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中国能容忍奥巴马当“亚洲总统”吗?

中国能容忍奥巴马当“亚洲总统”吗?

许多迹象表明,美国正式已把战略中心转向亚洲。奥巴马在历任美国总统中首次出席11月18日至19日在印度尼西亚巴厘举行的东亚峰会。以此为契机,美国外交中心从欧洲、中东转移到亚洲。看来,美国似乎不惜与在亚洲处于大国地位的中国发生冲突,也要染指亚洲事务。一时间,媒体热议奥巴马想当“亚洲总统”。

奥巴马政府近来在亚州异乎寻常地活跃,一方面开动不断宣称“重返亚洲”,迎来“美国的太平洋世纪”,同时,宣称美国的存在对亚太安全的重要性。2010年9月,奥巴马在纽约举行的第二次美国—东盟峰会上致词时提出要做“亚洲领袖”的想法,他表示,“作为(美国)总统,我已经清楚地表明,美国有意在亚洲发挥领导作用。”他的话外之音是,我不仅要当“美国总统”,还要当“亚洲总统”。

奥巴马之所以想当“亚洲总统”,无非隐含着这么两层意思:一方面,亚洲的发展不能将美国排除在外。如何发展,怎样发展要美国说了算。美国不点头的事情,谁也别想干成。同时,亚洲的领导者是美国而不是中国。中国经济发展的势头再强劲,周边国家从中国经济发展中再受益,也不能让中国做领袖。

另一方面,美国本身就是太平洋国家,美国是亚太地区天然的成员,奥巴马愿当“亚洲总统”,就像是领导自己的“家务事”,想把美国人“赶出亚洲”是不可能的。担当“亚洲总统”的核心内容 ,就是将离岸操作变为上岸操作,挑动亚洲国家窝里斗。美国人不费吹灰之力,坐享渔翁之利。

当然,如果美国要深入亚洲,就必将与中国发生冲突。但美国似乎并不想躲避,反而摆出一副更积极地牵制和压迫中国的“强攻”架势。因此,奥巴马想当“亚洲总统”,是奔着围堵中国来的。而且他的这些想法得到了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等盟国的支持,也受到印度、新加坡、菲律宾、越南等潜在的盟友的欢迎。这些国家不仅在防范中国崛起,而且在微妙地支持美国,以便限制中国的战略选择余地。

近期美国采取的一系列动作,为美“重返亚洲”、奥巴马欲当“亚洲总统”作了铺垫:在澳大利亚达尔文市驻兵2500人,以保护所谓每年有1.2万亿美元的美国出口品经过的中国南海自由航行权;与菲律宾加强军事同盟,在赠送菲方一艘海岸警卫队军舰的基础上,承诺明年还将赠送一艘同样军舰;积极拉拢越南,把“理查德·伯德”号补给舰派往越南金兰湾海军基地;派国务卿希拉里下个月访问缅甸,欲挖中国墙脚……

美国之所以敢这样做,是摸透了中国人的心理。因为中国人已经表态,不会挑战美国的全球霸主地位,中国永远不称霸。同时,也摸准了东亚各国的心理。这些中国的邻居面对中国的崛起,心里酸溜溜的,不是滋味。他们既想利用中国发展带来的机遇从中受益,更想停滞的中国发展或减缓中国发展的速度。

中国恐怕是近代史上最孤独的崛起中大国。东盟国家或许期待中国崛起带来的经济机遇,但中国一直以来,靠贸易大单拉拢东盟各国,而真正且可靠的盟友寥寥无几。中国处于被孤立的地位,而以美国为主导的国家势力在不断扩大,他们在南海问题上“一致行动”,甚至连缅甸、老挝、柬埔寨等国家由中立也开始向偏袒争端国转变,表示将“支持越南的南海立场”。

事实上,美国对于在东亚地区形成一个在其眼中以中国为中心的地区经济机制一直存有戒心。以南海问题为支点,美国似乎找到了转移外交重心的更多理由。另外,从美国国内原因分析,2012年的总统大选在即,不能排除奥巴马借助“重返亚洲”为自己打造一个新的外交形象,寻求连任。不过,相对于一个强有力的对手而言,美国更需要一个足够强大的朋友。美国想做亚洲领袖,不仅离不开中国,而且也绕不开中国。

问题是,中国能否接受奥巴马当“亚洲总统”。也许政府方面对美国人这一动议不愿回应。当然,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奥巴马决心在亚洲扮演领导角色的宣誓,其目的不是争做亚洲老一,挑明了就是要在这场新的围堵中国的攻势中摇旗呐喊充当旗手,其另一层意图是不允许亚洲出现独立自强的自己的领导核心,以防挑战美国的噩梦在亚洲兴起。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