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假如中国回到福利分房时代

假如中国回到福利分房时代

在购房者复杂情绪以及开发商的一片叹息声中,“金九银十”惨谈收场。限购、银根紧缩、降价潮、退房潮以及一度引人关注的“房闹”,即使量价齐跌,楼市却从未像今年这样热闹非凡。据北京房地产交易管理网统计显示,从9月1日至10月25日,北京市新增供应住宅套数合计为16169套,但整体签约率只有一成左右。交易量“萎靡不振”注定让今年的“金九银十”成为传说。

业内专家普遍指出,在密集政策调控下,部分城市房价实质调整正在开始,调控政策没有放松的可能,随着银行贷款进一步收紧,部分城市交易量短期无望回暖,全国楼市步入艰难的探底盘整期。一位开发商感叹到,如此下去,开发商很快只剩裤衩。现在看来,虽然不至于如此悲观,但是“棉衣”确实脱得差不多了。

在严厉的调控政策依然没有放松迹象,市场存在着一种担忧,假如开发商都撑不过去,并退出房地产市场,那么今后谁来建新的住房满足需求呢?观察人士称,中国经济增长要靠房地产行业,但是房价过高使许多人承受不了,就要控制房价。现在一个问题出现,房地产行业这么重要,房价又需要进行控制,怎么解决?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保障房建设,或者恢复福利分房。

其实,这样的观点并不新鲜,况且有的地方正在这样做。今年3月,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对外公布,该校在4月份百年校庆后给教师大规模分房,教师将以市场价的1/3至1/2购买这些住房,其中首批1000套已经建成将分给教师。另外还有近5000套的建房计划,这些房源将大致解决清华教师的住房问题。用顾秉林的话来说,“清华大学十年之内应该不会再发愁教职工的住房问题了”。

这件事的影响在于,在房价高企的情况下,谁不想像清华大学那样,享受福利分房资格。而且企事业单位的人都有分房子的理由,清华大学分房子了,难道北大不需要分房子吗?中国科学院呢?中国工程院呢?中国社科院呢?比照公务员参考的各党政团体呢?大学分房子了,中学呢?还有担负着救死扶伤的医疗机构呢?当然更有钱的国有企业,他们的职工也有资格分房。

应该说,福利是社会进步的体现,是人们劳动成果换来的。但福利的分配不公就只能体现腐败。一些机关或企业,打着保障房的旗号,建豪华用房。例如湖南衡山县电力局、安徽电力等企业被曝出集资建别墅群;福建龙岩市经济适用房被某些公职人员“团购”,机关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占申购者比例20%等。

然而,造成这一切的并不是保障房的错。用有的人的话来说,“保障房就是福利房,保障房就是我的收入不够买房子,可是我又必须得住房子,政府就必须提供房子,这就是保障房。”最早的时候,改革开放初期,全部由政府或企业提供福利房,这显然难以支撑,所以要商品化。但是把所有人都推到商品房市场上,你会发现由于收入层次的不同,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中国改革开放二十多年,一直在喊市场经济的口号,简单的理解就是市场说了算。住宅产业趋向专业化、商品化、社会化、市场化是效率社会的必然规律,好比从刀耕火种到电子信息,即便是无法追求商品化和市场化的保障性住房,也得遵循社会化与专业化的内在要求。但是由于房价的升高,许多人似乎改变了这种看法,一部分人甚至开始怀念福利分房时代。

不过,要恢复到这一时代并非易事。一个基本前提是,开发商都退出房地产市场,住房建设均改由各级政府统揽,或指定政府房管、建设部门实施,并按人们各自的需求,公众花较少的钱就能得到一套住房。当然,有一种可能是,随着国家宏观调控政策的实施,以及政府保障性住房的建设,并最终满足人们的住房需求。

好消息是,今年内全国计划开工建设1000万套保障房,如今,这项浩大的工程正在如火如荼的建设之中。截至9月底,全国各类保障性安居工程已开工986万套,预计到2015年,全国将建3600万套。如果这些保障房能如期建成,那么,人人都能买得起房、住得上房的目标就能实现,福利分房时代也将如期而至。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