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邱林 > 疏远美欧,英国欲成为亚洲大国吗?

疏远美欧,英国欲成为亚洲大国吗?

在经历了数月的口角和不成功的开始之后,英国和欧盟终于在2017年底同意和平分手。不过,“脱欧”条约和未来关系大纲要在今年秋天之前敲定,这样欧盟成员国和欧洲议会才能在英国2019329日正式“脱欧”前批准这些条文。对此,双方现在却有着不同的,甚至相反的设想。

英国希望与欧盟达成没有摩擦的自由贸易协议,这样货物能够自由流动,英国庞大的金融服务业也能继续在全欧洲做生意。而欧盟坚持认为,英国不能“只挑”欧盟成员的好处,比如其无边界市场的准入,而不承担任何责任。

与此同时,英国与美国的关系也出现了麻烦。由于近几个月来英美领导人上演互怼戏,其矛盾的爆发主要是由于出了一位个性张扬、口无遮拦的美国总统。美国总统特朗普对美英“特殊关系”嗤之以鼻,拒绝了英国首相特雷莎·梅的访英邀请。

111日,特朗普发推称:“我取消我的伦敦之行的理由是,我不喜欢奥巴马政府卖掉位置又好、又精美的伦敦大使馆,只为了花费12亿美元在一个低档地段修建一个新大使馆。还想要我去剪彩?不去!”

英美关系的转变对英国外交政策形成了倒逼压力。在英国举行“脱欧”公投前,美国已经越来越多地把德国——法国次之——作为自己在欧洲的重要盟友。而随着英国在欧洲影响力减小,这种变化可能会随之加快。在美国人看来,英国在全球事务中很可能不再是一个那么有效、可靠的伙伴。

“脱欧”和与美国关系的疏远,表明英国已走到了十字路口。具体的说,今后英国需要找到方式来实现今后外交的落脚点——“转向亚洲”。

现在,英国再度向中国靠拢成为热门话题。特雷莎·梅首相将于131日至22率团访华,目的是表明“对中国而言,英国是欧洲最大的伙伴”。同时,她还任用英国前首相卡梅伦负责一项旨在促进“一带一路”倡议的投资基金。

特雷莎·梅这些举动表明,英国着眼于“脱欧”后的形势,希望通过与中国加强关系,来维持经济继续增长。英国因脱离欧洲单一市场,肯定会受到打击,特雷莎·梅政府打算把与欧盟之外国家扩大贸易和投资作为促进经济增长的新动力。

事实上,英“转向亚洲”战略是前首相卡梅伦提出的标志性外交政策。虽然当时中东、乌克兰动荡不断,但卡梅伦一直顽强、固执、坚决地将英国更多的外交、军事和经济资源投向亚洲。

卡梅伦政府一直在实施自己的“转向亚洲”战略——甚至不惜损害与美国的关系。他曾多次高调率领贸易代表团访问亚洲,而且忤逆美国政府的明确意愿,让英国成为由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的创始成员国。

当然,特雷莎·梅与卡梅伦相比,在对华关系方面更为谨慎。据说,因为担心中国影响力扩大,她迟迟不批准中国企业出资的核电站建设计划。而现在这一切都在发生变化。特雷莎·梅政府采取措施拉近与中国的关系,究其原因,主要是英国“脱欧”后,面临的环境发生了变化。

不仅如此,英国还就尽快“转向亚洲”采取了具体步骤:英国打算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并已与日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TPP成员国举行了非正式协商。在“脱欧”尚未结束之际,英国这是未雨绸缪,忙着为进入亚洲铺垫后路,还是舍近求远、慌不择路?

答案是否定的。英国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最近在接受《澳大利亚人报》采访时说,英国“脱欧”后计划在亚洲发挥更大作用,包括必要时在该地区部署军队。他称,我在去的所有地方都发现,人们更加想要英国。中国、日本、印度、澳大利亚等亚洲国家都想要英国做更多,而不是更少。谈到英国走向亚洲时,他们都真心看到这样做的意义。

虽然英国疏远美欧,欲成为亚洲大国看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确实卡梅伦和特雷莎·梅两届政府实施的外交手段。这与英国的政治立场多元,外交策略上特别善于审时度势、权衡利弊有关。英国的举动表明,它以全球视角思考问题,体现了它作为老牌贸易大国、金融强国在当前国际背景下所具有的全球视野,这是一种老道又精明的全球外交风格。

推荐 0