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除英国脱欧,谁还在动摇欧盟的根基

除英国脱欧,谁还在动摇欧盟的根基

英国“脱欧”的余波还在产生震荡。尽管欧盟领导层多次表态拿英国“脱欧”来“杀一儆百”,但欧洲多国的疑欧派政党却在大出风头:要么促请本国政府像英国那样,举行“脱欧”公投,要么直接参加本国的大选,欲赢得更多的话语权。

那么,多米诺骨牌会一张张倒下吗?这是不少人心中的疑问。意大利的近期举行的大选结果似乎作了回答。意大利的疑欧派——五星运动在选举中赢得了32%的选票,而右翼民族主义政党联盟党赢得了18%的选票。承载着欧洲精英派信任的中左翼政党民主党的得票率从4年前的41%骤降至19%前总理贝卢斯科尼领导的意大利力量党的支持率也降至14%。在这场民粹主义运动中,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这似乎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意大利人曾经是欧洲一体化最热情的支持者群体之一,然而,短短二十多年局势已发生逆转,大多数意大利选民变成了疑欧者。究其原因,主要是经济低迷加上政治无能,不仅使得意大利政治和决策精英名誉扫地,甚至还危及了该国与欧盟的关系。更重要的是,意大利大选后组阁的漫长谈判,很可能导致意大利与欧盟在预算规则、移民问题等方面发生冲突。

疑欧派和民粹主义在意大利选举中赢得大量席位,也许在预料之中。但这场选举却是欧洲自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以来遭遇的最大政治动荡。欧洲最显著之一的政治生态变化,就是疑欧派和民粹主义崛起。

当前,几乎每个欧洲国家都能看到民粹主义和疑欧政党的身影,他们共同特点包括反对精英阶层、反对现有体制;推崇民族主义、反对全球化。具体主张则包括反欧盟、反欧元、反移民等。

德国是欧洲经济的火车头,也被认为是大欧盟的最大受益者,但德国的疑欧派的势力也在高涨。疑欧派——德国选择党成立才3年,就异军突起,一举进入8个州的议会,20179月,在德国大选中,成为国会中的第三大政党,今后将在国会与执政党联盟(德国联盟党和社民党)长期博弈。

其实,德国选择党在某些媒体上与极右翼的法国国民阵线、意大利五星运动和奥地利自由党相提并论。这些政党无一例外在移民问题和欧元问题上持有反对立场。极右翼势力的兴起反映了欧洲经济和社会危机的深化。在两个危机的双重冲击之下,欧盟国家内部正在进行艰难的自我调整。

英国“脱欧”公投之后,深感震惊的欧盟领导人开始反思:欧洲一体化究竟出了什么问题,欧洲又该如何变革。意大利政局的迅速变化,对欧盟形成了打击,这与眼下作为欧盟火车头的法国和德国正试图通过推进一体化来加强欧盟期望发生冲突。分析人士指出,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将对一个不合作的意大利政府。

因此,默克尔在第四任德国总理获得国会通过后,316日立即赶到巴黎,与马克龙商议欧盟的改革。马克龙表示,法国和德国将在6月底前针对欧元区、移民政策、国防、贸易、研究和教育“提出清楚且雄心勃勃的蓝图”。德法双方承诺共同推动重振欧洲,应对民粹主义和疑欧政党的兴起。

当然,意大利疑欧派政党此次选举占据了上风,其领导人或出任总理,但并不意味着意大利就会“脱欧”,因为“脱欧”的成本太高。不过,除了英国“脱欧”,意大利等国家的疑欧派和民粹主义已在动摇欧盟的根基。当前两种威胁将始终存在:一是意大利新政府与欧盟精英派之间的摩擦将会持续;二是欧盟下一步的金融和经济改革将有可能遭到意大利的抵制。

从长期来说,疑欧派和民粹主义将会一直延续下去,还会针对欧盟议题的转变而出现变化,其影响力将会有效地降低欧盟的决策和实施效率。除非欧盟决策层能找到解决各自国家存在问题的药方,否则选民很可能会给这些民粹主义和疑欧派更多机会。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