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谁是压倒民营航空的最后一根稻草?

谁是压倒民营航空的最后一根稻草?

民航华东地区管理局8月29日表示,8月13号民营航空企业——吉祥航空公司HO1112航班机组拒绝执行管制指令,不进行避让是一起严重的违章行为,决定对吉祥航空公司及当事机组严厉处罚:暂停受理吉祥航空扩大经营范围、设立分公司、购租飞机等事项的申请,削减其航班运行总量10%的运力3个月。

据悉,这是民航管理部门十多年来对航空公司处罚最为严厉的一次,而作为民营航空公司的吉祥航空,这次处罚对它来说可能是致命的。当然,我们不是对政府管理部门处罚吉祥航空有什么意见,而是觉得这一处罚将对该公司可能产生的后果感到担忧。由于吉祥航空是中国航空业所剩无几的民营航空企业,因此,我们对民营航空业发展堪忧。

业界人士认为,缺钱、缺人是民营航空公司暴露出的主要问题。机场费、航油费、飞机租赁、检修和保养费用、飞行员工资等等,每一笔支出对于民营航空公司而言,都是一座沉重的大山。资金瓶颈也导致民航在飞行员紧缺的情况下,难以招到并留住更好的人才,这成为困扰民营航空发展的重要方面之一。

不过,民营与国有航空企业遭遇同样的问题,就是资金短缺,但结局却大不一样。近几年来,当燃油价格飚升对航空企业产生不利影响时,国资委可以对国有航空公司进行资助或政策扶持,例如国际航空、东方航空、南方空航等三大国有航空企业2009年爆出巨亏后,三家公司分别获得30至100亿元不等的国家资助。由于有政府兜底,国有航空企业可以不计成本地与民营航空公司展开竞争。

国有航空公司出现巨亏,不仅国家实行资助,而且政府管理部门出台相关政策,限制民营企业的发展。2010年10月,民航总局发出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公共航空运输企业经营许可管理的通知》中,严格控制航空公司设立分公司;暂停受理航空公司设立分公司的申请;严格控制航空公司申请扩大经营范围等。

这些不公平的做法,让民营企业的生存空间受到极大的影响,也使国务院《非公经济36条》承诺给民营企业的政策,基本上无法兑现。在三大国有航空已经在市场占绝对主导地位,民营航空与国有航空同场竞技,本来就是夹缝中求生,现在更是前途渺茫。不仅筹备中的航空公司处境尴尬,其他民营航空也在民航系统新的政策不断出台中度日艰难。

因此,民营企业要么被国有企业排挤,要么被吃掉。2009年以来,在民营航空业发生了几桩事,鹰联航空被四川航空兼并,奥凯被要求停飞、东星破产倒闭等。实际上,在这些案例中,既有民营企业因先天性不足而存在的诸多缺陷,但也掺合着复杂的体制因素,包括中央与地方政府之间的种种利益博弈。

此次吉祥航空发生的问题,跟民营航空业遭遇的困境不无关系。从获批进入国内民航业那一刻起,民营航空公司就飞得并不轻松。首先,缺乏政策支持。虽然民航局允许民营航空成立并参与竞争,但在航线审批上一直比较严格,一些热门航线,仍只被国有航空公司握在手里,民营航空公司根本申请不到。

其次,缺乏融资能力。由于航空业是高现金流动行业,讲求规模效应,只有几架或者十多架飞机的民营航空根本没有成本优势。在没有形成一定的机队规模之前,很难实现低成本运作。这也使大多数民营航空在运营一两年后就出现资金困难。根据中国机场协会公布的拖欠机场费用的数据,部分民营航空总是位居前列。

我们不禁要问,谁是民营航空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在东星倒闭,奥凯被限飞、鹰联被国企收编的情况下,民营航空业已元气大伤。然而,硕果仅存的春秋、吉祥航空也没有多少空间了。吉祥航空此次被民航管理部门严厉处罚只是开头,下一步还将限制飞行航线,取消航班等,最终可能让其退出航空市场。

虽然国有航空公司失去了一个个竞争对手,但这等于宣告中国航空业市场化改革的失败。这是一种不正常现象。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经验证明,我们所需要就是减少行政干预,打破国有企业的垄断,让民营企业有一定的发展空间,这样才能构建一个成熟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反之,就有可能走回头路,再一次回到计划经济时代。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