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为什么美国人能容忍“驸马干政”?

为什么美国人能容忍“驸马干政”?

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女婿、白宫高级顾问贾里德·库什纳的权力将受到限制。美国白宫幕僚长约翰·凯利上周表示,将暂停从20176月以来获得“临时许可”的白宫官员的权限“最高机密/敏感隔离信息”改为“机密”级别。其中就包括作为高级顾问的库什纳,他能够接触到敏感的外交政策等。

库什纳失去部分“最高机密”的许可后,将无法参与最敏感国家机密的讨论。特朗普入主白宫已超过一年,库什纳虽然有可接触机密的资格,但一直属于临时性质,因为美国联邦检察官对库什纳是否涉嫌“通俄门”事件的调查尚在进行中。

但凯利表示,虽然库什纳权力受到一定限制,他仍可以保持与外国政要的沟通,白宫将库什纳视作与美国总统的一个家庭直接联系。

特朗普上台之后,库什纳这位年轻的纽约房地产开发商和媒体运营人摇身一变出任白宫高级顾问,同时成为许多国家的总统、总理、部长和大使的主要联系人,他与欧洲、中东和亚太地区的许多外交官员进行过接触和会谈。

例如,去年在美国与墨西哥双边谈判上,库什纳着力颇多,他曾多次协调安排墨西哥政府要员与美方进行非官方接触,甚至安排墨西哥外交部长路易斯·比德加赖面见特朗普,协商软化后者在演讲中针对墨西哥的强硬措辞。这些或明或暗的举动,使得库什纳几乎成为一名“影子国务卿”。

然而,美国政界质疑库什纳不够资格的声音一直不绝于耳。例如,特朗普评判将国家最高机密交给库什纳是否可靠也是不合适的。除了双重角色的界限外,更重要的是,库什纳缺乏必要的从政经验,特别是外交经验,同时也被视为没有完全与其商业利益切割,涉嫌以权谋私。

库什纳以总统女婿的身份扮演政府决策核心角色,被称为“驸马干政”。这种外戚参政方式,不仅体现了美国外交职能部门权力的削弱,对比美国冷战及冷战后那些著名或重要的小圈子外交(远者如基辛格之于尼克松,近者如奥巴马的白宫小圈子),也是颇为独特的,不仅仅因为家庭关系,也涉及到尚不稳定的白宫内部组织和权力格局。

事实上,任何总统的亲属都没有能力或资格同时担任正式顾问,这便是1960年代后期美国国会通过《反裙带关系法》的原因。该法案规定:政府官员不能在自己服务或掌管的机构任命、雇佣、提拔、推荐自己的亲属或主张以上行为。由于前总统肯尼迪曾经任命自己的弟弟担任司法部长,《反裙带关系法》也被广泛认为美国政府针对类似肯尼迪家族的情况作出的改进。

当然,在美国舆论场也有一种说法,特朗普与库什纳两人间的纽带可能部分得益于相似背景经历:两人都是在年轻时从父辈手里继承庞大的房地产商业王国。库什纳的忠诚也是受到特朗普器重的原因——他非常熟悉特朗普个性,在特朗普看来库什纳最大优势就是全心全意投入,没其他目的。

就现在的美国情势看,美国人似乎能容忍“驸马干政”的存在。在他们心目中,“驸马干政”并不可怕,因为美国总统是一人一票选出来的,哪怕是“驸马干政”,也说明库什纳能够被美国民众信任和接受。如果美国人厌恶“驸马干政”现象,库什纳就无法在官场呆下去了。

“驸马干政”在美国存在,也有其深层次的背景。由于美国的政治运行规则许多直接来源于英国,政治豪门控制美国政治的百年历史,就是美国人用一种山寨自英国的姿态,通过美国式的讨价还价,形成一笔笔看似公平公开,但不乏种种暗算和讨价还价的交易。

特朗普作为一个政治素人当自己在政府体系里缺乏可信赖帮手的时候,依靠外戚帮助就成为必然。然而,美国人对“驸马干政”的容忍,恰恰暴露出他们精神世界的矛盾——美国的民主只是少数人参与,少数人操纵的政治游戏,绝大多数民众只是被忽悠的群体,只是分母,只是投票的一份子。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