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中国经济硬着陆已无悬念

中国经济硬着陆已无悬念

邱 林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7月1日发布的6月份PMI为50.9%,环比回落1.1个百分点。这也是自2009年3月以来,PMI在28个月以来的最低值。由于指数继续保持在50%以上,反映出当前经济继续保持增长,但增速回落态势仍在延续。有分析指出,环比1.1个百分点的降幅大于市场预期,这证明在持续紧缩政策的作用下,总需求回调的趋势更加明显,制造业扩张的动力同步减弱。

与PMI回落相反的是,中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却持续上升。在今年3月北京“两会”期间,政府决策层把2011年CPI目标设定为4%——比2010年3%的目标高出一个百分点。然而,这一目标并未实现。今年5月份CPI同比上升5.5%,创下34个月来的新高。由于翘尾因素影响进一步加大、猪肉等食品价格上涨,预计6月份CPI同比可能升至6.2%,再创历史新高。

这一落一涨,虽然并不代表中国经济的全部,但却导致中国经济硬着陆的声音增大了许多。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当然,所有人都生活在习惯之中,但在历史的剧烈转型时期,习惯却往往成为我们最大的敌人。在过去的30年中,中国人养成的一个最大的习惯,就是经济的持续高速增长。无论是民众还是精英,都将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的能力视为理所当然。就连那些一直持有审慎怀疑态度的观察家们,也在21 世纪之后,彻底接受了中国经济作为一辆“永远都是高速运转的火车头”的概念。

过去几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增速每年高达10%至13%。中国能够做到这点,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中国向制造业投入了大量资源和廉价融资,在此过程中生产出了超出中国家庭和企业消费能力的产品,剩余产品出口到海外,其中很大一部分由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消费者吸收。然而,现在一切都变了。在西方国家主要依靠举债进行消费的经济模式破灭后,将会给中国带来很大影响。

尽管中国似乎顺利地渡过了金融危机,但当初主要是依靠极高的信贷增长来实现这一点的,因此面临着很大风险。特别是通过宏观调控政策后,中国经济严重放缓的可能性大于20%,而其连带的影响将会更大。汇丰今年初预测,下个10年内,中国经济的年均增长率为6.5%;2020至2030年期间则为5.7%。中国教育、货币稳定,加之起点依然较低,均支持这一预测。

汇丰的预测似乎比较悲观,但一些国家或地区发生的事情又让我们不得不相信。上世纪90年代,人们曾提出类似的理由,论证“亚洲四小龙”能够继续扩张。但结果证明,它们不过是建立在过度投资基础上的海市蜃楼。日本、中国台湾和韩国的高增长均只保持了30年——目前中国就到了这个关口。日本在初步工业化阶段结束后,增长率降低了一半,在接下来25年里经济年均增长4.6%,其后又进一步放缓。

美国《华尔街日报》5月份发表了一项对美国风险经理的调查显示,14%的调查者认为中国经济硬着陆是第一大新的风险,在2009年仅有4%的人持有这一看法。实际上,对于中国经济“硬着陆”的担忧,今年初在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就成为重要话题。一些与会者认为,市场将中国经济的硬着陆、发达国家的财政危机,以及广泛的资产价格崩溃,视为今年以及未来几年全球稳定面临的最大风险。

中国经济硬着陆已无悬念。虽然一些经济学家以各种所谓“理由”加以否定,但他们也承认,中国经济面对即将来临的硬着陆也是有可能的,其表现是,近来的放缓阐明中国经济的几个重要而又令人担忧的趋势。从目前的形势看,地方主义正在抵消中央宏观调控的努力,例如在房地产调控、地方投资等问题上,地方政府处于阳奉阴违的状态,中国传统上管理经济的模式出现了问题。

实际上,任何国家的经济增长都有一个度,当达到一定的高峰期后,其回落将不可避免。因此,政府部门需要做好准备:在10年时间内,其经济增速可能从过去20年令人眩晕的高度,降低至——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仍然可观但远远低于目前水平的5%至7%。如果目前的财政刺激方案拖延了中国的调整进程,中国的增长率也许会更低。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