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大城市人口超极限后果有多可怕?

大城市人口超极限后果有多可怕?

邱 林

中国城市化进程是个非常快的过程,国家统计局今年4月公布的数据显示,约6亿人口目前居住在城市,已占总人口的49.7%,比2001年多出13个百分点。这是中国取得的一个了不起的成绩。然而,不可忽视的是,中国许多大城市的容纳人口能力已经到了极限。越来越多城市居民抱怨生活在混凝土丛林中:塞车的时间越来越长,上下班路上时间越来越久,还有不断上升的租金和房价。

这还不是问题的所有,一些研究人员警告,许多中国超大城市或大城市几乎已到了资源利用的极限。由于超大城市和沿海地区就像一块块磁铁,每天吸引着千千万万年轻人和农民工的到来。如今生活在城市6亿人中有一半是这些人。对许多求职者来说,城市生活更现代更有吸引力。如果谁在城里找到一份工作,并在北京或上海这样的超大城市拥有一套住宅,就意味着成了同龄人中的佼佼者。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许多大城市人口容纳的能力已经到了极限,但这并未就此停步。根据“十二五”规划,中国将进入城镇化与城市发展双重转型的新阶段,预计城镇化率年均提高0.8至1.0个百分点,到2015年达到52%左右,到2030年达到65%左右。城市经济发展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变化是城镇化率超过50%,城镇人口将超过农村人口。这一时间大约在“十二五”中期,届时中国的城市人口都将达到7亿。

不过,规划的制定者似乎忘记了一个现实问题,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超大城市的人口已超过它们承载力的极限。以北京为例,该市“十一五”时期高速发展,地区生产总值年均增长11%以上,总量超过1.3万亿元人民币,人均超过1万美元。但伴随着高速发展,北京患上了世界上许多特大城市都得过的“大城市病”——主要表现就是交通拥堵、住房紧张、能源资源紧缺、噪音及大气和水资源等各种污染严重、民生问题突出难以宜居等。

由于北京人口快速增长,生活用水已占用水总量的44%,加上北京连续12年干旱导致可利用水资源量大幅衰减,以及随着城市规模和人口规模增长加速带来的用水刚性需求,北京的供水安全已受到严重威胁。如果人口持续膨胀,即使将来南水北调工程完工并投入运营,其供水量将很快被快速增长的人口所吞噬。

北京如此,上海、广州等超大城市也同样,由于人口超出了城市的极限,迟早会出问题。分析人士指出,中国城市人口的增加,将使城市水资源和能源面临双重挑战。因为非农业人口每增加10万人,每年将增加14.21万吨的直接生活能源消费和23.46万吨的间接生活能源消费。人满为患,大城市已超负荷运行,缺水、能源紧张问题正困扰超大城市或大城市。

有人打了个比方,看城市能装下多少人口,就像看往一个杯子里能倒多少水。开始只能盛下一整杯水,你在杯子底部接个管子接上另一个容器,它就能倒进去更多的水。讨论城市可承载人口是要放在特定条件之下的,条件不断变化,人口承载力也随之变化,现在的问题是人们在讨论城市人口承载力时,是去掉前提条件来讨论。

北京、上海、广州等超大城市的人口比当初翻了几番,其它大、中城市的人口增加也大同小异。然而,人口扩张后的城市显然不堪重负,同时,会造成城市之间发展不平衡,城市发展越不平衡,经济发展差距引发社会矛盾的风险就越高,过度扩张的城市发生灾难的可能性就越大。

根据联合国预测,到2050年,世界上城市人口的比例将达到惊人的75%,超级大都市也将成倍出现,对全球来说,是历史的趋势,还是一场灾难呢?全球其他国家如此,中国也会是这样呢?有人认为,超大城市的人口增长不完全是坏事,未来世界最大的40个超级都市区仅占据了地球极少的面积,却将让全球18%的人口在其中生活。

然而,持这种观点的难道忘了一个现实,城市的人口的过度扩张,意味着更多的交通成本、更大的能量消耗、更多的资源需求和更多的耕地被占用。其实,无论是超大城市,还是大城市人口的急剧膨胀,将不断考验着城市承载力的极限。而城市承载力犹如弹簧一样,只有当弹簧崩溃的那一刻才是它的最大承受极限。当人口的不断膨胀超出极限,其后果是十分可怕的。如果国内那座城市因人口膨胀发生某种灾难时,我们也许连后悔都来不及了。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