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朱民IMF履新对中国有多大作用?

朱民IMF履新对中国有多大作用?

7月12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任命前中国央行副行长朱民为副总裁,与其他三位副总裁一道为总裁拉加德提供支持。长江商学院金融学教授、香港城市大学客座教授周春生认为,此次朱民当选IMF副总裁,意味着新兴国家在国际上的话语权提高,国际社会不得不重视新兴国家的意见,特别是中国在国际社会的“声音”也有所扩大。

不过,许多人在为朱民晋升IMF副总裁叫好时,也许忽视了一个细节,IMF仍维持了长达数十年的老规矩:在前第一副总裁、美国银行家利普斯基离职后,即提名由美国白宫经济顾问利普顿出任该组织“二号人物”。所不同的是,IMF在原有三位副总裁的基础上,新增了一名副总裁职位。

而朱民正是担任增设的第四副总裁职务。换句话说,朱民只是在原任IMF总裁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的特别助理职位上前进了一步。在暂时难以撼动的“潜规则”和新兴国家在IMF总裁之争时传达出的不满声音面前,新增一名副总裁并由中国这位新兴国家的代表出任,或许是拉加德的一种安抚策略。

一直以来,IMF投票权主要集中掌握在美国、欧盟和日本手中,特别是美国事实上拥有着一票否决权。而作为IMF的重要成员,新兴国家正在争取重新定位其在IMF领导体制中的作用。当然,拉加德在谋求IMF总裁职位之时,周游中国、印度、巴西等在新兴国家,当时,甚至有来自媒体的报道称,拉加德承诺上任后给予朱民副总裁职位。

那么现在,朱民如愿以偿履新可不可以看做是拉加德对当初“承诺”的兑现、亦或者是谋取总裁的某种姿态?人们对“承诺”的理解各不相同,但绝不是外界所想的那么简单。当然,为救助处于金融危机的国家,IMF需要手中握有大量外汇储备的中国的支持。2009年9月,中国第一个购买了约500亿美元债券。

由于中国在IMF的股权增加,根据2010年通过的IMF份额改革方案,中国的份额将从过去的3.72%升至现在的6.39%,投票权从3.65%升至6.07%,超越德国、法国和英国,位列美国和日本之后。能够走到这一步,是大国妥协或相互利用的结果。

虽然中国获得了更多的股权,投票权也得到相应增加,但并不意味着中国的话语权就会大幅提升。现实往往是残酷的,以中国为首的新兴国家目前仍难与欧美平分天下。从外部因素来看,世界格局在金融危机后向新兴国家倾斜,但在经济总量和人均值上,欧美等发达国家的地位并没有明显下滑,新兴国家还没有挑战他们的实力。而且在IMF投票权上,新兴国家也处于明显的劣势。

从内部现实来看,分析指出,各新兴国家国情不同,利益诉求相异,在很多问题上缺乏共识。目前,新兴国家尚未从根本上改变发达国家主导全球的现实,建立一个合理的全球秩序尚有漫长的路要走。因此,与其说新兴国家孜孜以求IMF高层之位,还不如说他们更迫切地希望在国际舞台上有更多的发言机会。

当然,要做到这一点并非易事。原因在于,中国等新兴国家提高话语权,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个别国家的让权。在国际金融新秩序的构建过程中,存在三大立场:一是中国希望未来的金融秩序和货币体系能更多地体现新兴国家的利益;二是欧洲亦积极推进此事,意欲与美国争夺主导权,建立更符合欧洲国家利益的体系;三是美国则不愿失去主导地位,会想尽一切办法维持现状,充其量只是对IMF的规则进行修修补补。

其实,美国和欧洲一直都希望通过新兴国家的加入削弱另一方力量。2009年9月G20国匹兹堡首脑峰会前,美国就曾幕后向欧洲不断施压,要求对方减少其在IMF中的份额,并让给中国、印度、巴西等的新兴国家。中国人此次能够赢得IMF副总裁职位也是大国相互博弈与妥协的结果。

因此,朱民担任IMF副总裁对中国的作用仍有一定的局限性。一个客观现实是,朱民履新并不意味着中国在IMF的话语权会自动得到增加。特别是在大国之间的博弈中,各主要国家对话语权的理解,其解读、执行都存在很大的差异,未来中国在IMF中扮演何种角色,能发挥多大作用,还有待于我们进一步观察。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