业中心、航空和铁路交通中心等等诸多中心。曾有媒体统计,北京拥有的“中心(核心)”称谓多达十几个。

以中国之大,由一城而兼此数中心之职,对具有3000年历史的北京来说,确实不堪重负。这种功能设计使得城市规模无限制地扩大,城市的有限空间受到多种功能的挤压,脆弱的资源与生态系统无法承受,高昂的建都成本已到北京市自身难以支撑的时候了。从这个意义上说,迁都已成为政府决策层必须面对,也亟待解决的问题。

回顾二十多年来,学术界对中国迁都提出了若干建议和设想,综合起来,大致有以下三种方案:

一是维持不变,只是对北京市的城市结构和职能进行调整;二是建设“副都”,地点可在北京近郊,或选择河北的一个中等城市,其人口控制在100万人内;三是借鉴荷兰、南非等国的做法,实行“双都”,一个为政治首都,另一个是经济首都,即北京为政治首都,上海为经济首都。

当然,目前这些只是一些初步的设想。但无论其设想的现实性有多大,这种未雨绸缪的规划都不失为有益的观念启迪。关键是,政府何时能将迁都由议论转变为行动,并将付诸实施。人们之所以提出首都要迁出北京,除了人口、资源等因素外,由于北京处于东北亚的北端,距离日本、韩国和俄罗斯太近,因而存在战略防卫上的许多弱点。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