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中投背负“送财童子”称号应自责

中投背负“送财童子”称号应自责

“中投公司就是送财童子,黄金投资比例只占1.6%,没有享受到黄金上涨带来的好处,而美国国债的风险却时刻抽打着他的脸蛋。”“美国债务状况恶化,美元价值受到动摇已成定局,人民的血汗钱打水漂,由谁来承担责任?”自8月5日远在太平洋那端的美国传出信用评级被标普调低后,有关中投公司受困美国国债的话题就在国内的微博上争论不休。

尽管公众对美债危机波及中投公司购买的美国资产可能缩水而忧心忡忡时,中投高层却不以为然。中投副总经理汪建熙表示,中国不必抱怨美元或者美国国债高风险,持有大量的美元资产并非中国独有的问题。他认为,美国国债是世界上最大的债券市场,流动性最好,其他金融产品风险未必小多少,而且没有风险,就意味着没有收益。

在中投看来,就是“矬子里拔将军”,美国国债已经是比较好的投资品,大家就不要再说什么了。面对标普下调评级,中投一位高管也撰文称,不会认真对待信用评级。如果信贷评级机构在分析债券信用度上是那么出色,中投就应该去管理大型投资组合,赚取庞大费用,而不是在做评级工作。

作为以外汇储备为资本运营的国企,且屡投屡败的中投高管们,发表这些言论显然是不负责任的表现。中投肩负着2000亿中国外汇储备保值增值任务和社会责任,然而,自2007年成立以来,中投在海外投资的战绩实在说不过去,在投资黑石、大摩、东京电力,乃至在投资相关债券投资上,均以失败而告终。

也许是中投生不逢时,2007年成立不久就遭遇全球金融风暴。中投大举投资美国,以美国为中心的经济危机爆发;中投看好日本市场,日本地震海啸核危机叠加出现;在利比亚大笔投入后,利比亚又遭到了内战。这一个个的投资失误让公众对中投的决策者是否懂行产生了怀疑,因此给中投送上了一个“美名”:散财童子!

业界观察家认为,中投的海外投资显然存在致命伤。例如在大宗项目的投资策略上存在很大的问题,中投投资于自以为安全的美国“两房”债券、雷曼债券等,说明它在打一个大赌,赌美国政府不会允许“两房”债破产,也不会让雷曼兄弟倒闭。但是,事实刚好相反,“两房”债的政府信用日益稀薄,其债券收益率与CDS价格上升是必然趋势,而雷曼兄弟最终还是倒闭了。

中投参股东京电力公司更让人大跌眼镜。今年3月,日本遭遇大地震,此时中投被媒体披露间接参股了东京电力,其投资总额约为359亿元人民币,而当前日本核电站爆炸引发全球核污染危机的正是东京电力旗下产业。日本地震发生之日至3月15日,东京电力连续两个交易日大幅下挫23.57%和24.67%,较2010年1月25日年内高点下跌51.24%;较去年9月底下跌38.95%。这也意味着中投对东京电力的持股市值缩水40%左右。

实际上,中投之所以屡战屡败,不可否认中投自身存在的问题,它在决策上似乎太快了。一般的国际类似投资机构,刚刚成立的一段时间不会有所行动,而是要先对市场形势进行研究,同时完善自身的内部管理和机制等,但是,中投甚至还没正式挂牌就急忙出手,仓促地做了几单业务,这不能不说有些过于草率。

针对中投海外投资的一次又一次失败,中投几乎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回应,也未就巨额投资亏损作说明。因而,谁也不知道中投到底亏了多少?我们只能根据中投年报,2009年全球投资组合回报率达到11.7%。如果按中投副总经理汪建熙在全国“两会”上所说,3年的年化收益率不低于6.3%的话。那就意味着2008年收益最糟,2010年次之,2009年最好,如果扣减中投所属汇金公司在国内的投资,在境外的投资收益是否能够跑赢美国国债收益率,就该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当然,一味指责中投并不公平,因为真正在国外投资成功的中国机构很少。我们不能苛求一家投资公司每次都赢,但像中投这样的海外投资几乎是节节失利,每投必亏的现象,确实很不正常,背上“散财童子”称号也恰如其分。只不过中投对“散财童子”称谓是否接受,至今没有回应,但不管怎么说,中投都应该自责,并尽快回归企业的本来面目——以赢利为目的,而不是对投资是否有收益抱无所谓的态度。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