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中国的“钢铁病”比想象的更严重

中国的“钢铁病”比想象的更严重

邱 林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常务副秘书长李新创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钢协预计今年中国粗钢产量在去年6.26亿吨的基础上将继续保持增加,总量也许会超过6.8亿吨。而近期进口铁矿石价格的下滑远不能称之为“下降拐点”,铁矿石价格仍处于高位。据中钢协统计数据,今年中国钢产量5月中旬再创新高,达到198万吨/天。

中国钢产量的增长与实际需求是不成正比的,这就造成了钢铁产能的过剩。近年来,中国钢铁业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越淘汰产能越大。究其原因,主要是由于中国经济增长的方式仍然是投资驱动型,在促进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中,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长期处于第一位。国家虽然对钢铁业进行了治理过热和产能过剩,但并没有缓解产能过剩的矛盾,某些地方甚至越来越明显。

在利润驱使下,一些地方政府或钢铁企业却迷失了方向,走上了老路。企业投资的无法自抑,地方政府的一扬再扬,国家政策的先扬后抑,使得这个钢铁产业仿佛再现中国式传统产业的经典老路:先是利益的驱使一哄而上,然后是无序混乱的行业格局,最后是恶性竞争的市场恶果。

在市场激烈竞争的情况下,高水平重复建设的后果将是不可想象的。虽然从表面上看,钢铁产能过剩问题十分严重,但是各地“产能过剩”声音却较少,而要求“开足马力、一举扭亏”的动作却很多。由于一些地方项目通过“化整为零”的方式,避开了国家发改委的项目核准,导致地方钢铁项目的大肆上马。

这也许就是中国的“钢铁病”。这个“钢铁病”的具体表现是,钢铁产量偏离国内外市场需求,而且矛盾已越来越突出。目前中国钢铁产量分别是日本的6倍、美国的10倍,相当于世界十大产钢国的总和。即使是2010年,产能严重过剩的中国钢铁业,仍在进行“产能扩张”。据国际钢铁协会公布的统计数据,2010年中国产钢量达6.26亿吨,占全球产钢量的46.6%。

事实上,中国钢铁业中国的“钢铁病”比想象的更严重,这并不是一个好兆头。自2010年以来,中国粗钢产量一直加速增长,如果需求增长势头不及预期强劲,钢材市场可能面临风险。如果中国钢铁业不切实的快速增长,虽然可以把全球主要钢铁生产国——日本、韩国、印度、俄罗斯等甩得更远,但这样做至少会带来两方面的问题:

一是不利于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健康发展。据有关资料显示,目前国内钢铁工业增加值占GDP的3.14%,而钢铁工业总能耗占全国的15%,工业废水、工业粉尘、二氧化硫排放量则分别占全国工业污染物排放量的10%、15%和10%。如果现阶段中国钢铁企业为满足国际市场需求大量增产的状况不加以限制,任其发展下去,对于中国的自然环境和能源安全而言,一定是灾难性的。

二是独自承担钢铁产能过剩的恶果。近些年来,世界经济快速增长,产生了对中国钢铁产品的旺盛需求,并成为中国钢铁产能急剧膨胀的重要因素。钢铁产能,尤其是长流程产能投资巨大,回收周期较长。一旦欧美国家经济增长转向回落,钢铁需求萎缩,那么,我们建立在出口基础上的部分产能便会失去市场空间。欧美国家在充分享受中国廉价钢铁产品“红利”之后,却由中国钢铁企业独自承担产能过剩的灾难性苦果。

关键是,中国承接了西方发达国家向中国所转移的一些高污染、高耗能产业,中国以高昂的环境代价和能源代价,大量出口钢铁等“两高一资”产品,支持了西方国家的经济发展,满足了西方国家的高质量生活,反而没有落得好,常常换来了一些西方国家政客对中国能耗和排放的指责,甚至对中国出口钢材的“双反”(反倾销、反补贴)。

其实,中国钢铁业的“大跃进”是一种“虚假繁荣”。随着国际钢材市场需求的进一步减少,许多国家对中国钢材出口的打压,原来流向国际市场的钢材要转为投放国内市场,整个行业产能过剩的局面将更加严峻。这就需要医治中国的“钢铁病”,其主要措施是,对钢铁业实行彻底的、脱胎换骨的改造,解决钢铁业能耗高、效率低、效益差、污染严重等问题。因此,我们十分赞同有的专家所说的,在现在的基础上减少1亿吨产量或者更多,方可医治中国的“钢铁病”。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