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日本如小妾般看美国脸色”是自取其咎

“日本如小妾般看美国脸色”是自取其咎

 

日本东京前知事石原慎太郎是一位心直口快的政客,201112月,他一句“日本是美国的情妇”在日本政坛引起轩然大波。事过一年后,他又口无遮拦,再一次将矛头对准扭曲的日美关系。

 

11 21 ,刚刚担任日本维新会党首的石原在出席在横滨举行的日本外国记者协会演讲时,就参与 12 16 进行的日本众议院选举理由称,“一直以来,日本是在被中国轻视以及如‘小妾’般看美国脸色中走过来的。如果无法把日本重塑成更美更强大的国家,我死不瞑目。”

 

看到石原这番话,也许会让许多人大惑不解,难道对美国一呼百应的日本政客们,如今也鼓起勇气表达对美国的不满吗?

 

答案是否定的。像石原这样把自己国家形容为美国“小妾”的日本政客,虽然明知自己的身份,但有时也心血来潮,不免对美国人发点牢骚,其目的可能包含着渴望美国改善他们地位的想法。

 

然而,他们绝对不敢对主子动怒,很大程度上只是宣泄一下郁积在心中的闷气,把做“小妾”的心事也拿出来晒晒。对于石原的真情流露,作为旁观者的中国人,到让我们有点同情日本人了。

 

想想看,自从1945年日本战败后,日本始终处在全世界人民的白眼中抬不起头来,中国人轻视他,美国人把他们当成“小妾”,呼来唤去。日本多年来想摆脱二战失败的阴影,成为“正常”国家,但美国并不愿意答应。因为美国知道,日本人的愿望是无法完全满足的,只能让它满足部分要求,这样日本才会围着他们转,看他们的脸色行事。

 

再者,由于日本在美国的保护伞下生存,即使美国士兵污辱日本妇女,日本人也只能忍气吞声。今年1016日凌晨,驻守冲绳的2名美国海军士兵喝完酒返回的路上,袭击了一名下班后独自回家的日本成年女性,对她施加暴力并进行强奸,造成该女性头部受伤。当天当地警方逮捕了这2名美军士兵。

 

虽然这样的事在冲绳已发生10多次,但最终都草草了事。冲绳警方将涉及犯罪的美军士兵关上一段时间后,也只得放人。只要美军驻在日本,日本人就一定要承受这种压迫与凌辱。

 

如果说60年前战争刚结束时,有这种“报复性体制”还有情可原,今天世界结束冷战已经20多年,还保留这种明显不平等的制度及由此衍生的、令人发指的罪恶,是极不正常的现象。

 

众所周知,二次世界大战后60多年来,美国对日本施加重要的甚至是决定性的影响,美国的怀抱越来越让人感到沉闷窒息,而日本则心甘情愿地投入到美国的怀抱之中,甘心当美国的“附庸国”。即使是在美国对日本的占领时期,日本实际上在积极主动地制订自己的议事日程,占领期间的主角应是日本而非美国。

 

说白了,不管日本的经济力量有多么强大,日本没有外交自主权,在国际上必须听命于美国。日本是把自己国家的安全委托给美国,其军事、外交现在正全盘交给美国,而美国也求之不得。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加文·麦科马克撰写的《附庸国:美国怀抱中的日本》通过日美关系现状的分析,认为日本要成为“远东的大不列颠”,处处满足美国的要求。在这种不平等的联盟中,日本忍受着仆从一般的待遇,发挥着自动取款机一般的作用。

 

麦科马克的分析与石原“日本如小妾般看美国脸色”的观点是一脉相承的。日本常被认为是一个过分自信的民族主义者盛行的国家,正逐步朝“正常”国家迈进。但石原通过对日美关系的思考得出一个大相径庭的结论,即日本极尽阿谀迎合之能事,仍不过是美国的“小妾”,而美国并不将日本纳入法眼,处处以“小妾”主人的面貌出现。

 

造成今天这样的局面,完全是日本人自取其咎。同时也说明,日本依附美国的程度超过任何国家,日本之所以敢冒与中日关系恶化的风险,不断挑起钓鱼岛争端完全,仰仗的是美国跟自己撑腰。不过,一个国家,总是需要听别人的话,才有处理国际关系中与他国问题的勇气,这应是一个民族的悲哀。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