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仅靠对话解决不了中美棘手问题

仅靠对话解决不了中美棘手问题

邱 林

5月9日,新一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在华盛顿拉开帷幕之际,这项已持续3年的对话出现了一个耐人寻味的新的讨论方向。不过,从双方交出的对话清单看,既有老话题,也有新话题。例如美国向中方提出人民币汇率、信贷发放、利率市场化乃至银行部门改革等议题,同时,中方向美国提出市场准入、出口管制、美国国债安全、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乃至中国企业对美投资等议题。

观察家猜测,美方在承认讨论中国在贸易与投资领域诉求的同时,似乎有意淡化了美国国债安全的问题,而这可能恰恰是中国目前的最大关切。事实上,伴随美国财赤与债务问题的持续恶化,特别是标普上月首次调降其主权债信评级展望,全世界对于美国国债安全的关注度正在迅速升温。美国国债安全性问题已不仅是中国的关切,也是世界所有依赖美元体制的经济体的共同关切,更是美国自己探索解决的核心问题之一。

从坊间的信息看,美国十分重视这次战略经济对话,这既是出于对中国重要性的肯定,也是出于其国内政治的考虑——2012年美国总统选举的前哨战已打响,时机相当微妙和敏感。“全局”、“战略”、“长期”等字眼,在美方的对外表态中频频出现。不仅如此,美国官方与媒体近来对中国一再追捧。这也许符合美国的政治习惯:在中美对话开始之前做足“功课”,既满足美国队国内舆论、利益集团及国会的要求,又对中国施加了适度的压力。

在此次中美对话前夕,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向中方施压,要求中国加大金融改革的力度。美国商务部长骆家辉也发表谈话,强烈批评中国对外国投资设置歧视性的障碍。在两国对话前夕,争取谈判和博弈优势,并通过口风传递谈判信息本不足为奇,但骆家辉以“候任”中国驻华大使身份,把美方不满之情宣之于口,显然绝非无的放矢。

这让我们看到,中美的对话只是由美国将世界市场的游戏规则再次透明化于中国。这个“磨合”是强制性的。中国没有主宰世界的能力和权力,而美国人的傲慢与偏见是根深蒂固的,很多观察人士列举了美国种种政府与企业的非一般关系,所以对于最基本的事实都视而不见。如果说指责中国汇率问题还能算作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那么盖特纳指责中国银行业的自主定价权利就纯粹是无理取闹了。

至于中美贸易失衡,美国频以“反倾销、反补贴”的“双反”政策牵制对手,中国亦还以同样颜色。在骆家辉发表“不满之声”后,中国商务部日前最终裁定,原产美国排气量在2.5升以上的进口小轿车和越野车,存在倾销和补贴。事实上,骆家辉不讳言,若出任驻华大使,将以公平贸易为工作重点。

有分析认为,此次中美对话的特殊性在于,美国目前正处在国际信誉的低谷时期,虽然美国最近把基地组织头号人物——本·拉登“做了”,但阿富汗战争陷入泥潭,国内经济问题和与中国的摩擦正成为奥巴马重振民心、2012年赢得第二个总统任期的关键所在。没有什么力量能够忽视或者对抗中国的发展。事实上,美国单边的操控能力在减弱。它需要考虑同中国的合作。

当前中美摩擦已经出现很多新的表现形式,绝非举行中美对话就可以轻松消除。换句话说,仅靠中美对话解决不了双方面临的棘手问题。原因在于作为全球最大的发达国家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双方需要解决的问题太多,世界对中美的依存太深,以至于双边的任何改变,都将引起世界性的波动。在这种情况下,期望或者要求中美对话解决双方的所有棘手问题,都是不现实的。

当然,中美双方的棘手问题并不是一两天形成的,一些摩擦似乎是根深蒂固的,因些解决的难度也是相当大的。例如标普4月份首次调降美国主权债信评级展望,这就涉及中国购买的11541亿美国国债是否安全,因为标普评级下调有可能拉低美国国债价格,这反过来会令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缩水。

实际上,中美对话在于协调政策,这个过程是一个长期的、持续的,或者说是“持久战”,不可能“速战速决”。中美双方的摩擦,究其本质是国家利益冲突的体现,并非是由不同的体制决定的。在国际关系中,由于各国利益、国情和政策的不同,存在摩擦和纠纷是必然的。不可否认,中美对话是确保中美两国关系在正确轨道上发展下去的重要机遇,双方都有义务和责任竭力确保它的成功。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