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凭什么说中国还有30年高速增长?

凭什么说中国还有30年高速增长?

9月28日,著名经济学家樊纲来到中山大学,以“经济学家眼中的舆论现象和新闻传播”为题发表演讲。他认为,现在美欧的经济危机是“一个危机的两个阶段”。这些国家以前都有过度的福利支出,结果私人泡沫一破,税收也没了,经济也负增长了,公共债务就严重了。从现在开始、再过三五年,西方经济都会处在低迷的状态。

反观中国,樊纲认为形势较为乐观。他表示,“中国现在是有些问题,有通货膨胀、房地产泡沫。但我认为不会出现经济停滞。2008年、2009年,为了应付危机,我国实行了大量的政府刺激政策。我们如果不做错事情,中国应该还有30年的高速增长。过热增长已经过去了,但中国保持经济高速增长60年,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樊纲的这些说法,给人感觉带有想当然的意味。作为国内经济学界的乐观派,樊纲对于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理由无非是,2008年由华尔街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危机蔓延全球,但中国资本市场和证券市场基本上还没有对外开放,从资金方面来说,中国受金融危机影响较少。目前中国还处于工业化、城镇化初期,在工业化进程中,投资将继续推动中国经济发展等等。

实际上,十多年来,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增速年均达到10%左右,很大程度上得意于中国向制造业投入了大量资源和廉价融资,在此过程中生产出了超出中国家庭和企业消费能力的产品,剩余产品出口到海外,其中很大一部分由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消费者吸收。然而,现在一切都变了。在欧美主要依靠举债进行消费的经济模式破灭后,居民购买力下降,对中国商品的需求减少。

一个显著变化是,进入2011年中,中国经济已进入“慢速增长隐阶段”。工业增加值减速、工业库存上升、发达经济体面临下行风险,引发了中国宏观调控政策是否已经“超调”的担忧。与此同时,工业增加值似乎也出现了一定的减速迹象。今年6月,国家工信部与中国社科院联合发布的报告称,2011年上半年工业增加值预计增长13.5%,增速低于上年同期的17.6%,也低于1至4月份的14.2%。

更为重要的是,中国的高速增长已大大超越了自身资源的极限。目前,国内的石油、铁矿石、木材、钾肥、大豆等大宗商品对外依存度达到50%至70%。然而,这个因素几乎还没有被纳入对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测。据英国石油公司(BP)的《世界能源统计年鉴》显示,2010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费国。中国能源消费量占全球的20.3%,超过了美国占全球19%的水平。而现在全球能源消费增速也达到1973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除了能源外,还有些问题值得关注。中国“钢铁+石油”的工业化,以及“钢筋+水泥+汽车”的城市化,不但促进了中国钢铁产业产能的快速扩张,同时也使中国GDP总量扩张达到极限。近十年间,中国钢铁产量增长了4倍多。进入2000年以来的近十年中,中国钢铁产业突然拼命加速狂奔。2005年中国钢产量猛增至3.55亿吨,2010年则达到6.5亿砘。

由于中国经济发展不平衡,内需不足、投资过高、外需复苏缓慢的增长机制难以一时转变,随着政府信贷紧缩,可能走向类似日本经济泡沫破灭后的十年滞胀。自1991年到2000年初期,在这长达十年的时间里,由于资本市场和房地产泡沫的破灭,日本经济骤然减速,经济几乎长期停滞不前,被经济学家们称为“失去的十年”。

上世纪90年代,人们曾提出类似的理由,论证“亚洲四小龙”能够继续扩张。但结果证明,它们不过是建立在过度投资基础上的海市蜃楼。日本、中国台湾和韩国的高增长均只保持了30年——目前中国就到了这个关口。日本在初步工业化阶段结束后,增长率降低了一半,在接下来25年里经济年均增长4.6%,其后又进一步放缓。

其实,未来中国经济增速将出现系统化下移,这也意味着从1980年开始的中国经济增长奇迹,可能就此结束。从2011年下半年开始,中国严重的通货膨胀将导致政府更加严厉的宏观调控,导致经济减速。此外,以依靠廉价劳动力供给形成的不平衡的经济发展,将得到系统化的彻底清算。这次清算有两个标志,一是地方融资平台的清理;二是楼市泡沫的破裂。

从这个意义上说,樊纲“中国还有30年的高速增长”的观点是站不住脚的。事实上,任何国家的经济增长都有一个度,当达到一定的高峰期后,其回落将不可避免。在未来10年内,中国经济增速可能从过去20年令人眩晕的高度,降低至5%至7%,甚至更低的水平。这既是坏事也是好事。特别在当今各种资源短缺的大背景下,中国需要增强经济快速增长的自信,但也需要对这种自信的清醒与反思。

推荐 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