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利比亚变天,中国能否置之度外?

利比亚变天,中国能否置之度外?

在历经6个多月的胶着状态后,的黎波里被利比亚反对派攻下了。中国如何在变动的利比亚局势中维护国家利益?这些问题已经迫切地摆在人们面前。在利比亚战事之初,中国一直倾向于当权的卡扎菲政权。过去,在类似情况下,中国总是支持当权者。例如在今年3月份授权北约对卡扎菲政权发动空袭的联合国安理会表决中,中国、俄罗斯、印度和德国投了弃权票,变相地放了卡扎菲一马。

然而,随着利比亚战事的发展,对卡扎菲政权越来越不利。5月25日,与中国处于同一阵营的俄罗斯首先反水,承认利比亚“国家过渡委员会”。在这种情况下,迫使中国作出选择,要么继续与卡扎菲政权为伍,要么与利比亚反对派建立关系,后者很可能有一天控制中国企业投资的利比亚油田和基础设施项目。

从政治现实看来,卡扎菲政权不可能长期维持下去。趁利比亚发生战事,中国积极介入今后才有可能分得一杯羹。因此,过去两个月,中国外交官在不同地点与利比亚反对派“国家过渡委员会”的官员举行会谈,并邀请反对派官员访华。之后,中方向反对派大本营班加西派遣了一个工作组,与利比亚反对派保持沟通渠道的畅通。

中国与反对派的接触,表明自己不再置身利比亚冲突之外。特别是利比亚“变天”在即,中国更是如此。目前中国石油进口的3%来自利比亚,中国公司也参与了该国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承包的大型项目至少有50个,涉及合同金额约200亿美元。但利比亚遭空袭以来,中国在当地的一些项目被战争梦魇所笼罩,损失不小。

未来中国在利比亚的国家的利益,包括其经济利益取决于利比亚的政局。中国必然为了自己的国家利益,包括经济利益,必然要跟未来的利比亚的领导人打交道。利比亚战火短期内若不停止,威胁中国的不只是经济利益,还考验其国际影响力。

根据西方学者1970年代对霸权兴衰的研究,经济成长下降、超越承受能力的军事支出、消费水平高于生产力、主导全球秩序的成本提高等让霸权走向衰落的因素,看来已象是美国今日写照。世界各国都在观察,面对衰退中的美国霸权,中国将扮演何种角色。

作为发展中国家,中国过去强调韬光养晦与不强出头的外交政策,一方面或与内部经济发展的需要有关,另一方面或源于西方社会对中国崛起的不安和疑虑。

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8月初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达55.2%,已超越美国,预计中国石油进口量将在2020年超过美国。如何确保能源安全,应是中国未来对外政策的重要环节。

由于全球优质的石油资源早已被欧美的石油公司占据。事实上,在卡扎菲当政的40年中,利比亚石油资源大都是与西方世界做交易,不论是开发油田,还是建立油厂,大多数的合同都在西方国家手中把持。只是后来卡扎菲与西方关系恶化,从而导致推翻卡扎菲政权战争的爆发。

近十年来,作为后来者的中国,其海外石油投资有超过一半以上都是在政治风险较高的国家。例如利比亚、伊朗、委内瑞拉、尼日利亚和苏丹等石油生产国。随着经济利益和能源需求扩大,上述盛产石油的国家的事务都牵挂着中国的神经。从利比亚战火以及中东发生巨变的形势来看,中国应对国际变局如何化被动为主动,恐怕是难以回避的课题。

当然,仅从当前利比亚和中东的动荡,并不足以印证欧美长期主导的这些地区秩序已濒临崩溃,从一度时期奥巴马政府谨慎回应利比亚局势,以及上述地区国家对中国角色有所期待等现象来看,中国确实到了外交转被动为主动的时候。而站在维护海外战略利益的角度,中国“不干涉他国内政”的立场,有必要调整。

实际上,“干涉政策”对中国而言并不是陌生的东西。在文化大革命时期,中国曾喊出“造反有理”的口号,支持世界各地的共产主义革命运动,直到上世纪70年代中期才逐渐停止。时隔多年后,中国的“干涉政策”在利比亚又复活了。虽然做出这一调整十分艰难,但这样做,中国才有可能成为国际社会中更成熟、参与程度更高的一员。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