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叙利亚如变天,中国是否落得两手空空?

叙利亚如变天,中国是否落得两手空空?

在叙利亚的动荡中,显然期待中俄能成为了对抗西方的统一阵营。目前我们无从得知这一阵营似乎达成了某种行动默契,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中俄两国虽然在动荡的中东地区有着不同的利益诉求,但也存在着共同的利益交集。对中国而言,叙利亚动荡如果波及海湾地区,将损害中国的石油利益,因为从2010起,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沙特阿拉伯最大的石油进口国。

随着叙利亚局势的演变,已波及中国在叙的20多家中资企业,其中包括中石油、中石化以及中材建设等大型国有企业。例如自2003年中石油与叙方签署格贝贝油田开发生产合同以来,中石油在这一油田的投资达到2.8亿美元,是中石油在海外投资回报率最高的项目。但被迫压产之后,两个月来公司已损失7000万美元。

尽管如此,国内一些人士对叙利亚是否会步利比亚的后尘,仍然作出错误的判断。在他们看来,通过先前的一系列针对叙利亚反对派的军事行动,巴沙尔政权已控制全国局势,并掌握着主导权。此外,因为叙利亚面临的内外环境与战争爆发时的利比亚明显不同,叙利亚重蹈利比亚覆辙的可能性甚微。

而事实是,由于阿盟对叙利亚的制裁,以及法国、美国联手对叙利亚施加强大压力,因而对巴沙尔政权越来越不利。近期内,与中国处于同一阵营的俄罗斯力挺叙利亚当局,并派出军舰到叙利亚附近游弋。在这种情况下,迫使中国作出选择,要么与俄罗斯合作,继续与巴沙尔政权为伍,要么与叙利亚反对派建立关系,后者很可能有一天控制中国企业投资的叙利亚油田和基础设施项目。

从政治现实看来,巴沙尔政权不可能长期维持下去。虽然中国早已不看好巴沙尔政权,但又不能和西方国家站在一起,所以中国的态度仍然是支持双方或多边的谈判与和解,或尽量维持现状。叙利亚所在的中东地区对中国的重要性已远高于美国。如今中国58%的进口石油来自该地区,而到2015年,比例可能将上升至70%。相比之下,美国从中东获得的石油只占其进口总量的18.2%。

由于中国在中东进口大量石油,不希望看到巴沙尔政权垮台。因此,其政策出现以反复。10月4日,在联合国安理会就法国、英国等提交的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进行表决时,中国投了反对票;而11月23日,在联合国大会负责社会、人道和文化事务的第三委员会通过决议谴责叙利亚时,中国投了弃权票。

有分析认为,中国在联合国两项与叙利亚相关议案表决中,先由投反对票,后又投弃权票,采取的是争取时间的手段,也是国际政治的一种权术,即着眼于巴沙尔政权倒台后,反对派如执政能分得一杯羹。不过,这一种战术能否奏效,还有待于进一步观察。因为在利比亚问题上,中国采取同样手段,最后吃了大亏。

今年3月,利比亚发生动荡发生后,中国选择了拖延和观望,更没有与反对派接触,后来迫于形势需要才同反对派有了接触。在法国召开的巴黎利比亚之友会议,在瓜分利比亚贸易、能源的会议上,中国得到了一些承诺,但远不如西方得到的多,与俄罗斯相比也有过之而无不及,可以说是两手空空。

人们注意到,近十年来,中国在决定全球石油资源重新洗牌的战争或争夺中,主要是以旁观者身份出现,即将在联合国安理会投票中,一般都投下弃权票,伊拉克战争如此,利比亚战争也是如此,最终都没有多少胜算。在叙利亚问题上,中国是先投反对票,而后来也是投弃权票,在可预见的未来,如果叙利亚真的变天,中国有可能重蹈利比亚覆辙,届时又将两手空空。

为此,中国应调整自己的策略,积极介入或干涉叙利亚事务,特别是对当前局势发展有着重要影响的国家进行紧密接触,包括叙利亚反对派人士,争取一定的主动权。其实,“干涉政策”对中国而言并不是陌生的东西。在文化大革命时期,中国曾支持世界各地的共产主义革命运动,直到上世纪70年代中期才逐渐停止。时隔多年后,我们希望中国的“干涉政策”在叙利亚复活。虽然做出这一政策调整十分艰难,但这样做,中国才有可能成为国际社会中更成熟、参与程度更高的一员,才有可能在叙利亚未来演变中争取到更多的利益。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