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默克尔为何把一副好牌打砸了?

默克尔为何把一副好牌打砸了?

27日,由德国总理默克尔所领导联盟党(指德国基民盟与基社盟组成的联盟政党)与德国社民党当日就组建“大联合”政府达成协议,结束了持续几个月的德国政治瘫痪的局面。

尽管默克尔保住了总理的职位,但她为继续执政做出太多让步,她所领导的联盟党只获得了经济部长、内政部长和国防部长职位。默克尔承认,“许多人将会感到沮丧的是”,她的基民盟将不再掌控财政部——该党老将沃尔夫冈•朔伊布勒在过去八年担任财长期间主导了欧元区的政策制定。

而舒尔茨所领导的社民党却拿下内阁里分量最重的财政部长、外交部长和劳工部长职位。

关键是,社民党党代会的决议并不意味着大联合政府一定能够组建,因为最终的组阁方案还需诉诸全党公投,由44.3万名社民党党员决定是否通过,就像创下了86天组阁纪录的2013年那次一样。

一直以来,观察家们都认为,由于德国是欧洲最大经济体,默克尔掌舵的德国近年来已成为稳定欧盟的“旗舰”。从全球金融危机到欧债危机,再到难民危机,默克尔展现了坚忍顽强的“铁娘子”风范。“欧洲一出事,就看默克尔”——这在如今的欧洲几乎已成惯例。

因此,去年9德国大选的意义超越了德国本土,具有欧洲乃至世界的意义。作为西方大国领导人,默克尔能否实现连任已不仅仅是德国人的事情,继续担当支柱和“稳定器”角色,是欧洲乃至西方世界对默克尔的一大期盼。

不过,默克尔把一副好牌打砸了。2015,当默克尔不顾安全部门的疑虑,下决心引入难民时,全世界的媒体几乎全在为默克尔唱赞歌,西方学界领袖更毫不吝啬对默克尔的赞美,也正是这种铺天盖地的舆论狂潮,淹没了决策者默克尔的最后一丝理智。

仅仅在20155个月时间里,德国吸收的难民数量就超过了100多万,这相当于德国总人口的1.6%而当年德国接收难民所花费的费用,就已经超过211亿欧元(约合1441.13亿元人民币)),极大地加剧了德国的财政负担。

有些人指责默克尔造成了德国目前的困境,认为她作为领导人在过去12年、特别是在2015年和2016年难民危机期间犯下的错误,削弱了执政联盟的支持率,导致在20179月遭遇了自1949年以来最糟糕的选举结果。

德国一些发展落后地区把很多社会问题归因于难民的到来,于是一部分选民把选票投向了右翼势力。其结果是,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德国选择党异军突起,首次进入联邦议会便已是议会第三大党。选择党的崛起导致德国传统政党选票大量流失,这是造成德国此番难以形成多数派政府的一个重要原因。

德国政治生活出现的不稳定背后投射出来的,有说是社会秩序的失衡,有说是民粹主义压倒国家政治责任意识。这导致默克尔的威望有所削弱,舍我其谁的底气虽然还在,但得票率明显下降了。

124日公布的一项民调显示,仅有35%的德国被调查民众希望默克尔任满四年,直到下届议会选举才卸任。而在过去两个月内,希望默克尔在下个任期内提前下台的民众比例增加了11%

这表明,默克尔的光环开始减退,威望也大打折扣。现在她面对德国史无前例的混乱局面,就连许多分析人士也不确定德国该如何组建一个有效的政府。这正是前一段时间,德国各政党在讨论的两个潜在选项——少数政府和新选举——在战后德国历史上都是没有先例的。

今后,默克尔不能再像过去八年那样推行欧洲政策了,那时她基本上自己决定一切。德国政局的不稳定因素也给法国总统马克龙表现自己的机会——不久前还称默克尔为“欧洲夫人”的欧洲主流媒体,已转而力捧马克龙是“欧洲的下一位领袖”。换句话说,马克龙试图将自己和法国填补到默克尔留下的空白中,扮演欧洲在世界舞台上的首席对话者。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