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占领华尔街”的作用被我们高估

“占领华尔街”的作用被我们高估

从“占领华尔街”到“占领华盛顿”,美国民众游行示威已近一个月之久。游行的规模、范围也迅速扩大,从纽约蔓延到了旧金山、波士顿、华盛顿等,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加入了抗议的队伍,那么,美国是否真的很快会像抗议者提出的那样被“全部占领”?“占领华尔街”的热度还能保持多久?

据说,美国官方允许此次“占领”活动的时间为四个月,但抗议者们能否坚持到这个期限,还难以预料。不过,尽管“占领华尔街”的摊子铺得很大,然而该活动在美国社会的群众基础并不扎实。参与抗议活动的人群中,绝大多数是失业者、退伍士兵和学生。他们位于社会的中下阶层,对金融行业的垄断、持续长久的战争的厌恶以及对医疗、就业、上学的要求都简单直接。

由于这些人“天生不相信政府”,“占领华尔街”组织者所开出的“大政府”和福利国家倾向明显的药方,和“美国梦”的传统及美国人“抗税天然有理”的民风背道而驰。值得注意的是,尽管经济不景气,但中产阶级阵容庞大的美国,对愤怒有同感者固然不少,认同愤怒者理念和做法者却只能是小众。

这就意味着“占领华尔街”难以取得成功。一是组织者目标不明确。任何抗议行动都希望能达成某种目标。但是,这次的“占领华尔街”却缺乏明确的目标,那么活动的目的将是非常有限的。二是矛头指向有误。美国“茶党运动”把矛头对准政府,处处给使奥巴马政府出难题,让奥巴马左右为难,而“占领华尔街”却把矛头对准银行,这就是问题所在了——华尔街的银行家们不关心这件事。

实际上,在一个高度发达的现代社会,人们不可能离开银行生活。资本市场和债务市场的存在使得企业可以平稳地运作。没有它们,增长和发展都将大大变缓。美国尤其需要维持其健康、充满生气的银行系统。银行业已经是美国为数不多的仍然处于全球领先地位的行业之一。

虽然美国很多城市要左倾得多,也有了一些非常激进的代表性人物。但事实上,美国仍然是一个右倾主义占上风的国家。“占领华尔街”传达的信息并没有很好地切合和反映这个更加右倾的国家的改变。抗议者并不明白,如果不改变社会制度,即使政府实施“一揽子计划”、也只能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社会改良,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社会问题。

 “占领华尔街”本应是美国媒体进行大规模新闻报道的契机,但时至今日,它们对“占领华尔街”的新闻事件缺乏“占领”的兴趣。观察家注意到,近几天,《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及《洛杉矶时报》等美国主流媒体的头条新闻是“驻伊美军撤离行动”、角逐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罗姆尼新宗教狂热主义论调及濒于破产的太阳能公司获巨额联邦贷款担保的“合法性问题”,而对“占领华尔街”活动报道或评论甚少。

与之相反,“占领华尔街”却成为中国媒体每天的重大新闻。一些人见美国发生问题而心中暗喜,认为这表明这个经常对中国指指点点的美国本身也并不完美。有的人甚至喊出“支持伟大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华尔街革命撼动了资本主义”、“‘占领华尔街’敲响了资本主义的丧钟”等口号,有的还在媒体上发文加以评论。

这些带有非理性的言论,显然过高地估计了“占领华尔街”的作用。即使不是不懂政治,也是盲目地乐观。其实,“占领华尔街”只不过是美国中、底层人群表达对美国社会的不满,他们只是寄希望通过强有力的街头表达来给连任前景日渐暗淡的奥巴马政府施加压力,再由白宫来给华尔街的银行家们施加压力,让他们不要那么贪婪。但这并没有撼动资本主义,资本主义也不会从此灭亡。

换个角度看,“占领华尔街”恐怕根本无法触动华尔街的一砖一石。事实上,该活动更像是一场和平抗议活动,因为所有的“占领”行动都是政府批准的,而且基本上都是在圈定的范围内开展抗议活动。抗议者是逼迫政府让步,还是将街头政治化?或许,在抗议者自己弄明白“占领”活动究竟是想得到什么之前,对这场对华尔街“愤怒”前景的任何预测,都为时尚早。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