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中日韩新领导人面临的两难选择

中日韩新领导人面临的两难选择

许多迹象表明,对中国、日本和韩国新产生或即将产生的新领导人来说,彼此之间的岛屿争端固然不能等闲视之,必须着手解决,但排在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日本下一届首相安倍晋三和韩国当选总统朴槿惠日程表前列的并不是这些事情,而主要是贸易出口、货币政策和经济增长。

众所周知,近几个月来,中国与日本之间由于钓鱼岛争端已处于“对立状态”——政冷经寒愈加明显。韩国与日本也由于独岛(日称“竹岛”)问题纷争不断,导致韩日关系十分紧张。因为过去遗留下来的领土问题的牵绊,三国之间未来经济合作以及贸易往来很有可能难以得到进展。

正如此,现在坊间关于中日韩岛屿争端会给彼此的经济发展带来副作用的警告声越来越多,例如中日韩领土争端已影响到双边或多边贸易。

一个客观事实是,日本对华出口在11月再度大幅下降,反映出中国增长放缓和领土争端持续打击的双重影响。10月,即中国各地发生抵制日货过后不久,日本对中国的出口下降12%。对华出口下降,推动日本贸易逆差扩大至9534亿日元(合113亿美元),这是30多年来日本第三大的月度贸易逆差,也是贸易平衡连续第5个月恶化。

不断恶化的贸易平衡,将给即将上台的安倍带来压力,日本国内要求他兑现自己的竞选承诺,即刺激日本经济,压低日元汇率,使日本重新进入增长轨道。然而,仅靠日本国内市场是难以实现增长目标的。这一点安倍十分清楚。近期他表示,在岛屿争端上“没有谈判的余地”,但与中国保持战略关系和经济合作十分重要。

在韩国方面,朴槿惠之所以能当选总统,是因为民众希望“克服危机,使经济复苏”。根据世界银行最新公布的报告,韩国今年经济增长预计达到2%,远不如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前年均5.5%的高增长。不少选民支持朴槿惠的原因是她的父亲朴正熙曾带领韩国实现经济腾飞,如果朴槿惠执政期间无法使韩国经济回暖,那么这部分选民难免会对她失望。

而中国新领导人当前面临的问题也不轻松,其特征是经济失去动力的风险,而维持经济增长所需的大规模改革也尚未起步。过去5年,中国的增长率下降了一半,从2007年同比经济增速超过14%的峰值下降到2012年第三季度的7.4%。

因此,结束经济下降的趋势是中国新领导人面临的最紧迫的任务。为表明积极推进改革开放和经济增长的信心,习近平像1992年邓小平南巡那样对深圳作了一次颇具象征意味的视察,邓小平那次南巡给当时停滞不前的中国经济改革注入了活力。预计中国经济增长将在2013年小幅加快,其经济增长率达到8%,高于2012年前三季度的7.7%的水平。

经济决定上层建筑,也决定着国民的幸福指数。中国新领导人承诺到2020年,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安倍可能会将复苏经济摆在首位,并实行“大胆的货币宽松政策”,促使日本摆脱经济萧条和严重通缩的局面;朴槿惠承诺将采取措施改善经济,实行经济民主化,并在任期内,韩国中产阶层增至70%。

中日韩能够在同一时间实现他们的经济目标吗?考虑到三国之间的利益冲突,其难度很大。由于历史恩怨与现实利益交错,使东北亚地区成为最复杂、最敏感的地区。中日韩三方的合作不仅对东北亚,而且还对整个东亚和全世界至关重要,若因彼此的领土争端,导致经济往来或贸易链条突然断裂,代价未免过大了。

有一种观点认为,各国之间的经济合作是以市场秩序的生成与扩展为核心,以贸易、投资的形式完成财富的交换与增殖。虽然领土与主权依然重要,却不能阻断经济合作的展开。在国家主权、领土完整等方面,是没有什么宽容可言的,而在经济发展和共同的经济利益上,除了彼此间的合作,可能少不了相互间必要的妥协。

这一观点虽然有失偏颇,但围绕岛屿争端给中日韩之间的合作所造成的牵绊不利于任何一个国家。上月,在柬埔寨首都金边召开的东亚峰会期间,中日韩宣布启动三国自贸区(FTA)谈判。在中日、日韩关系因岛屿争端而陷入困境的背景下,三国的这一举措确实出乎许多人的料想。这一举动反映出地缘政治的变动不能主导经济事务。

实际上,在全球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中日韩新领导人都面临着严峻考验,既要坚持国家主权、领土完整,不作出任何让步,也要进行经济合作,扩大出口贸易。这的确是两难选择,但又是不得不作出的选择。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